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5-15

    [笔触]记住“五四”(演讲稿) - [笔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75.html

        这是下礼拜二参加一个“五四”纪念活动所要发表演讲的稿子,发上来随便看看。
        ===========================================================

        这几天,我一直在找一部久仰大名的电影,叫《我的1919》,想必在坐不少人看过。电影以一九一九年代表中国出席战后“巴黎和会”的外交才子顾维钧为主角,讲述中国代表团在“巴黎和会”上面临外交失败,引发八十六年前一场浩大的“五四运动”,最后在顾维钧的坚持下,中国代表团拒签“凡尔赛条约”的故事。
        实话实说,我至今还没有看过这部电影。由陈道明饰演的中国外交官顾维钧作为中国近代外交的一个象征,在当年的“巴黎和会”上作何姿态,有何气魄,仅是凭我个人想象。我只是在网上找到顾维钧晚年回忆录中的一段话,读后凭生感触。
        “汽车缓缓行驶在法国的晨曦中,我觉得一切都是那样黯淡——那天色,那树影,那沉寂的街道。我想,这一天必将被视为一个悲惨的日子,留存于中国历史上。同时,我暗自想象着和会闭幕典礼的盛况,想象着当出席和会的代表们看到为中国全权代表留着的两把座椅上一直空荡无人时,将会怎样地惊异、激动。这对我、对代表团全体、对中国都是一个难忘的日子。中国的缺席必将使和会,使法国外交界,甚至使整个世界为之愕然,即使不是为之震动的话。”

        如果我在这里再一次提到“五四”,第一个涌入你脑海的必然是激昂的人群。你会想象学生、工人乃至商人嘶声竭力,标语、横幅和旗帜浩荡涌动,你可能听到枪声,闻见血腥,然后想,这就是“五四”。我说“五四”不愧于一场伟大的运动,因为它在一个转折的时代中喷涌而起,从这个层面上看,纪念“五四”,更当是纪念那个时代。
        如果那是一个时代的话,如果中国的那个时代涵盖了一场伟大运动的话,那它是否也该涵盖像顾维钧这样的人?顾维钧走在巴黎街头落寞的影子,那个在法国梧桐树下流露一个东方民族性格的影子,是否也当与天安门前学生们激昂的影子一样,该被我们深深记住?
        对于“五四”,我们要记住什么?
        我常觉得一个伟大时代不该缺乏两种人。一种人,当奋进澎湃,当像鲁迅笔下的猛士,当知道前路坎坷,仍不吝头颅与热血;还有一种人,他们的形象鲜为人知,因为他们总是站在历史一页的影下,默默推动着那一页轰然翻过。如果你认为“五四”运动是一场伟大而成功的运动,那你就无可否认在那个成功里,有两张留在“巴黎和会”上属于中国的,空荡的椅子。
        你同样无可否认的是,你也站在一个伟大的时代里。千万不要以为一个伟大时代就是一个完美时代,恰恰相反,正是艰难和坎坷激起人们性格中的不屈不挠,激起他们为这个时代去坚持去拼搏。只不过,一个伟大的时代还有一个可以望见的伟大前途。就像一九一九年,人们得以望见民主共和与无产阶级振兴的曙光一般。
        我们不用怀疑自己的时代,我们只要怀疑自己就够了。我们当想想这个时代是否还缺乏两种人,想想自己离那两种人都有多远,再想想,八十六年前的那些人,为这个国家活着一种怎样的激情,或怎样一种默默无闻的热忱?
        如此,便是我们该从“五四”中所铭记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看了你那天的演讲.怎么说.应该是有所想讲而有没有全讲的感觉.听到有人说你打着官腔.我不甚赞同.这样的演讲虽然不是完全发自肺腑.(起码我认为你还可以更酣畅).但是已是有我很久没有见过的思想者.有时候想得多是成功的.在我看来有时候却是多余的.还是很欣赏你的东西.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