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21

    [笔触]《瞬间·大提琴家》 - [笔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28.html

                                         瞬间·大提琴家

        我的身后仍然是人,他们的气息充盈我每天的生活,他们的谈笑和窃窃私语日复一日地游浮在空气中,在那里面我毫无陌生感,哪怕走到了这个位置,我依然没有回头哪怕一个角度的欲望。
        我却忘不了自己眼前的那些光芒。舞台只亮起照亮观众席前座的灯光,金属椅和曲谱架隐没在我视野不远之处昏黑的影域里,它们默然陈列,泛起暗银色孤独的光泽。我的双脚小小一个错位,它们便在一片暗淡中变幻了另一面的模样。
        我一定没告诉你,大提琴的声音正在它们之间缓缓流淌。
        我有生的记忆中,自己从未站在这样一个位置和这样一个距离。“德国莫扎特交响乐团”的首席大提琴家奥利沃·马斯卡任亚司就坐在我面前的高处,那儿光线有恰如其分的亮度,从他的脸廓和棕色的琴体上,于琴弦的一侧劈下一个影子。
        在走进纪念堂的第一步时,我便听见他试音的声音。我对父亲说你先坐在这,我去前面看看。我知道当时有个东西牵着我,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是个安分的观众,我远远地去看各种的表演,从来没有念头要走近那些舞台上的人们。
        我不懂音乐,我只是听见那些音拉得极准,一下一下如最冷静的流水,没有混乱的涟漪。我一动不动凝神望着大提琴家,看他右手的琴弓起伏优美,看他左手的指心在弦上振颤,跳跃着精确的舞点。他低下头,在左手极快按弦的时候用目光去引导手指的舞步,他在他的琴声中专注无比,让我突然想起巴金写他在巴黎的蒙蒙细雨里在卢梭铜像下轻声徘徊,我知道,那就叫尊敬。
        我静静地这么看着,只是看。然后那一瞬间我开始迷离,我开始睡入一种梦境,我再也听不见任何絮絮的声音,只有大提琴声的美感充盈我的心灵。我在梦境中再往前走了一步,让半个身子陷进舞台的高影,可我知道我走得更近了,我跟自己说,能与你们走得更近,是我一生的荣幸。
        可我不明白。当后来舞台上所有的灯光全部被点亮,当弦乐与管乐的光芒在莫扎特的雕像下交相辉映,当指挥家让他的热情流入所有的乐符,当马斯卡任亚司在蓝色多瑙河中拉出华美让我颤惊的一声时,我仍然不明白那个瞬间。
        为何我的眼角湿了,突然想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