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2-10

    [苍凉的风]白起 - [苍凉的风]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628.html

        白起这个人,是我小时候认识的第一个战国名将。认识他很简单,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一次屠杀式战役“长平之战”铸就了他“不朽”的恶名。因此很多人叫他屠夫,我小时候也一样,其实现在还是这么叫的。但现在叫他“战国屠夫”更有一种敬服的心理,因为长大后想明白了,一夜坑杀四十万赵兵(先不讨论这有没有可能)是不得已的做法,是为了保障后勤供应和削弱敌人有生力量的最好方法。所以白起担下这个恶名,某种程度上是他自己的作战习惯,某种程度是为秦国掘掉最强敌人赵国的命脉。
        白起是够资格称得上名将的,虽然中国历来的兵家不大中意他。因为他狠,作战像暴风雨般,猛烈打击。而且有时侯打起来不计代价,长平之战歼敌四十万,也自损了二十万。这跟孙氏兵家的作战习惯是很不同的。白起的战法强调歼灭有生力量,狠狠削弱敌人直到无力抵抗。而孙氏兵家提倡攻心为上,用最小的代价换得最大成果,并不局限在歼敌。白起的打法,把秦国军队最优秀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因此我并不贬低他的作战才能,他在战争中给人们的感觉,是真正够得上让许多人胆颤的“战神”。
        我的小说写得贼慢,但白起这个人我算是基本写完了。老实说我对白起是抱有好感的,他符合我心目中最NB的那种统帅形象,注意是统帅而非武将或智将。我对他的描述,在战场上是绝对的一板一眼,铿镪果断。他十六岁参军,从最小的兵卒到秦军最高统帅“大良造”并封“武安君”。我估算至少四十多年戎马生涯,一生未尝败仗。但是他死得很凄凉,在一天之内由最高的位置跌到了最低谷,然后被秦王赐死。在我的印象里,离开了战场的他,好像无力孤独了很多,这更让我看清他其实不是一个“战神”,而是个真正的人。


        使者把泛着青绿光泽的铜剑呈上去时,剑锋的一端正对着白起。这位名震天下的将军用难以置信的眼光打量着,站起来,旋即便释然了。
        “狡兔死,狗当烹……大秦竟终究容不下我。”
        白起把手按在剑柄上,持了起来。
        其实他不在乎,从十六岁走进秦军大营的那一刻他就不在乎生死了。他只是想念,想念大秦壮士“无衣”的歌声,想念大秦黑旗铺卷四方的壮丽。
        咸阳城的剪影在暮色的氤氲中隐约,他其实,想念那个秦王。
        他轻抬手,把剑举到齐肩。
        他看见无数枯槁的手握住自己的脖子。亡魂的狂笑贯入两耳。他知道在脚下万丈深渊有多少人在等他,伊阙、鄢郢、长平上回不去的每个人,都在为他铸造最沉重的镣铐,编织最惨绝的酷刑。他知道天下的人都会咒恨他,在长平聚歼赵兵的最后一晚,在大风起兮鼓声四起的那一晚,他就明白自己余生的报应。
        微一怔,他想起一个名字。
        “是……噢是那个孩子。”
        他笑了。他突然在死前有了一种坦然和安慰,心酸在一瞬间被推开。白起把剑放在颈上轻轻刎下时,那份从容,没有失掉他一生的风范。
        铜剑落地的声音,让远在宫中的秦王嬴则为之一震,仿佛听得分明。
                                                                        ——《轩辕剑史·战国篇》
    分享到:

    评论

  • 写太长了,得分四次发,喵了个咪的
  • 反过来,白起不懂政治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从他的下场就知道了。以战争的角度来说,白起的决策是绝对正确的,但坑杀赵军四十万为秦国统一后的不稳定埋下了直接的伏笔(好吧也许没有白起,始皇帝一样nb),这就是说,白起的决策没有考虑到政治影响。所以我只能从一个军人的角度欣赏白起,就跟我只能从一个军人的角度欣赏山本五十六与隆美尔一样。上述二人在地狱有知的话,应该好好看看艾森豪威尔。
  • 主席毫无疑问是深谙此道,哪怕在朝鲜战场上把自己身经百战的百万雄师基本打光了,只要结果是换取了国家的最大利益,那这么沉痛的打击也就勉强算是值得的了。可惜当时低估了美国人的智商,想一口气帮助金日成统一朝鲜半岛。美国内部当时已经做好了让步准备,打算公开做出不干涉台湾与琉球事宜以换取志愿军不跨过汉江的承诺了。
  • 如果按照你的说法,咱们的伟大领袖可是把这两种军事思想真正有机地结合起来了……既能攻心为上(林是孙家的典型代表),也能在关键时刻心狠手辣不计代价地攻击。其实不然。孙子的军事思想与其说是争取最小伤亡争取最大成果,还不如说是以本国权力稳定为前提,利用好现有的政治军事筹码来换取最大的国与国之间的政治利益。
  • 有了这些权力高速更迭的历史教训,吕氏之后的中国的权力过渡才进入一个相对稳定的时期,某种程度上说,这些人算是垫脚石。

    从看得不多的书中所知的白起的做事方式,确实对得起你这小说的描述……还狡兔死呢,陶猪公笑了……对不起我打错字了……

    秦国的军事制度跟蒙古相像点甚多,就是需要有号召力而雷厉风行的统帅。
  • 其实战国时代很多人都死得很凄凉,都是突然掉下来的,像商鞅、吕不韦、吴起、黄歇等,虽说有的是属于谋害,但至少死后权力一下子就转移了,连点拉锯都没有。所以有时我会想这也可能包含历史记录者对历史的一种倾向
  • 抱歉,我挺喜欢害死白起的那个人,叫范雎的。主要不是喜欢他害白起,是觉得他挺苦的,被自己国家逼得流落在外。他也很的下心反攻自己故乡。最后引退,多多少少觉得对不起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