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4-30

    [银屏]《天空之城》 - [银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85.html


        我又有了相见恨晚的感觉。
        在一个心情淡然而轻轻怅惘的晚上,我把手上的电影翻了又翻,一部部的好莱坞大片摸过去,最后停在了新买的《天空之城》上。两小时零四分钟,我会想这段时间里我没上网是否要错过一些东西,不过上帝注定要我错过一些东西,他只在乎我能否有所得。
        看《天空之城》前,对于宫崎骏的动画我只算粗略看了一次《千与千寻》。这种“粗略”是相对的,要跟某些快进看电影的家伙相比,我的“粗略”可谓相当仔细。然而,就像网上一个朋友说当年他看刘慈欣的《混沌蝴蝶》就没看出我写的那么多东西,挺惭愧。我说这很正常,因为随着一个人阅历的增加,看东西角度的全面性和细致程度也在增加。
        所以我很认真的看了《天空之城》,如果说当年的《千与千寻》给当年的我留下温暖的感觉,那么《天空之城》可算震撼了我。

        下决心买D9的正版《天空之城》时,我听到其他顾客的评论说“这片子比较简单,适合小孩子看”。那几秒中我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年龄,然后按“购买”。事实上我的判断没错,中国人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对动画片的认识仍然肤浅,然而在我的心目中,与电脑游戏一样,动画片是伟大的艺术。
        尤其是宫崎骏的动画,那是真正的艺术。
        在我的印象里,日本动画片对机器大工业风格的崇拜登峰造极。来自1985年的《天空之城》一开始便把这种感觉喷涌出来:巨大类气艇飞船、海盗的苍蝇式飞行器……这是序幕,然后掀开一种古欧州粗线条板画式风格(我不懂美术,也不知道怎么界定那种风格……555)的画面,一幅一幅,巨型齿轮的旋转,大机器轴承眼花缭乱的摇摆,上千万风车的发电,蒸气的恣肆……我要说那时候我惊呆了,我没想到早在1985年的时候宫崎骏就有这种气魄去架空一个恢弘的大机器世界,而且我自己心中也在勾画中国古代这么一个世界,可是日本人早早地走在前面,而且走得很美。
        当时我想,历史的美感是否需要一个人的怀旧情绪才能领略?就像生在微电路集成时代的我,却也不可自拔地爱上机器大工业风格的壮丽;就像如果小孩子看到这些只是觉得好玩,那么我则被留下难以忘却的震撼。


        其实宫崎骏的动画都是包含“爱”的,而且大多数能进一步界定为“爱情”,尽管里面相爱的人从来不说一个“爱”字。
        于是我再次得以从宫崎骏的画面中感受温暖,当传承“天空之城”血液的女孩和大地上一个勇敢无畏的男孩在白鸽飞舞中放声地笑,当他们牵着手跑过一难一难的汹涌,当他们裹着同一件风衣在云端眺望,当他们终于站在“天空之城”上手舞足蹈……那时候我觉得浑身都是暖洋洋的。
        那是一种纯湛得让人心碎的感觉,如果你在我们的现实里一天天的为某些东西计算和揣摩,并深深陷入一种心无宁日,那你定会明白。宫崎骏在他宏大而充满张力的世界里,在充满爆炸力和冲击力的画面中,刻下这么细腻和轻柔的感情,真的让我感动。
        宫崎骏又在《天空之城》里探讨人和自然,探讨人的野心,探讨大自然的伟力,探讨善恶。这些乍看似乎都是教育小孩子的东西,可如果你只是用小孩子的眼光来看那必然是这样的。我觉得那更像在叩问你的良心,人的良心需要一生去叩问,叩问你每一举每一动的对与错,叩问你怎样理解我们的世界和人性。宫崎骏就这样在一部“幼稚”的动画片里灌入了磅礴、幽默、欢乐、揪心、难过和沉思。
        如果它不是艺术,那它如何包容这一切?

        我羡慕这种情怀。
        我羡慕宫崎骏和他的吉卜力工作室一步一步地坚持下来,为理想和为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坚持下来,用从商业利润计算上最划不来的方式,打造真正的动画艺术。
        有这种情怀的人,或者是活得艰难的人,却必然是活得自信和快乐的人。因此《天空之城》足以激起任何一个人的畅想,无论老少,无论男女。艺术是否需要来于生活我不知道,但杰出的艺术必然要高于生活。
        我其实想在最开头就提提《天空之城》的音乐,但我却放在最后,支言片语地带过。
        那是宫崎骏“御用”配乐师久石让在动画界最让人铭刻的旋律,那是二十年都足以传唱的旋律,那是足以让你明白我上述所言所叙的旋律。
        不妨听听,然后你便想,不妨看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