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6-11

    [笔触]《信使》(剧本) - [笔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72.html

    注:这是本周语文作业
    ========================================

    《信使》(剧本)

    小说原著:刘慈欣

    人物简介

    爱因斯坦:
        现代物理学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二十世纪乃至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
        他于1879年出生在德国,17岁进入瑞士“苏黎世联邦工业大学”师范系攻读物理。1901年取得瑞士国籍。1902年被伯尼尔瑞士专利局录用为技术员。他利用业余时间开展科学研究,1905年发表三篇论文并在物理学三大领域同时取得历史性成就,尤其是“狭义相对论”和“光量子论”的提出,推动了物理学理论的革命。
        1915年他发表“广义相对论”,并于1919年得到天文学实验证实。1921年他因在“光电效应”研究上贡献颇大,被授予诺贝尔物理学奖。
        1933年10月他因纳粹德国迫害,移居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并于1940年取得美国国籍。1939年,他获悉铀核裂变及其链式反应的发现,在匈牙利物理学家利奥·西拉德推动下,上书罗斯福总统,建议研制原子弹,以防德国占先。
        然而,在二战结束前夕美国于日本广岛和长崎分别投下原子弹后,他对于自己过去的建议深表悔恨,由此开始呼吁反对核战争。他的后半身全心投入“统一场论”的研究中,终究未能取得突破。另一方面,作为20世纪革命性理论“量子力学”的初期奠基人,他在晚年却站在此理论的对立面,反对“不确定性原理”。
        他于1955年4月18日因主动脉瘤破裂辞世。

    年轻人:
        一个身份奇特的人物,因站在楼下倾听小提琴声而被那位大名鼎鼎的老人所注意。

    第一幕

    人物:爱因斯坦(老人)、年轻人。
    时间:公元1954年,秋天。
    地点:美国,普林斯顿,普林斯顿大学附近居民区的一所朴素的房子(双层)。
    幕起:
        老人最近的心绪很不好,除了拉琴,很少向窗外看。他想用窗帘和音乐把自己同外部世界隔开,但做不到。早年,在大西洋的那一边,当他在狭窄的阁楼上摇着婴儿车,在专利局喧闹的办公室中翻着那些枯燥的专利申请书时,他的思想却是沉浸在另一个美妙的世界,在那个世界中,他以光速奔跑……现在,普林斯顿是一个幽静的小城,早年的超脱却离他而去,外部世界在时时困扰着他。
        临近傍晚,老人轻轻握起小提琴的琴托。

    老人:我说了,上帝从不掷骰子。
    (开始轻轻拉动琴弓,脸上浮现一种满意的微笑)

    旁白:老人每天在这个时候都会拉琴,像雷打不动的规矩,像帮助上帝履行不掷骰子的义务一样。老人拉琴的时候很沉醉,脚步也会跟着圆舞的节奏轻挪慢移。现在他不知不觉来到窗前,窗帘捂得紧紧的却还是露出缝来。老人这时候才发现外面下起了雨,他一边拉着琴,一边像寻觅什么一般从缝中往楼下望去。他果然看见梧桐树下那个年轻的影子。

    老人:这么大的雨……(停下手中的琴)我不拉了,你也快点儿走吧,别淋着。(从楼上望着树下的影子,自言自语)

    旁白:老人几天前才发现楼下这个默默的听众,一个穿着现在很流行的尼龙夹克的年轻人。每当老人在傍晚开始拉琴时,那人总是准时到来,静静地站在普林斯顿渐渐消失的晚霞中,一直到夜里九点左右老人放下琴要休息时,他才慢慢地离去。这人可能是普林斯顿大学的一个学生,也许听过老人的讲课或某次演讲。老人早已厌倦了从国王到家庭主妇的数不清的崇拜者,但楼下这个陌生的知音却给了他一种安慰。 
        现在,年轻人依然一动不动,似乎知道这不是音乐结束的时间。

