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7-10

    [杂文碎字]Zebra圆珠笔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63.html

        笔开始断墨了,在纸上飞快地划动会偶尔留白,若真正要来做题则必然令人懊恼。
        我已经再没有笔芯可以替换。原本想着最后一支笔芯的墨水可以陪伴我高中生涯最后一个暑假,可它没有……在今天的奥数课上,它高速旋转着从我手指间脱出,以我未能观察到的某种角度与地面进行刚体碰撞,然后,便断墨了。
        它是一支最普通不过的,蓝色外壳却填装黑色笔芯的,日本Zebra斑马牌圆珠笔。我依然认为这是个意外,因为那是原装的笔芯,一块五一支,颜色深、防水,笔芯头一般来说是难以摔坏的。
        可这一次却摔坏了,我在草稿纸上狠狠用笔芯涂划,按照我超过六年修复圆珠笔的经验,这是最可尝试的办法……
        最后我停了下来。握笔的手一瞬间僵住,整个人,从身体到思维,都停在那一瞬间。
        那一瞬间之后,我便坐端正,双手捧笔,把这支蓝色的Zebra圆珠笔轻轻放下,让它安详躺在我面前。

        五年了。
        如果它不是我的一种精神寄托,那么它也是我的挚友。
        我在小学六年级第一次开始使用斑马牌圆珠笔。开始拿起这种笔写字的时机很巧妙,我刚刚在前一学期的期末考中遭到最噩梦的打击,我正在想拼命的努力,好让我在毕业考试升初中的时候能有所挽回。
        我的确在那时候挽回了。虽然我不知道有没有斑马牌圆珠笔顺手的功劳,总之从此,我固执坚决地要使用这种笔。
        上初中的第一天,我拿起一支全新的,笔身的磨砂还未消去的蓝色斑马圆珠笔。我从未料到它要陪伴我那么久,乃至它成为我身边比我任何随身物品都重要的东西……在今天我重新仔细的,一寸一缕地端详它时,我才发现它是如此伤痕累累,所有的字迹和磨砂早已在我转笔的指间刮得光滑和干净。笔前的金属头已经褪尽锌铝合金,尽是铜锈。它甚至在初二的时候被我兴奋中扔进了课室的网罩电风扇中,然后蓝色的笔身被狠狠打上几个凹痕……
        它真的暗淡了。跟文具店里被陈列的它的其他兄弟们相比,它色泽灰暗、肮脏,显得毫无生气,它远远看去就像个佝偻的老人。

        现在我默默看着它。我知道它这一躺下再难有被重新竖起的日子。我从笔袋里取出一支黑色高贵的派克,那是我早准备好替换它的,在我知道会考和高考都不得使用圆珠笔哪怕是黑色的时候。
        我真的难过。无论你觉得对一支圆珠笔写那么多字显得多么恶心和无聊,我仍然要叙说一下我的难过。我本想着它能陪我走完整个中学,它能在高考场上陪我做完定夺前程的那些卷子,我也总是想它会不会是我的幸运笔。
        可实际上我拿着它,常常没有做出让我满意的成绩。我让它在我手中写下那么多字,歪歪扭扭,潦草凌乱;我让它在我手中计算出无数个错误答案,甚至很多时候,还得不到答案……
        它在我手中,没有得到它应有的光荣。
        而我却没有弥补的机会了。那么多年,我到最后它要离开我时才想起弥补。于是我便回忆五年的每一步,我走得或蹒跚或冒进,在自卑和自以为是中,放纵、浪费和浮躁。它就看着这样的我一天天老起来,我甚至想,如果它能有一张口,它该在这时向我倾诉多少的无奈和失望。
        可是你不必说了。我都知道了。在你的离去已经成为定局时,我便开始渐渐明白你了。

        这个晚上我第一次用派克笔写作业。我写得不顺手,一边写便一边怀念你在我手中的感觉。虽然我知道,怀念会有个尽头,它总会在心中停下来,然后被新的念头和想法,新的感情和感觉慢慢湮没。
        当我用派克笔书写畅然的时候,我是否还会想起你,Zebra圆珠笔?我是否还会记得你陪我走过的日子,陪我写过的每一个字?我又是否能记得,我让你失望和老去的,让你失却荣耀的一举一动?
        于是我默默为你念叨悼词,其实,那是念给我自己听的,我知道,那也是你五年来一直的期待:

        克制、坚持、目的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包包对于吃文字的你老笔是个老友.可以理解无法挽回.
  • 好可怜啊。。。。。倒霉的笔
  • 好感动啊。。。。。。可爱的陶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