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7-03

    [笔触]无题 - [笔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66.html

        尉缭很老的时候见到了我。他递上他的书让我看看,他说嬴政下令搜捕我们那么久,我们必非凡辈。我微笑着接过书展开,随手一卷,看了几行,然后停顿下来。
        我望向尉缭。他很欣喜。他期待着我开口,给他毕生的心血一个肯定。
        “战国则以立威抗敌相图,而不能废兵也。”我轻轻地念。
        那时候尉缭一定不会理解我的。因为他虔诚地等待我继续有所评述,而我却不愿再多言。我更希望立刻就坐下,把前尘堆叠如山的记载细细整理。
        始皇帝二十六年后的日子里我一直在寻找一个词。为此我不停地回忆,数百年的人和事,每一张面孔,每一个年轻和苍老的表情。我又记起所有的声响与尘埃。光线在脑海里交替起伏,奔烈激昂,全然没有银河冷峻的光芒。因为,那是一个文明成长的色彩。
        我终于找到那个涵盖整个时代的词汇。我点头朝尉缭致谢,把书还给他。他困惑无比,默然看我,希望看懂我言行所喻。
        “你说得对。”我缓缓坐下,提起笔。
        “战国。”

                                                        ——朗斯里克·陶·阿修德《东文明-战国篇-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