    老人:唉……
    (放下提琴,迈着不灵便的步子走下楼,穿过雨雾走到年轻人面前。)
    老人:你如果,哦,喜欢听,就到楼上去听吧。
    (未等回答,转身就走回去)

    旁白:年轻人呆呆地站在那儿,双眼望着雨中的夜景,仿佛刚才发生的是一场梦。后来,音乐又在楼上响了起来,他慢慢转过身,恍惚地走进门,走上楼去,好像被那乐声牵着魂一样。楼上老人房间的门半开着,他走了进去。 
        老人面对着窗外的雨夜拉琴,没有回头,但感觉到了年轻人的到来。对于如此迷恋于自己琴声的这个人,老人心中有一丝歉意。他拉得不好,特别是今天这首他最喜欢的莫扎特的回族曲,拉得常常走调。有时,他忘记了一个段落,就用自己的想象来补上。还有那把价格低廉的小提琴,很旧了,音也不准。但年轻人在静静地听着,他们俩很快就沉浸在这不完美但充满想象力的琴声中。 
        转眼,又到九点了。老人停下琴,想起了那个年轻人,抬头见他正向自己鞠躬,然后转身向门口走去。 

    老人:哦,你明天还来听吧。
    年轻人:(站住,没有转身)会的,教授,但明天您有客人。
    (拉开门,又像想起什么似的)
    年轻人:哦对,客人八点十分就会走的,那时我还会来的。
    (老人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向年轻人辞别的背影致意)
    ——幕落

    第二幕

    人物:爱因斯坦(老人)、以色列大使、年轻人。
    时间:前幕的次日傍晚。
    地点:爱因斯坦家中的客厅。
    幕起:第二天的傍晚仍下着雨,不过如年轻人所说,的确有客人来拜访老人,是以色列的大使。作为犹太人,老人对于这个遥远的新生的国家一直尽着自己的一份力量,包括出卖自己的手稿来支援它。现在,大使与老人面对面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两人间的桌上摆着以色列共和国的邀请信。

    老人:这不可能,先生。(苦笑着摇头)您别开玩笑了。
    大使:不不,教授。您是世界上最负盛望的人物,是所有犹太人心目中至高的骄傲,我们认为,凭借您出类拔萃的智慧,担任共和国的总统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老人:大使先生,科学智慧和政治智慧不是一码事。真的,我无论如何不会接受这份邀请,您请回吧。(脸色坚决)
    大使:(面露难色)教授,您再考虑一下,共和国的人民都会感激您的。
    老人:不。(微笑着起身,引着以色列大使也仓促站起来)我决心把一生都奉献给宇宙,实在难以割舍给政治了。
    (老人走近大使,做出握手的姿势。大使遗憾地笑笑,也伸出手。)
    老人:这才是以色列的幸运。(露出狡黠的笑)如果我真当了总统,犹太的兄弟们一百年也不会原谅我的。
    (大使难为情地给老人道歉,辞别,转身准备离去。老人这时候不经意地看见落地大钟上的时间,是八点十分)
    老人:您……(突然想起什么)哦,您来的事情还有人知道吗?
    大使:请放心教授,这是严格保密的,没有任何人知道。
    (老人微微皱眉,思索了一下)
    老人:那么,您来之前就打算八点十分离开吗?
    大使:嗯……不,我想同您谈很长时间的,但既然您柜绝了,我就不想再打扰了,我们都会理解的,教授。
    (大使礼貌地离开了老人的家)

    旁白:老人困惑地回到楼上,但当他拿起小提琴时,就把这困惑忘记了。琴声刚刚响起,年轻人就出现了。 
        老人什么都没说,直到十点钟,两个人的音乐会结束了。

    老人:你明天还来听吧。(想了想)我觉得这很好。
    年轻人:不,明天我还在下面听。
    老人:明天好像还会下雨,这是连阴天。
    年轻人:是的,明天会下雨,但在您拉琴的时候不下;后来还会下一天,您拉琴时也下,我会上来听;雨要一直下到大后天上午十一点才会停。

