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2-10

    [杂文碎字]老天不给我灵感,只给我Blog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629.html

        我又有灵感被耗干的感觉,这种感觉即使经历过无数次,都是那么陌生。这时候,意味着我无法安心做作业,意味着我看什么书都觉得在浪费时间,我只想找到灵感让自己充实,这之前留给我的,只有寂寞难耐。
        我对自己说好的,等事儿全做完了再开Blog吧。但我还是被寂寞击败了,我实在想找个地方写点小说以外的东西,随便什么都好,给个地方让我张口就好了。
        我烦透了这个“中国博客网”模板的可怜数量(其他的Blog运营商也去了,比这还可怜),实在找不到一个称心如意的。我试过自己用Html来编辑,但那个烦啊不是一般的说,还得用Flash画点画儿什么的,一个上午过去后,整个页面狼藉一片……现在我想开了,就选了这个最阳光明媚的,为了配合友好的界面,我得叫它“最浪漫的事”。可我知道我做的事一点也不烂漫。写长篇小说那对人可不是一般的摧残,又想想科幻可是浪漫吧?呸!初中接触科幻后,我就整天儿个想,“空间是啥?”“时间是啥?”逻辑思绪扭成麻,都不知道添了多少白发了,还跟我扯浪漫……
        但我仍然打上了那个浪漫的名字。
        无论有多少的烦恼、苦闷、枯燥、焦急集于一身,我真正地觉得它们浪漫。在这个年龄,能从思想上窥视穹宇,能用迟钝的嗅觉捕捉一点点儿历史的苍凉,都是无比浪漫。何况我身边有音乐,有文学,欣赏它们,无疑也是浪漫的事。
        我知道自己现在真的很难很吃力很孤独。我在很多人眼里似乎是种游刃有余的感觉,那是因为我从来把真实的感觉往心里狠狠地埋,用自己的胸襟容纳它们。可写起我的小说,我总会觉得自己的胸襟太小太小,我还盛不下那段历史。我得承认自己太有野心,就像个握着残兵的庸将,想一拓千里疆土。
        但我知道这就是生命的浪漫,年轻锐气的浪漫。在我年老体迈,在我思想迟钝,在我世故圆滑,在我甘于平凡的哪年哪月哪天,我定会想起这些日子。哪怕这之后的我输得一败涂地,输得一事无成,我依然会深深地怀念它们。那时候,我势必会明白,在那段日子里,在年少最激进最狂妄最难过的日子里,也有一生最浪漫的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可别拭目`就怕希望带来失望``我倒愿意成为惊喜`呵呵呵```
    回复```说:
    =)
    2007-11-04 10:42:58
  • 海内存知己`天涯共此时`这话该留给天涯博客做广告`哈``你会发现我是谁的呵``` :-)
    回复```说:
    呵呵既然那么神秘,我就拭目以待吧
    2007-10-30 19:33:20
  • 比如`前段时间看某本书`品读某个人的思想`发现了你们有契合点`其观点与你类似又在你之上``过一段时间再回味`发现自己已挖深了原先的想法`反省自己原来怎会想不明白或是有很幼稚的想法呢``所以无需把大师放上神坛`越是膜拜越是说明`你对自己不自信`因为对自己的了解还不够``人的进步是不断自我否定的过程```
    回复```说:
    呵呵你说的那种经历从小到大我再熟悉不过了。不过让我想想,我是什么时候彻底地放弃任何的个人崇拜的?好像找不出个确切的界限,好像是认识史铁生之后,好像是在读古史的过程里,总之是,随着知识越丰,随着苏格拉底所谓愈明白自己的无知,随着邂逅了更多的大师,神坛与膜拜就离自己越来越遥远,因为我会越来越容易把他们当作朋友。
    因此我最难以回答的问题之一是:你最崇拜谁?
