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27

    [笔触]《瞬间·理发师(下)》 - [笔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25.html

                                      瞬间·理发师(下)

        我以为我可以在理发师那理完整个高三疯长的头发。血液在我的大脑里拼了命地流转,头发作为副产物需要三周清理一次。我信任理发师,尽管三七分的头在理完的那会儿会失去端庄的模样,但两周之内保管给长好。
        放寒假的那天我回家,在楼下看到理发师站在门口的玻璃前张贴一张大纸。我的眼镜对付不了我的近视了,因此我只能远远看到一个数字“28”。我好奇再走近了点,才大概看清是说28号后休业云云。理发师要回那个离广州不远的老家过年,这我上次就知道了,于是我开始盘算28号前的哪天来理个发。
        最后我选的是26号,在下午吃晚饭前的一小时里。我知道那会儿的顾客很少,不需要排队。事实上当我准时跑到理发店时,我看到理发师刚刚打发完一个顾客,似乎要离开店子去吃饭了,可他一回头就看见了我。
        我略带歉意地对他笑,他也微微地笑,仍是老动作让我进去躺下洗头。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今天很内敛,他仿佛心事重重,不想说话。于是我开口了,洗完头我坐上椅子就立刻问他,28号回去过年是吗。他说是,说以后就不回来了。
        我一怔。
        我问为什么。他笑一笑,无奈地告诉我这里赚不到钱,店里的投资都收不回来。我说不应该呀,这是小区附近,客源是很稳定的。他说是的,他知道,可还是赚不到钱。
        那一瞬间我张着口却再也说不出话来,我整个人都陷入一种微微的愕然中,任凭理发师给我盖上理发衣,看着他手中的剪刀映下苍白色的光照在我的瞳仁里。那一瞬间我突然很伤心,但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坐着,听沉默中剪刀的声音一下,又一下。
        我知道有一种无力感爬满了我的全身。我总以为自己有能耐,会想办法,我以为就算谋生艰难我仍然可以靠自己的智慧走出一条路。可现在当我真正面临一个最实际的无法盈利的问题时,我提不出任何可行的建议,我所能做的就是陪理发师一起叹气,然后默然。
        在理发的过程中我一直分析这里面问题出在哪,为什么一个理发师从早工作到晚,除了过年之外的节假日没有更多的休息,却还是赚不到那份钱?半个多小时,洗两次头,十块钱……这些东西一直在我脑子打转,我类比,联系,第一次进行我不熟悉的推理,得到了一个结果。
        那个结果我没有说出来,因为我是个消费者。
        然后理发师又跟我说了一件事,说本来他打算五天前就回去的,车票都买好了。车票上写的是03:30,按照他们每次回去的习惯都是下午三点。结果这次他们赶到车站,发现车在早上凌晨三点就开走了。
        我说那怎么办,他说没办法,钱浪费了,排了一天的队买票的时间也浪费了,初二再回去,因为现在票根本买不到了。
        然后我又陷入了沉默,我不知道要说什么,连我的脑海里也不知道该对自己说什么。我只是突然想起江南的散文里,他说“黑夜和寒冷让人明白生存”。这明明是白天,理发店和我身上的衣服都很暖和,可我还是明白了什么。
        我明白这些事于人一生的生活只是很浅很浅几道痕迹,它们还远远提不上坎坷,更够不着残酷。可我知道有些感受只有当一个人真正也落到那个境地才明白的,在高三当我即使努力也换不回成绩哪怕一点的提高时,我就知道自己明白了很多东西。那些东西,对于安常处顺的人都是天方夜谈,所以他们不会在乎。
        现在我在乎了,当我的成绩上不去的时候我就在乎起那些差生的痛苦。我就会尊重他们,永远不会再认为他们的落后是理所当然,永远记得很多人比我拼命得多却无奈地落在后头。
        同时我也懂得什么叫伤心,当一个人处于一种境地而不被人所理解甚至同情时,他就会伤心却不得不去压抑。
        理发师这次理得很快,我不介意。他放下工具后稍稍有些犹豫,但还是小声地说你再去洗洗吧。我站起来说不,就这样可以了,我回去洗。于是他拘谨地笑了,走到账台那写一张收款票。我拿出十块钱,他突然说现在涨价五块了,那一刻我仿佛什么也没听到,仍然把十块递给他——我的身上多一分都没有了。他在那一瞬间像猛然想起什么,连忙跟我说没事没事,把钱收下埋下头。
        我说谢谢你,帮我理了那么多次头发。
        
        我走出理发店时,外面有风。入冬的风比秋风有别样的冷,它们仅仅冷,并不萧瑟,并不卷来一阵怅惘。可我的脚很僵,我步伐踉跄,走了一下就停住,回头。
        我又看见理发店玻璃上的那个大大的“28”,写在苍白的纸上。我知道那个数字之后的日子是中国人一年最快乐的时光,我满眼都将是红色,喜气洋洋。
        于是我狠狠回头大步地走,在风中用手按住我的眼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这里有一个真实的你`也是我喜欢的你``因为在事里有人`而不仅仅是人里有事```
    回复```说:
    在那个高三所谓“瞬间”系列里,这是不多的几篇让我自己满意的,因为当时一股作气而成,文心和文笔都到了。
    2007-10-30 19:3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