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4-10

    [杂文碎字]等待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89.html

        其实我觉得,写这篇叫《等待》的小说是对历史的一种不尊重。因为我把我自己的情绪强加在韩信,强加在尉缭身上,我凭空地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前加上一场不可思议的大雨,又自以为是地以小说《天意》为基础,从尉缭、韩信虚构而出的师徒关系上,大做文章。
        可是我只是想了自己一个心愿,在读完《天意》后我就一直想什么时候能写一写“韩信”。我写历史人物的时候喜欢选择人物身上一个不太主要的点,比如以前在《五丈原上》写诸葛亮的悲,在《小树林·官渡》写曹操不挠的胸怀,在《斯者》里写李斯矛盾而戏剧的人格和经历,应该说这些都不是那个人最能在历史上让人们记住的,不过照我自己的臆想,他们或许有这么些东西。
        虽然暂时放下长篇小说,但我必须要得动动笔,否则等下一次的时候就难有进步。我常在想一周回家这短短一天时间里我是否能完成一个短篇,现在我想我做到了,也许写得还不精致,时间也花了很多,但我还是把它写出来了。
        有人说写长篇小说只需耐力,洋洋洒洒必然出来,而短篇小说才是真正考验水平。关于这种看法,我不否认短篇小说对人水平的考验,但必须以我亲身实践的经历来阐明长篇小说是最有难度的创作,绝非短篇灵光一现或者文笔一下子的闪烁能及。不过写短篇是写长篇的阶梯,现在我感觉自己这阶梯铺得不够,得补一下,得慢慢来,得等待。

        我突然地常常想起韩信,却不是在读完《天意》后,而是这个学期。因为每当我遇到困惑时,我常常会想从历史人物的身上寻些解答。对于韩信这个人你该有基本的了解,知道他“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知道他领兵“多多益善”,而不愧为中国历史的军事天才。但是《等待》这篇小说,实在是需要一些秦汉历史知识或者说读过《天意》后才能看得十分明白(比如我自作聪明在一些字里行间穿插的隐语)。可能因为我总是觉得自己在“等待”吧,因此我便思考这个“等待”,我便老想韩信的“跨下之辱”,想他这家伙是怎么等待过来的,想到我自己一些很觉耻辱的事情,想我是否该等待下去。
        但我不知道真正的韩信怎么想的,我自己那小小的等待,又怎能与这些人物的等待相提并论?
        所以我更加没有理由放弃,我应该更安静地去等,磨砺自己一生的耐性。我不知道要等多久,可我其实也知道,我对一切都清楚得很,我只是缺乏真正安静的等待。
        于是我胡诌道:有一种前进,叫等待。我属于阿Q精神修炼到纯青级那种,因此见到这种话你不要恶心或者大惊小怪,我只是安慰一下自己,仅此而已。
        或者你觉得这话是对的,那便点点头行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