    我一般的回答是“无所谓崇拜谁,我仰慕和尊重很多人”,但是如果硬要我答一个名字,那么现在我只能说是:贝多芬。
    为什么?因为他是人。因为他是人才让我感到自己作为一个人的局限所在,当然你也可以说我对自己的了解不够,将来也许我会觉得他不过尔尔,但是就我目前在人间的视野,我看不到谁有资格能够说“贝多芬算个球”的,你可以否定他的音乐作品,却不能否定他的生命意志,你可以说大半辈子的贫穷、残疾、亲情的压抑我统统可以忍受,你却不可能敢说在这其中我可以活得比一个皇帝还要辉煌,还要不朽。
    人们神明式的崇拜从来不意味着什么大师,我和大师们当然是平等的。
    我强调史铁生的那句话并非强调大师的完美以至不可反驳,而是想说明在大师面前人就应该懂得虚怀若谷。我强调这一点,是因为不懂这一点的人太多,如同我无数次听着人们说中国当代文学的死亡与衰落,却只有一次看到报上有人说《马桥词典》是座丰碑,我不敢说前面的人们都没看过《马桥词典》,我只知道我还年轻,不是个能否定一切的年龄。要知道,就算是尼采,心里也有他没否定的人。
    2007-10-30 19:30:24
  • 没错`人性在心里`人心是丰富的`因而人性是无限的`里头还有很多无意识的东西`未必是一个人能理解的`仅仅看到沉重`当然会觉得它小`也是因为了解的少`我觉得`你要多了解自己`尤其是在理性之前的东西``人性不深奥`它在生活的每个细节``因为我曾走过你的路`忽然有一天顿悟`让我明白了这点`有句话我要和你分享呢`知识广博未必是求得真知``我理解你对知识和智慧的渴望`但是不追溯回人性`只能徘徊在智慧的门外```
    回复```说:
    呵呵说真的,我认识您吗?如果您是信手按进这片小小的BLOG的,那我倒并不觉得惊讶,而如果您就是我身边所知的一个人,那我必讶然。一个“曾走过我的路”又“有一天顿悟”了的人,在我的生活中倒真是还没捕捉到过,所以如果我认识你,请一定要告诉我,让我知道原来自己看人的眼光也不过尔尔。
    我的写作当前之所以入困窘,是因为我写不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来,写的要比自己真正想表达的低一个层次。有时候想想自己希望写的历史小说,似乎只是想了却自己儿时就有的心愿。因为当我小学时第一次拥有自己的世界观时,第一种让我震撼的人性就是沉重,所以它成为我当初创作历史小说的一个核心感觉无可非议,而到现在我都还没写出真正的沉重。
    但是如果我所言的大师仅仅让我认识到人性的沉重,那未免太辱没他们的盛名。我前面所说,是在网络上这样快笔而下的讨论,谈论不了什么真正的人性,真正的人性要有伟大的作品作为载体,如果我写不出这种作品,那我最好还是把思考留在心里,而非随言滥语。
    无论您是谁,看来您的阅历不在我之下,而论及人性,我在回复这篇留言时一下子想起两部作品:韩少功的《马桥词典》和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如果可能,我很愿意听听您对它们的看法,它们对人性的诠释是否显得独到?
    2007-10-23 17:00:19
  • 我晓得自己的话看起来貌似理性`被误认为师兄嘛`我就暂且收下你这个另类赞美吧`哈```我不是大师`因而我是一个可以和你双向交流的人``` :-)
    回复```说:
    呵呵能把我的大意看作赞美,真是让我捡的大便宜啊……
    话说又想起有一点还没说,就是面对大师单向交流的问题,并非是指大师的完美性(完美得只需要吸收),而是说面对大师或者其作品时,我们最大的收获在于耐心地审视他们,在于领悟他们身上一些我们从未见过的光芒,而非总想着用自己的想法去批判它们,这一点与史铁生曾在《墙下短记》所写的“直到你不是更多地问它,而是听它更多地问你,那谈话才称得上谈话”出于一辙。与大师的谈话就应该这么特殊,所以能称之大师的人,就像一百年出不了个钱钟书的频率。
    2007-10-23 16:33:24
  • 我倒是觉得`大师之所以成为大师`因为他们从一个特定的角度透彻地诠释了人性``人性是这样一种东西`越掩盖越暴露``这也是一个你之前不那么在意的东西``文字展现了你审美的眼光`审视人性的眼光却不足``历史在于人为`它沉重于人性的沉重`所以我鼓励你探索它``` :-)
    回复```说:
    嗯,人性是个好东西(艺术与哲学赖以耸立的根基),值得强调,不过我不写人性,是因为这里不是写人性的地方,人性的真正认识要么存于心中,要么存于伟大的作品中。你也说得非常对,其实当初让我萌发创作欲望的不是历史的记录本身,而是历史之中的人,但是现在让我陷入困境的同样也是这个,我以前看的是历史上焦点人物的沉重人性,现在发现这样只是那么一小撮人的舞台,只是一小撮英雄的悲怆和沉重,我想要一个更大更逼真的舞台,我听人说一个大师的作品里写一个雕塑匠雕一只小船的情景就让人感慨万分,我很仰慕那种高度,但我还不知道它们在哪里……当然我也可以记得当年看妥思托耶夫斯基时的感受,但是能有妥氏的深度而去妥氏的热度的东西至今还在寻找,您可有所推荐吗?
