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5-07

    [杂文碎字]倾听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77.html

        写一篇BLOG,只是今晚自己漫长计划中的一个。9:00的时候我就打算上来写了,可似乎碰着Blogcn的每日定期维护(每天这个时候都无法打开BLOG)。然后我决定先做另一些事,打一份东西。然后下面的三个小时,也就是说到差不多现在为止我经历了什么呢?我目睹着打印机卡纸直到报废不能动弹,我目睹着刻录机的SCSI设备接触不良让我差点连XP都无法进入,我从满手油墨到匍匐于机箱前大汗淋漓,所以你得清楚一点,我是多么披荆斩棘、历经艰险,才能在这里写上一点字。
        我一直怀疑是否因为在这过程中我对上帝说了声“靠”,上帝整整把我耍了三个小时,让我放假最后一天晚上的计划崩盘。
        我不懂他老人家觉得这其中有多少乐趣。
        
        可我终于还是在这里写了,感谢你对上面那群牢骚的倾听,现在我说“倾听”。
        
        如同我想该怎么写作该怎么读书一般,我也想该怎么听音乐。具体去思考自己是怎么听音乐这个问题的冲动,印象中,是在两个时刻突然涌起。一是某日听Discman突然听到一个于自己而言非常悠久的旋律,它名不见经传,可能除了我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聆听,但我知道小学五年级到现在将近七年里,我一遍遍在听;二是某日QQ上一位网上好友推荐我一个流行音乐MP3网站,又推荐我一首蔡依林的新歌去下载,实话实说,我没下载前就能有所估计,然后听听果然是估得八九不离十,他一个劲地问我怎么样怎么样,我沉默了半天,终于说,就那样吧。
        毋庸置疑我从小对音乐的热爱,如果你明了一个孩子在尚不知CD抓轨为何物,而千方百计地买磁带,用随身听的录音喇叭贴着电脑塑料音箱,把那些让他激动不已的游戏音乐用最低劣的音质录下时的心情。我是被音乐感动着长大的人,我常在想自己一身的性格一身的感性是否也就塑造于此,或者,我现在能在这絮絮叨叨,也因为音乐。
        最先浸淫我的不是流行音乐,是游戏音乐。在那个年代,游戏音乐远没有今天可以称之为艺术,它们单调粗糙,大多只是些初级混音效果。然而我爱上它们,因为它们真诚,它们真诚表现一个游戏的感情,如果你懂那个游戏,那你便懂那个音乐。这一点,《仙剑》的粉丝们自有感触(我可不算)。
        所以,我的倾听,强调“懂”。
        如果你能懂得那些流行音乐想表达的情绪,或者说你能在那些叽哩呱啦中听出它的词汇,并把一切不知所云理成可读性文字,然后明了这些文字并不肤浅,明了如果倾诉爱情不用反复强调一个爱字,如此如此,我想那是首不错的流行歌。
        有人说嗨听流行歌就是图轻松的,搞那么严肃那么累做啥?比如那些旋律什么的,好像不错哦……可如果我把音乐当作艺术的话,我把音乐当作一个朋友的话,我就会认真对待它,认真筛选它,认真反反复复去听它,认真去理解和体悟它。我想这样才不愧一个跟好音乐做朋友的人,而那些肤浅的朋友,我实在没有兴趣。
        我的倾听,听人声,但更听乐器。
        我常常觉得人们走入误区,划分一种叫“纯音乐”的类别。而且“纯音乐”仿佛只是浩瀚音乐世界渺小的一块,听上几首都显得稀罕。
        在我的划分里,乐器,无论真实还是混音电子,才是音乐的全部。人声不过是种特殊的乐器,人的歌词不过是乐器的演绎,而且很多时候还逊色起来。
        我常常听音乐很陶醉,戴着耳塞做作业时手也会不自觉地划起拍子。很多人觉得这不可思议,至少在我们班我只找到一位同好。很多人不理解我们这种表现,就像他们不理解指挥家在指挥时那些多余的摇头晃脑的动作,我想,这些怀疑者大多不会跳舞(虽然我也不会)。
        你是否追逐过小提琴的起转?就是演奏者手起手落的那种节奏?你是否追随过钢琴的舞步?细细碎碎轰轰烈烈又戛然而止?你是否揣测过二胡的缠绵?在那些欲断不断的悠扬中忍不住闭上双眼?你又是否明白琴音筝声的淬练和起伏?是否触摸过大周王庭黄钟大吕的恢弘和幽远?是否,在宗教般的大吟唱里感受磅礴?
        我于是常常这般,我于是常常陷入音乐的浪漫。我去听乐器们最细最细的凝声,去听懂它们所有的感情,便勾勒出演奏者最传神的形象,让我得以想象那些声音迸发瞬间的情景。
        在这里面,人声只是万千之一的渺小。我深爱Enya空灵得让人颤惊的声音,我也深爱大合唱的气势轰鸣,但我仍这么说。
        我还要说,在大多数流行音乐里,人声之外的电子混音效果的作者,才有真正创作音乐的功底。
        倾听,我当然是听旋律的。有些旋律伴着我长大,我知道每个人都会有那么几段这样的旋律,只不过我的更属于我自己而被人鲜知。
        可我也听意境。
        这就是我喜欢New Age的原因,我听中国古乐的原因。领略意境不是件简单的事,就像我至今无法领略贝多芬和莫扎特的意境。但我得说,意境是比旋律更美的东西,那种美不是在你接触的一瞬间,而是在最悠远的时间里。

        所以音乐会让我释然。在我最不理解上帝的时候,不理解他为何要把我最珍贵的一晚上逼到这么险恶的时间上,甚至于要毁掉我下一个白天的时候,我身旁都有音乐相伴。
        我知道上帝总有不眷顾我的时候,我总有失去很多东西而又毫无所获的时候,我总有最孤独,最失落的时候。
        可音乐会陪着我。
        她默默向我念叨,念叨耐心念叨沉静,念叨胸襟,念叨宽怀,念叨在一切烦躁困苦的光阴里跳出华尔兹的舞步。我觉得,这是一辈子的念叨。
        我说我听,我说好吧。
    分享到:

    评论

  • 忘了留名字了~我是FC~
  • 不得不赞成你的绝大多数观点。流行音乐之所以让我失望就是因为这个。但是这篇东西写得太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虽说在同龄人中听音乐的阅历有你多的很少,文字表达得锐利而深沉的更是难觅,但是听旋律听意境的绝对不只你一个。甚至,有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对音乐的这种固执实际上会令你忽略了对流行音乐出彩之处的敏锐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