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2-11

    [苍凉的风]驺忌 - [苍凉的风]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626.html

        从现在学生对中国古战国时期人物了解来看,说出来能让学生记起的文臣有三个,一个是“完壁归赵”、“负荆请罪”的蔺相如,一个是出使楚国的晏子,还有一个,就是“讽齐王纳谏”的驺忌。
        每个第一次听说驺忌的人,听了他的故事后,无疑会对这个人充满好感。因为他口才好,对他上司齐威王说的话也是句句恳切有理,都是治国良策,树德良方。其实这也是中国教育比较悲哀所在,因为我相信80%的学生对驺忌的了解就在此搁浅了,不会再有前进。知道他在朝中营党结私、排挤异己的人会有多少呢?这个人在历史上是很复杂的,连他身为相国,对齐国的功过究竟如何,现在还在争论。因为有个很明显的例子,帮助田忌赛马的大兵法家孙膑,以及田忌本人,都是由于驺忌的谗言和打击才被排挤出齐国的。因为驺忌堤防一切会危及到他相位的人,虽然按照《东周列国志》小说所写,驺忌最后自我认识了,检讨了,主动请辞,但这个人的心理究竟是如何的,真是很难说清。
        而这个人,是我小说开场的第一个历史人物。
        我虚构了他的童年,构造了一个父亲早亡,母亲带着他在淄水一岸(对着齐都临淄)的小村子里过着贫苦生活的情景。我更虚构了他小时的性情,把他描绘成一个不爱说话,长得矮小的孩子。由于这样,他被其他孩子欺负,而从小有了很深的心理阴影。根据历史记载,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他小时怎么过活的,但想必是没有这么惨的。最当初写这个人的时候,我是完全没想到他如此的复杂,我想把他塑成一个正面形象,但后来翻阅资料后发现显然不能那么简单。虽说“驺忌”在序章中出场,只是为了引出和交代我故事中更重要的人物和部分,但我觉得对这个人的描写承载了我的某些历史观,想必在小说全部完成后,会得以凸显的。
        另外要补充的是,这个人的琴弹得特别好,根据传统故事记载,他是靠阐琴理喻治国之理来得到齐王青睐,并提拔为相国的。


        他忘不了这一幕。
        很多年后,娘死后,他背着琴,带着他八尺的身影,一个人渡过淄水,走进了临淄。
        他没有找到心中的琴,他在大齐王宫的夜空下一遍遍地念叨:爷爷,我的心打小时就苍白了,又怎能寻觅到琴弦的色泽……
        无论如何,他是齐国上下最善辩的人了。
        他常常在北风最凛冽的冬天,走到淄水河畔,信手拨着琴弦,去想念他的母亲和那未曾谋面的父亲。他的眼睛会一直望到对岸,那朦胧的村子,朦胧的山,又会想起老头,和老人。
        他身上,绢细的相服在风中,在他每一个随从的眼中,鲜明地起伏着。
        但是,他不可能忘记的。
        甚至是站在齐王身旁俯瞰整片临淄的喧哗与热闹时,他竟也会恍惚着走神,走进那个如梦一般的清晨,走进他年幼的身躯里,站在桑树下,望着老人没入浓雾的背影。
        “不不,不……孩子,没事了……”
        是吗?他在那背影后,轻轻地问。
        他知道,那一个清晨给他留下的疑惑,远比他一生所能承载的要多得多。他好几次亲自带人进山想寻访些什么,却屡屡迷失在山麓的雾中。
        可是,他明明记得。
        他在长久的发愣后离开了山下的老桑树,他要回去帮母亲做活了。他转过身,迈着步子想快点儿跑开,却在跑了不远后猛然停下,带着他一辈子揣不透的迷茫,回过头。
        山上的树,那一大片往日看不清的林子,竟是如此的历历在目……
        雾散了。
                                                                        ——《轩辕剑史·战国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