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0-29

    [笔触]《其实,我想做个平凡人》 - [笔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47.html

        我跟自己说,你必须要动笔。
        当我在一次作文中发现自己竟然快要忘了基本的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意思时,我才知道我太禁锢自己了。我强迫自己按照套路进行作文,于是我很难受写了一篇又一篇,拿了一个又一个高低不就的分数,然后想不起来自己写了些什么。直到我发现自己,连一个套路都写不下去了。
        我在那一刻无比的恐惧,我感到自己就要失去生命最重要的一种技能。于是我思索该怎么办吧,那时候我刚读完江南的《缥缈录Ⅱ》,我看着那些文字越来越出色,我不知道我在那个年龄的时候还能不能写出一个字。
        于是我决定要动笔,在这个BLOG上写我的“笔触”,对素材进行积累。我这个想法已经酝酿很久了,因为我曾说不再写BLOG。两三个星期来我都没有付诸实践,直到今天下午的语文考试,面对那个叫“平凡与自豪”这种土得不能再土的话题,我突然决定不去理会任何的套路,就写我自己要写的东西。
        我竟然还真的写出来了。
        我对可能得到的分数深表忧虑,我也对自己的笔没
    有完全残废而心存侥幸。我于是反复地跟自己说,好吧,就按照你想表达的东西写,哪怕是作文,那也是给人看的,只要是人,你的笔就要去打动他们。
        于是下午一个小时,我就写了这么一篇文章。


                                              其实,我想做个平凡人
        
        我愿意忘记年少所有的狂想,忘记英雄们的故事。我愿意不曾记得儿时大声地喊我终有一日要站在瑞典皇家学院的诺贝尔领奖台上,不曾记得信誓坦坦地要让比尔·盖茨因我而恐惧颤抖。我甚至愿意放下对历史所有的絮语,不再去揣摩任何一位君王的苍凉。
        其实,我只想做个平凡人。
        我想去西安,带着最卑微的身姿,如千年来在长安城下川流的每一个百姓,沿着那古老城墙巨幕的影子,默默而行。我想去巴黎,轻轻走在香榭丽舍大道的林荫下,如每一个从这些梧桐树下匆匆而过的穷人,抬头看见遥远的凡尔赛宫隐约在天边的暮色里。我想去伦敦,想漫步在泰晤士的河畔,如同当年赤脚裸背的英国工人,在河面洒下自己疲惫的影子。
        也许我没有必要去那么遥远的地方,我只想做个平凡人。于是我拿起小提琴,轻轻架上琴弓,缓缓拉动便流泻莫扎特的调子。我想有个我深爱的人能坐在身旁,与我一起沉醉在琴声中,想象卓绝的乐师在幽暗的街头、昏漠的路灯下为穷人们拉响宫廷的旋律。我希望在钢琴前抬起手,指尖在贝多芬的凝视中一声声滑下。我想揣测这位音乐史上最伟大的人物所有平凡的情怀,有别于那首《命运》的铿镪。
        我只想做个平凡的人,也许几本书便是够了。我应当沉默地坐下,顺手拈来泰戈尔的诗集,掀开罗素的《征服幸福》。我应当轻握一根笔杆,让笔尖掀过书页,划下所有名哲的箴言,有巴金,有林语堂。我或会忽来兴致,在书页的空白写下对宇宙的设问,正如年轻的爱因斯坦坐在瑞士专利局狭窄的木桌上写算他的“狭义相对论”,我也当面朝亿万的星辰,作一番关于终级的探讨。
        噢你说这太复杂了,而我只想做个平凡人。于是我该走进一个园子,像史铁生的地坛,像柏拉图思考的花园。我在那儿不声不吭地坐下来,看日与月沿亘古不变的轨迹各行其是,看春风抚出新芽,看秋风翻动落叶。我终有一天会在眼前的这片自然中若有所悟,那时候我会信然起笔,去写一个酝酿已久的关于生命的故事,直到下一个走进园子的人来读读它。
        我以为,平凡该是这么一个样子。
        谁说不是芸芸的平凡衬照了英雄,谁说不是川流的平凡铺就了繁华?谁说平凡不能谛听天籁,谁说平凡不能体悟真理?谁说平凡不能驻足岁月流转,谁说,平凡就不能谱写一个故事并流传?谁说?
        谁说平凡不足以自豪?
        所以,我想做个平凡的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