    哲学、文学或者电影大师的主要成就确实在于剖析人性,但是音乐大师却在于他们自己本身就代表人性。但是巴赫与贝多芬的人性无论如何不是属于大多数人的,他们更大的意义在于一种象征,有这种象征在,人类文明就不必感到太自卑。
    2007-10-22 20:51:16
  • 孤独是必然的`但不是属于天才的`这倒不必谦虚呵``那是因为大多数人不理解孤独感`我相信你心里的美`也收到孤独的信号`但我以为`我们的心灵可以更美`它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存在呢```p.s.我不是师兄捏```-_-|||```
    回复```说:
    - -我、我又认错人了……?!那那那请问您是……
    2007-10-22 20:36:56
  • 我明白`你想说大师背后的境界`其实每个人都有背后的境界`只不过有大小之分```我想`不知道你想过么`大师为什么成为大师```
    回复```说:
    大师的统称有一个,叫“大师”,而原因绝对有无数个……甚至说要抽出其共性都是很难的,唯一能勉强概括的只能说是:天赋+行事的毅力
    其实我提到大师只是因为,有时想起自己成长中的主要转折,都是因为遇见了大师或者大师级的作品。我也是很重视与人交流的,生活中点点滴滴的获益都是来自于身边杰出的人们,不过大师这种东西,终究是可遇不可求的。
    我心目中生活的两大乐事就是:创造和欣赏创造。大师显然给我后者的极致享受,而生活中一切美的,我自然也不会放过。
    2007-10-21 23:10:04
  • 我明白你的言下之意呵`我曾经也这么认为``我想你是周遭人里的孤独者`高处不胜寒嘛``因而与你有相似感受`能理解你的人`同样是孤独的一员``既然大家都如此`你怎么就知道别人面具下没有一颗不能理解你的心呢```
    回复```说:
    其实真正的孤独不是制造的,而是必然的,这种东西只可对天才说……所以我根本称不上什么孤独或者高处不胜寒,因为我听过真正高处的声音,像巴赫,即使我认为他的音乐将永恒地打动人类,他也仍然永恒地站在我们的高处;我也看过高处的文字,难以枚举……其实我在生活中并不觉得多孤独,虽然真正能深交的朋友不多,但是我是很会抓住一个真正的朋友的,哪怕其中一些现在离我那么遥远,哪怕数月的没有话语的交流,我仍然不会觉得对他们有所生疏,此即我心目中的深交,因此他们绝不会是多数。
    呵呵师兄见笑拉,我始终是个相信缘分的人。
    2007-10-21 22:58:21
  • 打开心房,可以用外科手术,可以用精神。
    感性的浪漫必须有足感的理性支撑,正如,你知道生活是什么,才知道如何浪漫,不是么?
    把自己的想法分享出去,回收他人的想法,你的胸襟才能扩大,才能容下你的历史,你的小说。
    回复```说:
    我一直是个很愿意分享的人,只可惜生活中不是每个人都重视这种分享。而也不能说我想法的分享就一定能带回他人有价值的想法的吸收,事实上我的成长很大程度地依赖着大师,大师是个什么东西?他们于你更像一种单项交流,你阅读或者聆听或者观看他们身后的东西,然后才明白天下偌大。
    2007-10-20 09:26:58
  • 激情,在于年轻;激情,在于短暂。长久的,是激情,或许,但更多的是对理想的执着追求吧。总相信,光辉的总是短暂的,细水常流的才可以维系吧。因此,我信仰:淡淡的一切。淡淡地看待自己的烦恼,淡淡地看待自己的成功,淡淡地看到自己的得失。或许我是可以理解你的吧,因为我也相信“最浪漫的事”并在追求着自己“最浪漫的事”。浪漫着追逐的过程,哪怕挫折痛苦;浪漫着年华的流逝,哪怕衰老。一路同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