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27

    [笔触]《瞬间·理发师(上)》 - [笔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23.html

        今天跟父亲吵架,父亲在饭桌上拍案而起,我没有太大反应,只是盯着他,然后起身离去。那时候我处在一种愤怒之中,这种愤怒可以让我同样把桌子拍翻,也可以让我把自己扯得远远的,扯进一种孤独的思考中。于是我在深夜写了我最长的一篇“瞬间”,还分成上、下两部分,其实是写给父亲和母亲看的。
        写那位理发师是我很早就有的念头,也就是写“上”那部分的念头。但是过了那件事后经历期末考,我似乎对那个“瞬间”的感触不是那么深了,也就是缺乏写的状态。尽管如此我仍然打算在寒假完成这篇“瞬间”,而且也是今晚动笔,却没想到已经是他最后为我理发了。
        写这么长的东西,而且扯了那么长的一段时间,竟然还冠名曰“瞬间”。可我以为我之所以写“瞬间”就是探索和锻炼,探索文笔和思想的深度,探索真情实感。我的所有触动的确是在一个瞬间而起,前面的铺陈都不过是那个瞬间之前的必要交代罢了。我终于读完了巴金的《随想录》,老人的文字很朴实,按理来说一个少年人不该读得津津有味,可我真的喜欢。如果说读史铁生是我在一种庄严的肃穆中听一个人对我缓缓道来,那么读巴金,就是在与一个老人进行最无拘束的谈天说地。
        我手中还有一本只被我翻开第一页的贾平凹的《秦腔》。我仅仅看了一页纸,便让我在这篇“瞬间”中把笔调换成俗气式,虽然我知道一点也不成熟,更比不得《秦腔》的农村文学语言。
        但这就是我想说的,按巴金之语,便是真话。

                                             瞬间·理发师(上)

        说实在的,一开始我并不太喜欢理发师新开的店。虽然它就开在我家的楼下,我在电梯里东张西望半分钟,出了门后溜上几步便可以窜到它的门口。刚开始我宁愿不顾生命危险地横穿那条车流轰鸣的大马路,屁颠屁颠跑到一家理过几次的印象不错的店儿,那有个小伙认识我,理我的头发细心,而且不破那个我们讲好的十块钱价。
        终于那儿钱不好赚了,店门易主了,装饰豪华了,名字气派了,价格飙涨了。
        所以我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进了理发师的新店。我一进去,带着母亲,讲价:小孩理发,只理一下不洗,十块,大人才十五块嘛。我不记得理发师当时的神色或者说了什么,总之他答应了,帮我好好理了,我便成了那儿的常客。

        十块,这还是我告别军区理发店后翻了倍的价儿。从小到大理发,对于我这种要么平头,要么一句“保持发型,理短即可”的人,理一次要这个价那是很了不起了。总之我就是这么看的,理一次发要十块以上的价我就肉痛。我每次都说“只理一下不洗”,意思便是说这理发是三下五除二的事,不花你理发师多少时间,十块够意思了。
        可理发师不这么看,他非逼我理发前躺上去把头发洗一次,而且洗的那个比我平时洗澡都仔细。洗完了,头发湿溜溜的他好操刀,咔嚓咔嚓嗤嗤嗤地一顿后,他说你再去冲一次。我有点晕,我说犯不着这么讲究吧,我差点就要说我只带十块钱多一分没有了,他告诉我理发不是那么随便的事,冲完后他好再给我修修。
        于是理发成了我生活中一件比较耗时的事,特别是我下决心从平头转型回到以前的三七分后,那真的不是电动剃头机嗤嗤进行粗加工就可解决的事。我的理发成了这种模式:洗两次头,半小时以上,十块。无论别人怎么想,我一直都觉得这是不错的服务和优秀的性价比。我知道父母理一次是要十五块的,据说那是大人的价,而我呢未成年,特殊政策嘛。
        因此我有了个想法:十八岁的生日之后,每次理发我也十五块。出这个价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要多花钱,因为我觉得每次理发师花的时间和精力值这个钱。于是我望穿秋水啊,等到了那个没顺利完成倒数的十八岁,又是一周,才等到了那个十八岁的第一次理发。
        那一天是周六,我下午从学校回到家,心里一直就想着今晚去理发得带上十五块。我得承认那天我挺兴奋的,把这事跟爸妈说了,然后就跟爸妈闹翻了。因为他们不理解我脑子在想什么,他们认为我对市场经济没有一个理性的认识,或者认为我对他们赚的钱没有足够的重视,总之就是一个认识上的问题把我激怒了,我告诉他们我理发用我自己的钱不需要你们来教育我,我发了脾气说了难听的话,直到他们出去散步把门用力扣上。
        我准时下去理发,带上了我的十五块钱。我一进理发师的店,看到他略有些尴尬的笑容就意识到了些东西。理发师是个年轻人,头发符合这个年龄和这个职业的色彩,人很白净,看起来老实和真诚。所以他的眼睛里藏不了东西。这次他没让我躺下洗头,而是让我坐在理发椅上由专人给我“洗”,其实那是一种我从小到大都没体验过的服务,要我说可以算是头部按摩。如同麻婆豆腐打发我远胜龙虾和鲍鱼,我对这种按摩实在是消受不起,也没有耐心看着就这么给按摩了快半小时。我终于忍不住说好了吧,可以开始理发了吧,理发师才带着他不自然的笑拿起工具。
        如果你聪明一点你也知道我父母已经来过这了。他们说了什么并不重要,关键是他们来了,透露了我即将做出的行为,让理发师做好准备。那天晚上的理发花去了我一个小时有余,而那一小时里我总是在等着付账的那一刻。终于那个时候来临,我看到理发师动作比我快,他去写一张票在价格那写明一个十块,全然不顾我郑重拿出的十五块。他说就十块,学生有点钱不容易嘛,我说不不应该十五块,我已经成年了。然后我的脸就红到了耳根,因为理发店的人都在笑。我低下头,把钱扔下便快步走了出去,听着笑声在我身后被合上的玻璃门狠狠斩断了。
        
