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13

    [笔触]《瞬间·孩子》 - [笔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40.html

        我改变我的计划决定每两周回一次家。鉴于本人在家中主要从事非课内学习活动,比如在这里写篇小文什么的,总之,我决定降低这一活动的频率……
        于是一般来说,除非我在学校有雅致有时间,否则每两周才有一个“瞬间”

                                               瞬间·孩子

        行人灯在我踏及车道中央安全岛的瞬间变换了颜色,于是我停下来。我听见引导盲人过马路的嗒嗒指示声从小鼓催奏落入华尔兹的井然有序,再侧耳,便是内燃机油气喷薄点燃的一瞬狠狠抬高活塞,如长安城下帝王驭夫的马鞭扬起,落下躁烈的嘶鸣。
        我坦然而立,左手半嵌入短裤的口袋,静静地站着。我看着阳光在尘土飞扬中轻曼而行,尘埃跳着不可见的舞步,又被一个个巨大呼啸的钢铁影子扭曲。我在那个时候挂上一个奇特的微笑,眼睛稍稍眯起。我想象自己是个洞察者,想象上帝在他苍白的纸上勾勒所有的线条,一笔一划,却都已被我辨明清晰。
        可是,好一会儿,我才发现了那个孩子。
        那真是个挺小的孩子,坐在我右眼余光下的婴儿车中。他用力撑起身子,攀着车子的边缘使劲朝外打量。他的母亲责备他,他听不见,只是那么好奇地探出他胖嘟嘟的脸,任凭车流恍恍的影子如鬼魅扫过,在自己漆黑的瞳仁上留下一个世界几道新鲜的痕迹。我笑了,把身子小侧一个角度,让自己可以饶有兴趣地端详这个孩子。我轻轻歪了歪脑袋,笑容愈入一种居高临下的俯瞰之色,我以为与他相较自己算是个老者。
        那个孩子许久没有动,只是用小手攀附小车的边缘,默默地凝视。他真的没有动,阳光照在他稀疏的头发上却仿如乌黑。在那一瞬间所有的光芒悄然褪去,只留下一个如墨的剪影。
        我在第一个瞬间想,他真幸福。他是那么的冷静,因为他尚不明了这个世界将会在他的生命里灌输什么,给他每踏在地上向前的一步都灌注无比的重量。他不必明白关于生命所有的絮絮叨叨,不必理解知识、爱情与怜悯的纠纷。
        然后我的笑容便没了。我眼中所有自负的犀利都纷纷惊慌而走。我的身子在那一刻动了动,我回过头,看见马路与车流依旧,看着斑马线苍白的印迹延伸到对面,然后我看不清尽头。我在张惶中再去看孩子,他还是那样一个姿势,恍如黑格尔伏案抬头的影子。
        我想起史铁生的话,他说有一天,在某一处山洼里,势必会跑上来一个欢蹦的孩子,抱着他的玩具。我想起原来像他那么的一个人,也要把自己比喻成孩子。
        是啊,都是孩子。
        那个孩子的身子突然在一种惯性中躺了下去。她的母亲推起车,在刚刚亮起的耀眼的绿光下,从我身边疾步而过。嗒嗒的声音如《爱国者》里行军的小鼓,让我稍稍踟躇了一下,只是一下,便再没有停顿。
        我走过那段斑马线,如第一次过马路的孩子,我一步步踩着那些苍白的线条,我记得就是这样。
    分享到:

    评论

  • 瞬间的一幕,瞬间的灵感,瞬间的遐想,瞬间的感动。很美,宛如摄影作品,把那一霎那,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