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2-12

    [苍凉的风]廉颇Ⅰ - [苍凉的风]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621.html

        没人不知道老将廉颇,当我身边M个人对白起闻所未闻时,却都认识廉颇。
        因为这个人的历史典故在我们应试语文教育中占了不少位置,从最小时听到的“负荆请罪”到刚刚学完的那句“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让人们不得不记住他。这个人,在战国末年扮演了无比重要的角色,作为当时秦国唯一劲敌赵国经验最丰富的老将,廉颇经历了数次秦赵剧战。虽然廉颇军事才华并没有达到让后人瞻仰的地步,也并不及前面所说的“武安君”白起。但凭借这名老将稳着的经验战术,只要他在坐镇,秦军是难以占到太多便宜的。但是,这个人是战国时代很让我感慨的人物。他经历了赵国最强盛的赵武灵王时期,也经历了赵国最惨痛的长平之战。后来,尤其是在蔺相如死后,年迈的他成为赵国的顶梁之柱,先后击退围攻邯郸的秦军以及侵赵的五十万燕军,位至相国。但他的晚年很凄凉,由于奸臣郭开从中作祟,他脾气暴躁一怒之下打了人,然后心中有愧跑到楚国去了,最后终老楚国。
        对这位老将,我是无比的遗憾和敬仰。因为他晚年临终前都还惦念着赵国和赵军,让人心痛。因此在小说中,我有意为这个老将军重塑一段人生,在我写的那段历史中,我希望给他一次发挥的机会,让他和后期赵国名将李牧一起,演绎历史。但是廉颇我毕竟还没有写完,他将几乎贯穿整个小说始末,是非常重要的角色。


        公元前二六零年,长平,赵军主营。
        老将军记得,小时候自己最爱听风扯大旗的声音。那些粗犷而凛凛的呼啦声,带着他儿时最远的向往,在邯郸的城头扫遍天空,如壮士般坦然而磊落。
        但今天,他不喜欢这声音。
        沿着大营形状四散而开的“赵”字大旗在长平旷野苍凉的急风里起卷。他眉头轻皱着,感到什么被揪紧了。
        他转身望向旷野的尽头,视线越过长平莽莽的薄草席卷而去,断在天际的空茫中。可他分明感到自己看得见,就在极远极远的地方,黑压压的小点汇集成整一片秦军大营,盛气凌人如同拔不去的刺,深深扎着他的眼,和心。
        他周围,驻扎着赵国主力的四十万大军。
        他本是踌躇满志地率着这大军从邯郸城开赴前线。他答应了赵王,他会把刚刚失去的韩国献地上党郡从秦人手中夺回来。他有胆量说这话。他叫廉颇。
        但他食言了,几次与秦兵交阵下来,他发现秦军的战力已远远超乎意料。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压抑,被迫指挥着大军一退再退。他在战车上立起身来,看见秦军汹涌的兵锋在地平线上掀起的盛腾杀气,太锐了。
        他摇摇头,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他听说那个年迈的秦王身旁似乎多了一些人物,却不甚了解秦国这几年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只是常常怀念赵武灵王在世的年代,当时他很年轻,他还记得赵主父一身胡服、革带皮靴步入王殿的样子。殿上的一声一声,仿佛铁蹄般的脚步,昭示着整个赵国,整个天下。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他,只是有点儿力不从心。他会去摸自己的额,摸着那些沟壑纵横。
        面对这些他很坦然。他唯一不敢去想的是,大赵老了。
                                                                 ——《轩辕剑史·战国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废话]郁闷 2008-02-12
    [星丛]场 2005-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