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2-13

    [杂文碎字]孤独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620.html

    (这……这是寒假语文作业的作文……俺自选话题:孤独)    

        有一些感觉随着年龄的攀长,逐年地淡褪,像哭,像冲动。但是人丢掉什么,总会捡起些什么。当我一日日地在房间里读书,坐在电脑前码字,一日日地趴在阳台上假寐,俯瞰车流如织,有一种感觉就浸淫在短暂而赘重的假期里,像浊水变得清澈般,愈发在心底鲜亮起来。那种感觉必然爬走过每一个年轻者的岁月里,因为,它叫孤独。
        孤独决然不是什么单纯的东西,不是在热热闹闹的气氛中可以驱散,不是在嘻嘻哈哈的笑声中可以打消。因为我体会过,即便在你笑得最欢心的时刻,在你耳畔洋溢最浓郁的快乐时,思想一旦走入某片清高的领域,一阵孤独也会袭上心头。触起孤独的感觉很简单,默默做一件事,默默想一个人,抑或默默去看一片风景。这一切会出现在每个人的生命中,除却最小最不懂事的孩子,我想不到还有谁可以逃避孤独。
        这种感觉让很多人恐惧,很多人伤心。甚至像汉武帝刘彻,在与匈奴的漠北决战胜利后,在霍去病亡故后,他从梦中惊醒,冷汗湿透数重衣服,喃喃道:“朕从未有这种感觉,从来未有!孤独啊……”的确,这几乎是人类最无法承受的情绪。在空间探索的未来计划中,宇航员心理上的孤独情绪问题甚至与解决太空航速放到了同样高的位置,也同样显得是个难以逾越的山堑。而我们平凡的孤独,每一个深夜里的孤独,也紧扯着平凡的记忆,煎熬着平凡的心,让平凡人难过。
        那么,你是否愿意活一个没有孤独的人生?
        当代最爱的主流作家,是史铁生。在《我与地坛》万字的七个篇章里,我看见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孤独的影子,被古殿檐头斜长的夕阳,静静拖曳在地坛的每一寸草地上。我轻轻地听他在孤独中的思考,对死的思考,对生的思考。我看见一个失去双脚的人,就这样的,在孤独中伟岸而高大,就这样把孤独抱在怀里,叩问宇宙,信步走了千万光年的遥远。我不得不想起《伤心者》的何夕,想起人类文明中每一个孤独的探索者。在孤独屏障了世界的喧嚣和浮华后,他们的思想得以站在我们瞻仰的云端,得以牵引我们整个文明的脚步。
        所以我说,不。即使我一次次在假日的想念中伤感,一次次在欢乐的人群里沉默,我依然希望留给自己一份孤独。因为我的思想仍在求索,我的笔触仍在挖掘,我要让自己的胸襟装下更大的世界,我要让自己的目光射穿更厚的迷雾。因为我的理想之路将满铺寂寞的砖,攀爬失落的藤,我行走的脚步会一声一声响起,却听不见最微弱的回音。
        这很坦然,无须去责备什么。就像宇宙大爆炸在狭小的奇点燃起,最耀眼的光芒,散落在如今最恢宏的空间。
        就像一个镇静而远大的人生,在它出发的那个角落,有最深刻的孤独。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