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6-19

    [杂文碎字]过剩的激情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70.html

        我已经好久没体味过这种周末的滋味了。自从学校周六开始上课后,能在周五晚回家,直到周一早上才离开家的感觉,好像从千里跋涉回到我身边了,爽啊……
        (众人云:五科会考复习你也爽啊……)
        
        同样有一种滋味,我本以为它在开学初那一段阴霾的日子,哦或者说在惨死的中段考后就该消失得干净。这段时间我间间断断了解起一些人、他们的事,和他们的文字,像夏笳,像大角,像今何在;这段时间我看了好几部宫崎峻的动画作品;这段时间我好几次翻开《诗经》,并逐行认真地读起《战国史》;这段时间我在《大众软件》上异常关注游戏从业人员的生活和经历……
        我知道,它们毫无瓜葛。可实际上,它们共同让我这段时间有了过剩的激情,或者说多余的,不该来的激情。

        北大物理学院有个MM叫夏笳,这是中国科幻界乃至奇幻界都知道的事。因为她去年写的一篇《关妖精的瓶子》在科幻世界上发表引起轰动,包括我本人当时看完后欣赏得不得了,结果不出所料摘得“银河奖”,名气一下子按照麦克斯韦方程,呈电磁波态散开……
        身旁N个看了她照片的兄弟在几天前拼命搜罗她的资料,其实蛮大个网络还真是有一巨群人在讨论她。于是我得以看到北大学生对她的采访,才知道原来她是潘海天(网名大角)的Fan……你问潘海天是谁?清华大学建筑系毕业生,游走在科幻和奇幻两界,并都被认定是出色而最富灵性的,我初二就是读他的一篇《永远的三国》才开始明白:原来文章可以这么写的,然后就开始Fan他了……现在网上讲到潘海天就没法不提到《九州》,因为《九州》这部中国奇幻史诗的创作(创作ing)几乎汇集了网上最顶尖的奇幻作家,而这一大票子人中,最富盛名的莫过于“今何在”,如果你听说过《悟空传》和《若星汉天空》。
        这些都是很年轻的作家,却不被称为“80后”,因为他们和80后的创作方式、内容与主题都有根本性不同。老实说,他们的作品所呈现的状态是我无比向往和歆羡的,是我觉得年轻人最该写和最有价值的东西。于是这些天我在网上仔细翻看他们的东西,顺便在当当买了本《若星汉天空》。通过更认真地看,我就更明确他们的水平不是吹的(其中潘海天那是我从未怀疑的),我就想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来呢?

        同时,我在看宫崎峻的动画。昨晚我看完了《龙猫》,然后那个感觉不是五体投地可以形容……因为我已经知道什么叫大师的水平,能把最恢弘与最细腻的感情同时握于手中和心中,能用最认真的态度画好每一张画,能用最年轻的心诠释人与人,人与自然。很久以前,很小的时候我玩心理测试就莫名其妙地发现,几乎所有测试我最适合的职业时,都有“艺术家”一项。那时我真是莫名其妙,我怎么也无法把自己与那个怪异的职业联系在一起,哼哼,我可是要拿诺贝尔奖或者当商业巨头赚大钱的啊……现在我知道其中是什么道理了,可能我一辈子不可能创造什么艺术,但艺术创造对我的吸引已经植根,让我赞叹钦佩,同时踊踊欲试。
        老实说我的愿望很简单,写一篇好小说,做一个好游戏。
        于是这段时间脑子里就胡思乱想,其实一直都在这么胡思乱想,一个人在学校走路的时候就想身边矗立着黑压压的军队,就想自己站在古城墙上俯瞰……我也承认这多少有神经病的症状,不过如果能让我在学校的沉闷生活中因此而添加几份想象力的激情,那又未尝不可呢?
        所以我现在很无奈地上来发泄一下激情,在我五科会考的复习还远没完成的时候,这些过剩的激情真的会有直接威胁,并间接威胁那个可怜的高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这个人还是缺乏耐心、等待心和后退心。
        嗯嗯,我等,也等我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