• 2010-06-28

    [杂文碎字]正读王小波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7387730.html

          读王小波的时候,我总是想跟这个人聊天,写信也好,通电话也好(网上聊天就免了,太浪费我俩的时间),我发现我们真是有不少共同话题,甚至连C++编程都包括在内。他的文字至今让我感受不到他的死亡,他10多年前的论述到今天依然鲜明和生动,虽然有时候我也的确感受到他文思中的枯竭。

          半年前我以70块钱购入十本的王小波全集,估计除了买二手书我就再没捡过这样的便宜(反观最近购入的《冰与火之歌》四卷九本,180多RMB)。半年后,当毕业的事情纷纷乱乱地完毕后,我才真正有心情捧起他的书,从杂文与随笔读起,虽然仅读完一本,我相信我会兴致盎然地在睡前看完其余。

          可是王小波的确是死了,我上网查了很多关于他死因的资料,我之所以如此好奇,不仅是因为他的死让我读书时总忍不住叹息(为什么不活到现在咱们好好聊聊?),更是因为我曾读到他死前不足半月的文章,除了文思上有些不够丰满之外,其它的我一点看不出这是人之将死之预兆。

          这就跟很多作家的告诫一样,也跟刚刚与我分享自己游泳的“濒死”体验的一位朋友说的那样,这些事情无一例外催促你要珍惜生命,从现在这一刻开始。

          我刚刚也读了《三联生活周刊》主编朱伟对王小波之死的内疚一说,于是可以想象王小波死前那一瞬间的感受。他是绝不想死的,我太懂那些不愿意草草死去之人所写的文字,于是他死前的痛苦与焦灼可以想象。他死时一定感到了自己的倒霉,但他一定不怎么后悔,他除了对自己不够勤奋的懊悔外,对远在异乡李银河的愧疚外,对生命不会有什么忏悔。

          如果我有机会可以拿起一个与天堂(与基督教无关)相通的电话,我会找王小波,我说:“嗨,你认识马克思吗?”他龇牙咧嘴一番以为我在调戏他,然后我赶忙补充到:“你写了那么多东西啊,还有包括你最爱的罗素先生写的那么多东西啊,还有你们之间的共鸣啊,你们与我之间的共鸣啊,其实也都是马克思与我们的共鸣。我想,你忽略了他。”

          他一怔,然后旁若无人地笑起来。我很喜欢听他的笑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