    旁白:老人笑了,觉得年轻人很幽默,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他突然预感到这未必是幽默。 
        老人的预感是对的。以后的天气精确地证实着年轻人的预言:第二天晚上没雨,他在楼下听琴;第三天外面下雨,他上来听;普林斯顿的雨准确地在第四天的上午十一点停了。
        雨后初晴的这天晚上,年轻人却没有在楼下听琴,他来到老人的房间里,拿着一把小提琴。他没说什么,用双手把琴递给老人。 

    老人:不,不,(摆摆手)我用不着别的琴了,我拉琴的技巧还配不上这些高级的琴。
    年轻人:(微笑)这是借给您的,过一段时间您再还给我。对不起教授,我只能借给您。

    旁白:老人接过琴来,这是一把看上去很普通的小提琴,没有弦!再仔细一看,弦是有的,但是极细,如蛛丝一般。老人不敢把手指按到弦上,那蛛丝似乎一口气就可吹断。他抬头看了看年轻人,后者微笑着向他点点头,于是他轻轻地把手指按到弦上,弦没断,他的手指却感到了那极细的蛛丝所不可能具有的强劲的张力。他把弓放上去,就是放弓时这不经意的一点滑动,那弦便发出了它的声音。这时,老人知道了什么叫天籁之音。
    那是太阳的声音,那是声音的太阳! 
        老人拉起了圆舞曲,立刻把自己溶入了无边的宇宙。他看到光波在太空中行进,慢得像晨风吹动的薄雾;无限宽广的时空薄膜在引力的巨浪中轻柔地波动着,浮在膜上的无数恒星如晶莹的露珠;能量之风浩荡吹过,在时空之膜上激起梦幻般的霓光…… 
        当老人从这神奇的音乐中醒来时,年轻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以后,老人被那把小提琴迷住了,每天都拉琴到深夜。杜卡斯和医生都劝他注意身体,但他们也知道,每当琴声响起时,老人就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生命活力在血管中涌动。 
        年轻人却再也没来。
    ——幕落

    第三幕

    人物:爱因斯坦(老人)、年轻人。
    时间:前幕的二十多天后。
    地点:爱因斯坦的房间里(有床和扶手椅)
    幕起:年轻人走后过了十多天,老人的琴突然拉得少了起来,而且有时又拉起了他原来那把旧提琴。这是因为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忧虑,怕过多的演奏会磨断那蛛丝般的弦。但那把琴所发出的声音的魔力让他无法抗拒,特别是想到年轻人在某一天还会来要回那把琴,他又像开始时那样整夜地拉那把琴了。每天深夜,当他依依不舍地停止演奏时,总要细细地察看琴弦,老眼昏花,他就让杜卡斯找了一个放大镜,而放大镜下的琴弦丝毫没有防损的痕迹,它的表面如宝石一样光滑晶莹,在黑暗中,它还会发出蓝色的荧光。 
        这样,又过了十多天。
        深夜。

    老人:(拿着放大镜,眯起眼睛仔细地打量琴弦)没看错的,嗯,果然是这样。
    (老人抬起头,放下放大镜,把琴轻轻捧起来,望向窗外的夜空若有所思)
    老人:质能转化……不不,不对。(眉头紧锁)弦越拉越粗了,不是c的平方……


    旁白:第二天晚上,当老人刚把弓放到琴弦上时,年轻人突然出现了。 

    老人:(不安地问)你是来要琴的吗?
    (年轻人点点头)
    老人:哦……(有些不好意思)如果你能把它送给我的话……
    年轻人:(打断式拒绝)绝对不行,真对不起教授,绝对不行。我不能在现在留下任何东西。
    老人:(点点头,慢慢踱步沉思了一会,又停下)那么这个,(指着小提琴)不是现在的东西了?
    (年轻人点点头)

