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2-16

    [阅读]地火 - [阅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613.html

        在辽宁特大矿难以高得不可思议的遇难数字震惊全国时,我蹙眉站在电视机前许久,细细端详了报纸许久,手无奈向桌上砸去,便再也说不出话来。
        这是个死结,几乎就是。
        造成中国频繁矿难的原因是多重的。由于我们这个国家对能源需求实在太多,尤其是电力,在火电站作为最主要能源之源的情况下,必须大量吞食煤矿。这就是各地煤炭业愈发蓬勃的原因,愈发掘地三尺的原因,因为已经太多的火电站由于煤价问题而亏损严重,中国发展需要煤,非常需要。这种情况下,在庞大的利益前,一切的制度改革,保护措施,都像薄纸一般脆弱。
        这么多年了,这么多措施和严格了,我们也看到结果了。没用,真的没太大用。但是这个死结死得主要不是制度,而是技术问题。就是人类开采煤炭的技术还相当地显得原始落后,尤其是在中国技术生产并不如欧美推广的情况下,更显得落后起来。
        这时候,我无论如何都会想起那篇小说,中国科幻领军人物刘慈欣,2000年于《科幻世界》发表短篇小说,《地火》。
        真正认可刘慈欣的水平,其实也是从《地火》。这篇五年前的小说矛头所指,就是中国矿难和矿工悲惨生活的问题。

        后来的几个月,他一直都处在这种恍惚状态中,那杂音日日夜夜在脑海中折磨着他,最后他觉得自己也要窒息了,不让他呼吸的就是那段杂音,他要想活下去,就必须弄明白它的含义! 直到有一天,也是久病的妈妈对他说,他已大了,该撑起这个家了,别去念高中了,去矿上接爸爸的班吧。他恍惚着拿起父亲的饭盒,走出家门,在一九七八年冬天的寒风中向矿上走去,向父亲的二号井走去,他看到了黑黑的井口,好像有一只眼睛看着他,通向深处的一串防爆灯是那只眼睛的瞳仁,那是父亲的眼睛,那杂音急促地在他脑海响起,最后变成一声惊雷,他猛然听懂了父亲最后的话:    
        “不要下井……”


        有时候,我会为刘慈欣这位作家感动。在中国,在中国科幻中,在无数懵懂于科幻的人还津津乐道着《卫斯理》之流时,只有他能把目光注视到现实的,关乎我们国家命运的问题上。他超乎想象的广阔知识面和知识深度,让他可以从容不迫用非凡的技术想象力,凌驾于现实,去用叹为观止的技术在一篇篇小说中解决中国现实最难的问题。
        在《地火》中,在主角听懂了作为矿底工程师父亲的最后遗言后,人类历史悠久的煤炭工业准备迎来它的颠覆。
        
        “我的想法是:把煤矿变成一个巨大的煤气发生器,使煤层中的煤在地下就变为可燃气体,然后用开采石油或天然气的地面钻井的方式开采这些可燃气体,并通过专用管道把这些气体输送到使用点。用煤量最大的火力发电厂的锅炉也可以燃烧煤气。这样,矿井将消失,煤炭工业将变成一个同现在完全两样的崭新的现代化工业!” 
        “你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新鲜?” 
        刘欣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新鲜,同时他也知道,这位局长——矿业学院六十年代的高材生,现今国内最权威的采煤专家之一,也不会觉得新鲜。局长当然知道,煤的地下气化在几十年前就是一个世界性的研究课题,这几十年中,数不清的研究所和跨国公司开发出了数不清的煤气化催化剂,但至今煤的地下气化仍是一个梦,一个人类做了近一个世纪的梦。原因很简单,那些催化剂的价格远大于它们产生的煤气。 
        “您听着,我不用催化剂也可以做到煤的地下气化!” 
        “怎么个做法呢?”局长终于推开了眼前的图纸,似乎很专心地听刘欣说下去,这给了他一个很大的鼓舞。 
        “把地下的煤点着!”
     

        刘慈欣科幻最让人佩服的是,作为山西娘子关电厂工程师的他,除了能在字面提出科幻的想法,更能基于科学技术本身的原理去给予佐证和解释。他对地质、天文、军事、政治历史的研究已经有了很高水平(对于我这种无知的人而言),因此当你在他的小说中碰到一大段阐明技术原理的文字,请不要回避,耐心读完,你会在科学知识上受益匪浅。
        刘慈欣笔下的人物虽然不能说很深刻,但很有代表。任何一个产业的颠覆过程都势必要经历磨难,而对煤炭工业的颠覆,对“地火”的点燃,代价则几乎是毁灭整个中国……

        公路是滚烫的,沥青路面熔化了,每走一步几乎要撕下刘欣的鞋底。路上挤满了逃难的人流和车辆,闷热的空气充满了硫磺味,还不时有雪花状的灰末从空中落下,每个人都戴着呼吸面罩,身上落满了白灰。道路拥挤不堪,全副武装的士兵在维持秩序,一架直升机穿行在烟云中,在空中用高音喇叭劝告人们不要惊慌……疏散移民在冬天就开始了,本计划在一年时间完成,但现在地火势头突然变猛,只得紧急加快进程。一切都乱了,法院对刘欣的庭审一再推迟,以至于今天早上他所在的候审间一时没人看管了,他迷迷糊糊地走了出来。 

        这在中国人看来是难以接受的。因为中国历来探索的习惯是“只准成功,不准失败”。但这种想法是最根本地违背了科学,只要你希望前进,失败就无可避免。中国失败还少吗?但是有多少的失败被掩盖了?我们作为普通的百姓,能看到的太少。而那些处于失败旋涡中心的人,就像《地火》的主角,则要面临他们惨淡的命运。

        “爸爸,我替您下井了。”刘欣笑着说,转身走出楼,向喷着地火的井口大步走去。 
        后来有一名直升机驾驶员回忆说,他当时低空飞过二号井,在那一带做最后的巡视,好像看到井口有一个人影,那人影在井内地火的红光中呈一个黑色的剪影,他像是向井下走去,一转眼,那井口又只有火光,别的什么都看不见了。


        小说的结尾耐人寻味。《地火》在最后引用了一百二十年后一个初中生的日记,来隐约表达一种历史观的感慨。看到最后的人,是会发自真心地为那些矿工心痛,在初中生蛮不在乎的笔调下,作为目睹这篇小说前面文字的人,你会无比地揪心。那种揪心远比你看到矿难死亡人数时,要深刻得多。
        人们敢说中国的严重矿难不是第一次,也绝对不是最后一次。我几乎在每一次听到这些消息后就会想起《地火》,它既向我坦然揭露悲壮的一面,又向我昭示希望的一面。我会愈发感到肩膀的沉重,感到视线变得辽远。如果你也是像我这么大的同龄人,那请你一定要看一看,无论别人怎么说,我们当自觉地感到中国前路的漫长和艰巨,感到我们已经作为下一批即将被推在最前方,拽住整个国家的命运。

    《地火》阅读地址:::URL::http://sf.008.net/file_main.php?ID=1&f_ID=03060706.sf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