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3-07

    [阅读]读《我与地坛》的日子(一) - [阅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602.html

        在这里,《我与地坛》是一本书,而非纯粹一篇散文。
        但是,现在我要说的仍是《我与地坛》这篇散文。就在今天下午之前,我的心情仍是乱糟糟的,很烦躁很不知所措的那种。我深知自己并非一个很糟糕的人,但是我的心魔很糟糕,因此让我变得蛮糟糕的。另一方面,越来越后悔花那么多时间去看《夏至未至》,这种小说读完后只是给心情添麻烦,没别的作用了。
        然而现在,我莫名的安静。明天要很早地起来上学,我仍在这么变态的时间悠哉着在这码字。可能你怀疑我是否自暴自弃了,恰恰相反,我从没像现在这么清晰和镇定。
        我下午再读了一遍《我与地坛》,只是史铁生《我与地坛》文集中的一篇散文。这本文集是和《夏至未至》一块儿从搜狐商城买的。过去看《我与地坛》都是在电脑上,现在捧起书,才觉得异常亲切和舒服。我读得很慢很慢,一个个字地读和想,全然没有一个很小就跟书打交道者的风范。我甚至都觉得自己太小心翼翼了,先不说作业没做完,就说这也是早已读过的文章了吧……
        可是史铁生的文字让我心甘情愿地这么读。某些时候他会用最浪漫的笔法去写景致,写一种沧桑;某些时候,他的语气直截了当,干干脆脆地跟你探讨,或者质问什么。我可以说读《我与地坛》就像看《阿甘正传》,愈看愈有味,愈看愈明白。我也相信这史铁生这整整一本《我与地坛》的文集,必将深藏无数的珍宝,我会坚决地把它带在书包里跟随我走,在枯燥的课间拿起来读读,让我看看史铁生宽厚的影子。
        想想前两周我做了太多鲁莽的事,纠结了太多鲁莽的心情。我是时候该像史铁生那样,安静地微笑一下了。

       它等待我出生,然后又等待我活到最狂妄的年龄上忽地残废了双腿。四百多年里,它一面剥蚀了古殿檐头浮夸的琉璃,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坍记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栏,祭坛四周的老柏树愈见苍幽,到处的野草荒藤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这时候想必我是该来了。十五年前的一个下午,我摇着轮椅进入园中,它为一个失魂落魄的人把一切都准备好了。那时,太阳循着亘古不变的路途正越来越大,也越红。在满园弥漫的沉静光芒中,一个人更容易看到时间,并看见自己的身影。
                                                              ——史铁生《我与地坛·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