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0-29

    [笔触]《瞬间·云》 - [笔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42.html

        我不能真正说清自己为什么要开始这个叫“瞬间”的系列。这个想法也准备了很久,当好几次我在那些无聊得不能再无聊的生活中愕然看见那些猛然超越生活或者只是稍稍超越生活的情景时,我都有冲动要把它们记下来。这些事情现在拼命在脑海里搜罗倒还真能发现不少,那么一周写一个,似乎是件趣事。
        我还想磨练自己的文笔,别人说我总是看着最宏观的事情,不能端详细微。那么便让我忘记什么尘莽莽的兵马,忘记星辰的光芒跨度银河,好的,我只写一个瞬间。
        或者,最实事求是的说法就是,我可以给作文积累素材。
        那就开始吧。

                                                瞬间·云

        我见到的那块云,夹在两座高楼间狭细的天际。阳光从一个侧面在楼房上投下光影,像极了卢浮宫《蒙娜丽莎》的画框在幽黄色的灯光里蒙上立体的层次,唯有那个微笑,平坦卧于纸面岿然不动。
        我的身体在公共汽车里颠簸,空调散发着并不舒服的味道。我漠然在看窗外的车流,耳塞被衔在耳旁默默地响。那个时候我看见了云,我总以为那个瞬间应该有爱尔兰的风笛响彻耳际,我总以为自己应当像个画家从容不迫地支起画板,执着我的笔,手与纸间有个微小的角度。
        事实上那片云扑入我眼帘于公共汽车驰骋的瞬间,左侧的楼房闪过,我的目光便陷入霰雪的圣洁的白色里。我从未见过这样独特的云。所有的云絮像寒冰的凉气流溢着披散开,烘托一个遥不可及如凝固在油画上的建筑。那是城堡,那是神明的高塔,旋转的苍白的石梯绕着锥形的主体盘旋而上,直达塔顶的尖锥,仿佛波塞冬默伫的背影。
        正如我踏上北欧的土地,看到神话里一个恢弘的画面为我而暂停。
        我在那一刻轻轻呼着气,我甚至感觉自己的耳际音乐已经褪去,所剩的,都是遥远的斯堪迪那维亚山脉上滚雪的暴风声。我在那一刻把手按在车窗上,我的身子微微向前,我的眼睛,在那一瞬间里纹丝未动。
        右侧的高楼如巨大的帷幕落下来。
        阳光在楼宇的玻璃上泛泛地闪烁,眼睛被稍稍地刺痛了。我的脊背重新倚靠在车椅上,疲惫得想睡去。窗外车流如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