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8-27

    [转载]江南说他的《缥缈录》 - [转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51.html

        我说了不写BLOG,于是下面大段的字不是我写的,是转载。
        我在读完江南的《缥缈录》后开始对他产生好奇。因为我在他的文字中读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历史的美感。虽然那是架空的历史,但是在读过的那么多现代人写的涉及历史的书中,从来没有哪一本如《缥缈录》般接近我心目中历史的感觉。
        我好奇江南如何愿意写出这种感觉,在这样一个不会有多少人愿意耐心品味历史的社会和时代。我在“九州幻想世界”的论坛上看到无数读者责备江南《缥缈录》发行的单行本经过半年的修改,反而显得退步。因为里面没有阅读的快感,22万字到处是多余,故事情节的容纳是那么少。这些读者在很早之前,已经通过杂志上的连载把《缥缈录》单行本上的故事看完了,甚至《缥缈录Ⅱ》中的故事也看得差不多了。于是他们纷纷给予的指责让我很无奈,作为一个拿到《缥缈录》单行本而第一次开始阅读这个故事的人,我知道里面压根没有可以称作累赘的东西,我知道看不习惯这本修改后的《缥缈录》,真的是读者自己的问题。
        不要跟我强调读者至上,作家就必须适应读者。最伟大的艺术常常诞生在无人欣赏中,继而引领欣赏的潮流。中国幻想文学读者的水平还是有待提高的,因为看了江南下面所写的感想,我就心痛并叹息:难道你们读不懂吗?
        无论如何,我读懂了一个作家所有的落寞和坚持。江南说:“我有一个心愿,就是更多的人能读懂我的呼喊,因此我要它高亢如云,于是很多年以后还会有人去回味这本书,回味在最深的夜里一个人脑海中曾有那么多的火焰喷发。”
        我知道,这也是我的所想。


        江南

        我很多次的想,为什么我要写《九州缥缈录》这样一本小说。 
        私下里我一直难以理清这个思路,首先无疑九州是个很好的项目,它可能为我赚到一笔不算财富但是也不算少的钱,其次九州会为我带来很多心理满足,因为我们已经听见了称赞的呼声,最后九州会为我写作的生涯带来一次光辉的结束,对于这样两重的生活模式,我已经有些厌倦了。 
        那么从道理上说,我已经避免修改狂冲快写,以每天五千字的速度计算,我大概可以在一年内完成这个故事,然后每个月都会有一本《缥缈录》流入市场,按照我们出版的功底和渠道,我的进帐会在两年内出现一个很强的增长,读者们也会很满意我的进度,下一次我进入北大的时候,我一次可以为读者签署12本完全不同的《缥缈录》,从Ⅰ到Ⅻ。 
        但是为什么我不能忍受吕嵩郭勒尔只是一个犀利阴沉的君主呢?而要让他在幼年丧母的苦痛中挣扎,让他在北陆君主的位置上依然无奈的杀死自己最好的朋友,哦,不是,龙格真煌伯鲁哈,那是他的侄子。 
        为什么我还不能忍受吕归尘·阿苏勒只是一个天性善良的孩子,而要让他保护众人的心愿凝聚在背后苍老的血迹上,那是他亲眼看见诃伦帖赤裸的胸膛上刺出来的长枪,在一个钩月如刀的夜晚。 
        又是为什么我无法接受厉长川·沙翰·巢德拉及只是个偏爱世子的老头子,而要给他的南行赋予那么沉重的历史使命,让他在安逸和责任中挣扎,最后他将站在城楼上,看着他心目中天命的君主从遥远的南方带回了铁甲的骑军。 
        为什么拓拔山月…… 
        为什么吕戈·纳戈尔轰加…… 
        为什么阿钦莫图…… 

        我用了长达两年的时间去写《缥缈录》第一卷的故事,然后半年的时间去修改,我必须给自己一个理由,尤其是很多人说它甚至不如第一版的时候。 
        我如何对得起我自己的劳动?我需要一个理由。 
        因为我并非是想写一个故事,我只是想写一个荒乱时代的人心,我只是想让我自己写作生涯的结束能够更加光辉和凝重。毕竟我曾如此的希望去表达自己思维深处的火焰。 
        OK,不要对我说阅读的快感了,也不要对我说故事的连续。我有一个心愿,就是更多的人能读懂我的呼喊,因此我要它高亢如云,于是很多年以后还会有人去回味这本书,回味在最深的夜里一个人脑海中曾有那么多的火焰喷发。 
        吕归尘是不是去过真颜部,这重要么?重要的是他是那么一个善良的脆弱的孩子,直到他挥起了苍云古齿的重剑,他也还依旧。 
        楼苏是不是疯了重要么?重要的是在那荒乱的年代,一个无助的女子在战败后嫁给了她的敌人。 
        龙格凝是不是死了,这又重要么?只要你能够从字里行间看见这个不会说话,却会吹笛的少女。 

        读者们看到了我心里那片草原和战争的荒原,这是最重要的。为什么不能多花一点时间去整理思绪,从头翻开这个故事再读一次呢? 

        谨以这篇晦涩的宣言,纪念我那么多的夜晚。想起那个落雪的屋外唯一的灯,想起那个下雨的楼前飘动的裙脚,想起白色的沙滩还有佛罗里达的棕榈树,想起我们在LA的深夜沉醉而悲痛,想起那个提着灯笼的小孩……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