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2-11

    [阅读]春日泽·云梦山·仲昆 - [阅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625.html

        深夜完成小说的又一章,很疲劳,而且有点儿绝望,因为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本来这些时间就是写不完小说的,更何况我还得写作业……其实想想我为什么会写这篇小说?构思是很早很早开始的,从我还在写那个垃圾的《三国篇》时就开始了。但是,如果按照《三国篇》的要求来的话,完成一个垃圾的《战国篇》是绝对不花时间的事,至少不会拖到现在。现在想起来,我所有的决心其实都是来自一个地方,我的故事构思也是被那个地方所唤起的。那地方是几页薄薄的纸,印在一本叫《科幻世界》的杂志上,那些纸上有字儿,开头最大的几个字,就是“春日泽·云梦山·仲昆”。
        过去我向身边的人推荐科幻作品,一个是何夕的《伤心者》,一个就是《春日泽·云梦山·仲昆》。对于第一次或很少接触科幻的人来说,《伤心者》是最能唤醒对科学精神同情的小说,虽然他被很多人骂得体无完肤,但这一点没人可以否认(《朝闻道》不行,那玄了点)。而后者,我现在有点后悔,尤其是最近给她看完后,我才明白这其实是篇很艰深的小说,尽管作者写得那么直白明了,但是大周朝时代的氛围,那些不可思议的机关术,还有古山水般的文笔,还有一个很多人没读懂的主角,都让人读完后有点一头雾水,不知道这小说究竟想讲点什么。
        说实话,真正读懂,彻彻底底读懂这篇小说,我用了一年多。
        当这篇小说最开始发表在《科幻世界》上时,我读了,比一般的人要好点,我至少注意到作者淡定从容的文笔,美得诧异,又毫无做作。但是我不知道它想讲什么,甚至一些细节我还没想明白。后来,大约半年后我无意中第二次读了这篇小说,我才发现自己漏了多少东西。然后我就不停地翻,看完一遍后再看,再看,近乎百看不厌。终于有一次,我把这篇小说放下,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盯着那个结尾:
        “今年冬天的最后一场雪,密密无声的泼洒下来。我躺在小屋外的雪地上,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舒适和满足。我很想就此舒服的睡去。我看来快要睡着了。我很欣喜的期待着梦境把我吞没,就象彤云把云梦山吞没一样。”。
        我记得这个结尾曾让我迷惑不解,不知道是作者敷衍的还是什么,和故事好像没太多瓜葛。然后我盯着那个结尾有点想哭,这种想哭不是像读完《伤心者》那样,不是突然而来的爆发式的,而是一种体验漫长一生后,回味过去,看清自己的所得所失后,而想轻轻地哭。
        这里我要插话提一下作者,笔名叫“拉拉”的那个家伙。这个人很NB,2002年在《科幻世界》上发表了把量子力学玩得头晕目眩的《真空跳跃》,2003年竟写出这么古朴纯湛的《春日泽·云梦山·仲昆》,两篇都极受读者欢迎,都在银河奖中载誉归来。一个新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崛起,虽然最近N久没有动静,但我估计多半是搞长篇创作,到时候不跪读都是不行的。我对这人很期待,也很向往,因为我觉得自己的水平离他太远,我也敢说这个人的水平超越了一大群80后作家,他的思想深度和跨度,知识储备量比GJM之类的要多得多。而他的确,与大刘之类的比起来,还算是个新手。
        这篇小说里,我最佩服的人物塑造是主角“我”。无论是偃师、流梳公主、禽滑厘还是“我”可怜的大哥和二哥(说可怜,因为他们后面被“我”玩得很惨),都有坚定的正反角位置。而唯独“我”,给我带来思索和想象,给我空余叹息和迷惘。“我”是那么一个有城府,有心计的人,“我”有人类的诸多弱点和恶劣性情,嫉妒、冷漠甚至阴险;而“我”又怀念那些淳朴的日子,怀念偃师。在“我”很老很老的时候,在“我”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时候,在“我”得到了小时候所向往的一切权力的时候,“我”是那么凄冷地走在雪地,去看当年那间小屋。虽然我知道N多小说都写类似的东西:主角到最后才把一切明白过来,得到了其实不是想要的,失去的才是最想要的。但这个“我”,是那么自然,毫无凸兀,在短短的两万多字中,你会看到一个变化的过程,看到一个伤心与怀念的过程,然后你设身处地地想一下,想一下那种景色,你会发现这个“我”,逼真得你无法直视。
        我也想做到这一点,尽管我写自己东西的时候发现不行。我的笔法带着这个年龄特有的做作,而且我扭转不过来,我只能尽量地去写,我希望能用长篇的文字堆砌成与《春日泽·云梦山·仲昆》同样的感慨,既然胜不了质量,就胜数量吧……呵呵。
        感谢拉拉,感谢你的《春日泽·云梦山·仲昆》。尽管我承认这不是科幻小说,但这是我看过,最美最深的,历史玄幻小说。

    《春日泽·云梦山·仲昆》阅读地址:::URL::补充:上述地址的小说中,结尾有缺漏。最后一段之前,还有这么一段(没有的话你会有疑惑)
        
        禽滑厘,对,是他,我想起来了,我的老师。他也不是不敢杀我。那个时候他虽然中了剧毒,但只要他高举着剑,整个世界也就没有人能阻止那剑锋砍下。可是他还是死了。天下最毒的毒药没有毒死他,毒死他的,是我的心。 target=_blank>http://sf.008.net/file_main_simple.php?ID=1&f_ID=04032501.sf
    补充:上述地址的小说中,结尾有缺漏。最后一段之前,还有这么一段(没有的话你会有疑惑)
        
        禽滑厘,对,是他,我想起来了,我的老师。他也不是不敢杀我。那个时候他虽然中了剧毒,但只要他高举着剑,整个世界也就没有人能阻止那剑锋砍下。可是他还是死了。天下最毒的毒药没有毒死他,毒死他的,是我的心。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