        那天晚上回家后我跟父亲和母亲做了一次谈话。跟父亲的谈话中我仍然很激动,但我的确把我的想法都说了出来,那就是我认为理发师的工作是值这个价格的,他们不容易,过去讲的十块钱那是碍于你们是老顾客的情面,如果我成年了就没有任何理由再享受那个价格。
        我认为我想的没错,我相信自己对人物细微情绪的揣摩能力。从那么多次十块钱的理发中我感受得到的理发师投入的精力,和他每次收钱的一些细微起伏。我不能精确地说出他的情绪和想法,但我设身处地可以体会到一个理发师谋生的艰辛。然而母亲让我这种念头有了动摇,她找我谈话,说了很多话让我确信十块钱对于我是一点不过分的,说那是理发店自己的收费标准,大人十五块那是可以享受比我洗两次头更多的服务,比如那个让我耿耿于怀的“按摩”。
        当我的观点开始动摇时,我就有点懊恼了。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而这十五块给了一次又怎么好不给第二次呢?然而我最终选择坦然,没什么好遮掩的,告诉理发师那天和父母赌气,以后理发一切从简,还是十块。
        三周后我又一次光临理发店,我一进去就跟理发师说了上次的事,叫他不要介意,自己也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他对我笑,仍是让我躺下先洗洗。所有的工序都没有上次的影子,仍像以前一样,我洗好头后坐上椅子,他拿起工具。
        他在这时候突然跟我说:“像你这样的人,长大后应该去当官。”
        我一愣,好一会才明白他想说什么,便笑着问,为什么。他毫无拘束,右手熟练地控住剪刀在我厚厚的头发碎剪,说:“当官的就应该知道老百姓的疾苦,像你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
        虽然他想描述的东西与我的理想相去甚远,虽然那时候我真的非常不好意思,但我心里激起了很大一圈涟漪。我发现他没有忘,对于上次的事一点也没忘。我以为那是一个笑料,我像一个小丑做一些傻乎乎的事情,逗乐了包括他在内的理发店所有人;我以为我错了,那除了好笑没有什么别的。
        他的剪刀转到我的左侧,他继续说:“跟父母赌气那是年轻人都有的,我也是从那个年龄走过来的啊……”于是我们就这么聊开,聊到他的往事,聊到八十年代末期的那些高中生,聊到他和他的同学在高涨的反美情绪下拒学英语而终于与大学无缘。他说在上海学理发的时候,他与技校的同学一起搞了一个反日的网站,那个时候大家都那么有激情,现在都散了。
        聊天贯穿了整个理发的过程,我第一次在理发中有这么愉快的感觉。终于他放下工具,脱去盖在我身上的理发衣,我在镜子前如往常好好打量了一会,戴上眼镜,掏出我的十块钱。
        他接过钱没有说任何话,只是对我笑。我给他报以同样真诚的微笑,大步离开了理发店。

        那个瞬间我知道自己没有错。我知道那次他和理发店所有人一样都在笑,但他把另外的东西埋在了那张笑脸下,为了这份小小的谋生,那些东西已经埋了太久了。
        我知道那十五块钱就这么撞开一扇心扉,深秋的风在我的发间凉嗖嗖地流溢,但我不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哎呀那个说水王的是我呀..原来没登陆啊....老饼换了背景音乐啦..怎么我不会搞
  • 大饼的情操实在高........不过会不会有点闷呢~~~我就看得有点郁闷了然后看到楼下那位说的话心里居然有点同感..........但我的确是觉得大饼是情操高尚!没错没错!MarchHAre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水王..
  • !!!!!对播
  • sky我认识的吗
  • 3块理了18年----sky
  • ER~我这边好像没10元那么贵啊,只要你不是进“豪华”型的话……不过我长头发以后,就不止这点了,上次物色好了一间,进去一问,因为我是长发,实际收费比门口写明的学生价多了5块,汗……——Khaki
  • 加油哦!顺便告诉你一个听歌的好地方,www.TingSky.net,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