    旁白:老人现在明白了更多的事。他想起了年轻人神奇的预测能力,其实很简单,他不是在预测,是在回忆。 
     
    年轻人:(平静)我是信使,我们的时代不想看到您太忧虑,所以派我来。
    老人:(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奇)那么你给我带来什么呢,这把琴吗?
    年轻人:不是的,这把琴只是一个证明,证明我来自未来。
    老人:怎么证明?
    年轻人:在您的时代,人们能够把质量转化为能量:原子弹,还有很快将出现的核聚变炸弹。在我们的时代,已可以把能量转化成质量,您看(指着小提琴的琴弦),它变粗了,所增加的质量是由您拉琴时产生的声波能量转化的。
    (老人困惑地摇摇头)
    年轻人:我知道,这两件事不符合您的理论:-,我不可能逆时间而行;二,按照您的公式,要增加琴弦上已增加的那么多的质量,需要大得多的能量。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又宽宏地笑了)哦,理论是灰色的,(微微叹息)生命之树也是灰色的了。好吧,孩子,你给我带来了什么信息?
    年轻人:两个信息。
    老人:那么第一?
    年轻人:人类有未来。
    (老人宽慰地仰躺到扶手椅上,像每一个了却了人生最后夙愿的老者一样,一种舒适感涌遍了全身)
    老人:孩子,见到你我就应该知道这一点的。
    年轻人:投在日本的两颗原子弹是人类最后两颗用于实战的核弹。本世纪九十年代末,大部分国家签署了禁止核试验和防止核扩散国际公约,又过了五十年,人类的最后一颗核弹被销毁。我是在那二百年后出生的。
    (说着,年轻人拿起了那把他要收回的小提琴)
    年轻人:我该走了,为了听您的音乐,我已耽误了很多行程,我还要去三个时代,见五个人,其中有“统一场论”的创立者,那是距您百年以后的事了。

    旁白:他没说的还有:他在每个时代拜见伟人都选在其不久于人世的时候,这样可把对未来的影响减到最小。

    老人:还有你带来的第二条信息呢?
    (年轻人已拉开房门,转过身)
    年轻人:(面带歉意地微笑)教授,上帝确实掷骰子。

    旁白:老人从窗口看着年轻人来到楼下,已是深夜,街上没什么人。年轻人开始脱下衣服,他也不想带走这个时代的东西。他的紧身内衣在夜色中发着荧光,那显然是他所处的时代的衣服。他没有像老人想像的那样化作一道白光离去,而是沿一条斜线急速向上升去。几秒钟后,他就消失在群星灿烂的夜空之中。他上升的速度很恒定,没有加速过程。很明显,不是他在上升,而是地球在移动,他是绝对静止的,至少在这个时空中是绝对静止的。老人猜测,他可能使自己处于一个绝对时空坐标的原点,他站在时间长河的河岸上,看着时间急流滚滚而过,愿意的话,他可以走到上下游的任何一处。

    (爱因斯坦默默站了一会儿,慢慢地转身,又拿起了他那把旧小提琴)
    ——幕落 全剧终


    附录

        剧本根据中国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创作于1999年的短篇小说《信使》改编。大部分旁白和对话系引用原著,只是适应剧本和演绎要求,在细节处有个人修改和增删。
        这是第一次尝试写剧本格式的内容,可能对旁白的安排过多,但本身也是受小说较强的意境化影响,或者算是个人选材不当。可能科幻舞台剧剧本是相当罕见的东西,因为表演起来在实现科幻细节上会很有难度(应该说是无法实现),但是刘慈欣这篇小说却把科幻渗透在简单的人物对话和简单动作中,只是在最后引入了大场面的科幻奇观(可以用旁白带过)。这篇小说最难得可贵的是,它不强求场面上的宏大,只是静静地思考科学,然后引出所有读者,或者说观剧者在思想上可以领悟的宏大和广袤。
        在此,便以此陋作,向我最钦佩的中国科幻作家刘慈欣先生和仍在天堂默默等待“统一场论”诞生的爱因斯坦教授,致以最崇高敬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为什么不改编刘慈欣更出色的作品呢,比如流浪地球,乡村教师,梦之海等
  • 写的不错啊~~加油...其实,信使这篇文章写的挺好的,不过好像没有多少人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