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3-26

    [杂文碎字]我们这一代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97.html

        有些东西或者不该写,因为它们不合时宜,不合气氛,不合人情。
        可有些东西听到、看到后,总会让人有说话的欲望。虽然在过去的日子里,在父亲的面前我说得酣畅淋漓,我口不择言地谈论中国最禁忌的话题,批驳最显赫的论调,但其实,我对这个国家、这个政府、这个党的一切都很理解。我说的那些儿个话是不可能在BLOG上发表的,我也没有那种发表的欲望,无论一个东西我多么地认为正确都是我的主观,有些东西的成立,还是需要客观的认可。
        所以,我就说说我们这一代。
        我常常在想我们这一代是怎样的一代?我想整个国家是否可以在这一代有所转折?我说的转折不是颠覆国家和党之类的,我从来都没有那么想过。我是指一些存在于我们国家并且与社会主义理想和中国共产党宗旨相违背的东西,是否能在我们这一代有根本的好转?有时候,我对我们这一代充满期待,因为我看过一个60年代人的话,说他们是可悲的一代,他们失去了人最需要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因此他们那一代无法从根本来振兴整个国家。
        那我们呢?我们视野的开阔是前辈们始料不及的,我们在年轻时失去了许多前辈们享受的东西,却也得到了很多。我不能说我们的教育已经停止扼杀创造力和想象力,但我们的确在这个层面上超越了过去的中国人。更何况,我们这一代的叛逆与激愤情绪前所未有地普及开来,各种诸如贪污腐败、滥用职权等黑现象能在现在的年轻人中激起最大的不满……
        于是我常想啊,当我们这一代成为社会的主流时,我们是否会尽我们的力量,去扭转儿时最无法忍受的现象?但有长辈也告诉我,社会是个打磨器,再有棱角,也会圆润吧?关于这个理论的成立性,哪怕有99%的人都证实了,我仍要持保留意见。因为我分明是个很抱幻想和希望的人,哪怕现在我耳闻一点小事后,我仍没有褪去希望。
        可我的确有些伤心和难过。这仅仅是学校,这仅仅是高中的岁月,这或许是人一辈子最后歆享纯净的日子。我不是没有担任过干部,事实上,只要我肯用力,学生中没有哪个职位我得不到的。可我在高一的时候便厌倦了,那时候我还想将来自己会不会后悔?这些锻炼自己的机会就这么不要了?可现在我毫不在乎了,容许我把话说尖锐些,为了一些毫无利益可言的比赛或者竞争,或者纯粹叫游戏吧,动用私下大权来进行黑箱操作的组织、团体,根本不用一屑;同样,在这个组织领导位子上的人,无论表现出多么激昂的爱国主义情绪,在我看来都是虚伪。
        因为那个人连这个国家最需要什么都没搞清楚。
        这真的只是件小事,小得微不足道,小得说出来告诉别人都激不起什么反响。因为大家多少地习惯了,可我们才多大?才多少人年满十八?我们已经把这种手段或游刃有余或见怪不怪了?因此我怅然啊,觉得可笑啊。我常责备自己不该思考那么多东西,当我每晚洗完澡在镜子前梳头梳出一根根白发时,我就想我该单纯点、该傻一点、该放弃对宇宙所有的揣测和对国家所有的忧心。
        可我不行,这个国家的历史教会了我什么叫责任感。就像这次月考的语文作文,我在考场上倾吐我爱国的感情,或者你对这种作文见怪不怪,但我写的每个字都发自肺腑。虽然文章没有高分,因为应试作文要的只是形式而非内容,但我一点不后悔。作文里,我为我们这一代盲目的出国热感到遗憾。而现在,我又失望了……
        可我不绝望,像我这般或者早在我之上的年轻人,必然大有人在。我依然相信我们这一代或多或少能扭转一些东西,在十年、二十、三十年后我应该可以看到结果。我不去给那个结果无数猜想,我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天分和智慧,没有力量在国家的“根部”有所作为(语见《伤心者》)。
        我只是要求自己先站直了,不拘泥任何的微不足道,倾尽自己一辈子的力量,走下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这话我以前说过,现在也不介意再说一次:如果你以后做了主席,一定要记得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