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07

    [笔触]四年 - [笔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5336289.html

           有什么可以证明四年?

           四年前,也就是在大约今天左右的时候,我怀着一种因压抑而异常热忱的心情去写下那篇《回忆之夜》,写下那本文集里诸多的评述。四年后我再次阅读它们,竟不禁起了鸡皮疙瘩,我看到“欲望”、“宽恕”、“怜悯”这些宗教感的词语充斥其中,失笑地想原来追求不得的爱情真的可以让人走入如此极端。

           在那些如今已难以卒读的文字诞生后的一年,我坐在图书馆的书架旁,默默读完了《少年维特的烦恼》。我用手摩挲着书卷许久,似在怀念什么,然后将它合上离去,并不回头。

           那时候我已经没有这些烦恼了。

          

           四年前我并未料到今天的选择,我原以为我会像大多数人那样在时光的磨蚀中去选择一条普通的路,比如出国,比如一家大企业,儿时幻想的一切都会真的过去。我必须承认,虽然已经过去了四年,我依然记得当年写下那些并不明确的理想的语句时,心里真正所想的却是一种现实的归宿。

           我已经不再认可当年文字中那些多余的热力了,这一变化并不消四年,也许在我三年前阅读卡夫卡,阅读茨威格,阅读列夫•托尔斯泰或者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时候就已产生。如果说四年前我听着贝多芬的交响曲热烈地高呼天才,如今我更愿意静静地听他的奏鸣曲,他的弦乐四重奏,在沉默中感受他的光辉漫布全身。

           有一天小瓜跟我说,她以前真不相信贝多芬可以对我产生那么大的影响力。我自己回头想想,想想我在一个并不算好的学校和一个并不幸运的宿舍里度过的三年时光,想想我每次在他人的漠然或不理解中竭尽全力地付出时,我的确都能想起这个人的陪伴。这个人在22岁时写下他的第一首钢琴奏鸣曲,我为什么对此念念不忘,其中的深意一目了然。

           于是我在毕业设计论文的最后,写下这么一句话“感谢那些已经逝去但依然给予我永恒鼓舞的英雄们,是他们让我愿意选择一条最难的路”。其实我的路相比他们而言又算得了什么,他们最终将路走完了,而我是否会在不远将来的某个时刻夹着尾巴从那路上下来?

           与活着的人不同,他们并不对此发表评论,他们只是在音符里、在文字里告诉我生命只有一次,失去的机会将永不再来,关于生命意义的道理其实就是这么简单。我点点头,其实我很早就相信这种鬼话了,只不过如今我已经厌恶高歌,而只在乎践行。

           所以,四年过去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啊偶,老远远哦,遗憾……
  • 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哥哥上的是那所大学?我很想追寻哥哥你的足迹。
    回复didi0111说:
    faint……我上的是华南理工大学,但是如果你不是学建筑或轻工食品之类的个别专业,但愿你别追随到这个地方……
    2010-06-11 12:17:36
  • 我刚结束了高考,谢谢哥哥为我指明了一条光明的道路。
    回复didi0111说:
    呵呵,希望你能好好把握下面的四年,一是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二是为自己想要的东西积聚追求的能力
    2010-06-10 00: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