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8-27

    [笔触]孝(演讲稿) - [笔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49.html

        下周四又要被无奈地推上去演讲,一个省级官员都要来听的会议,一个关于“中华传统美德”的宣传……还有一个就是,我选择了我从来就没想过要讲的“孝”作为主题……本来,我想可以为余杰有所伸张,讲一讲他推崇的“忏悔”,但这个词汇作为主题无论如何都是通不过的(显然,打倒形式化是有限度的)。
        姑且看看吧。

    ================================================================
        一周之前,也就是上周三,在高一军训开始的第一天,我们学校的饭堂经受了自落成以来最大的考验。在坐大多数的同学和老师那天中午为了肚子,一定都亲临了饭堂。你们一定也都见到了,只不过,不知道有没有为之目瞪口呆一下?
        人,对,尽是人。那天中午除了高一二十个班的学生外,饭堂还挤满了几乎翻倍的家长。我记得,自己几乎是摩肩接踵地吃完了饭。十二点四十分时我放好餐具,回过头,等待购买饭卡的家长们几乎已把长队排到我跟前。是的,都是家长。我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从他们身边走过,窥看他们焦急和疲惫的神色。那时候我就想他们的孩子是不是凭着现金饭票正在用餐,然后想,中午快一点了,他们一定都还没有吃过吧?
        那天中午在课室里,有人跟我讲起了她的所见,她说,她想起了孝。

        再难有另一种美德,可如一个“孝”字有早在春秋战国之前的追溯,和凸显我们民族的与众不同。《论语•为政篇》中,孔子多次被人问及孝道。这里面孔子打了个犀利的比喻: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他是说,人们总认为子女能够赡养父母便是孝了,可是犬马一样能有人伺养,若子女心无敬意,这两者又有何区别?
        这样的比喻,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是否仍然掷地金声?
        西方没有“孝道”,西方人的“孝”建立在一种平等关系上。而中国人,认定“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父母是恩者,子女是受恩者,子女应当报恩。我们常常觉得,父母于我们最大的恩惠,是他们的汗水与苦楚铺就了我们的成长。再形象一点地说,从我们降生的一刻开始,父母便为之劳作、赚钱、持家,供给我们学习生活的一切费用,包揽我们生活中的琐屑事务。物质上的恩惠往往最让人记得清,因为它们清晰直白。于是在中国人的身体力行中,孝道的重心往往会集中于子女长大后对父母的丰厚赡养,某种程度上,它们如“礼尚往来”一般合乎逻辑。
        这就是许多人孝的逻辑。
        如果,几十年后孩子为父母购置最豪华的别墅能抹去他们额前的一道皱纹,能褪尽他们满头的苍白;如果几十年后孩子寄给父母最营养的补品,能有如一周前那个中午他们排队时孩子送上饭菜的可口,那么,正如孔子“何以别乎”的反问,孝道与赡养,已无别矣。
        可父母于孩子一生最大的恩惠,是他们的心。你倍受的关怀,你倍尝的温暖,是不是他们的心?你身上的气质,你成长中树立的信念和精神,是不是他们的心?如果这是心,这是爱,如果这世上有人爱着你的话,你的报恩又岂是金钱的万能所能触及?
        所以,请你怀上一颗心,去报答两颗心。请让你对古中国孝道的理解从这颗心上出发,一辈子带着惦记和牵挂,无论年幼青少、壮年而立、垂垂老矣,你当记住父母把心放在你身上的每一段时光。它们应该在你的记忆中有最鲜明的位置,如那个中午饭堂长队中每一张憔悴的脸庞,它们都该在一颗年轻的心中有它们岿然不动的所属。

        如此,你才不辜负一个中国人的身份,你才不辜负你脚下五千年传承的美德,你自然也不会辜负爱你的父母,不会辜负两千多年前,那个老者被记载在《论语》上的叮嘱。
    分享到:

    评论

  •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