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23

    [笔触]《瞬间·我》 - [笔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18.html

        我想写的“瞬间”似乎已经走入一种困境。
        会读的人一看就知道,文章的结构没有变化,怎么引入怎么结尾仿佛都是那个套路……我想到这一点就很懊丧,尽管这也没什么,毕竟我写来就是一种随笔练习不追求什么完美,而且练的主要是细节描写的流畅性,可我的性格和文学的精神让我怀有一种突破的欲望。
        只是突破需要一个够长的创作时间来思考酝酿,需要我精神饱满……于是考试四十五分钟(一模就是这样了-_____-!~)逼出来的东西……
        这个“瞬间”属于上学期,我想写很久了。
        另外说说小约翰·施特劳斯的音乐,他那种主题式圆舞曲非常受用于电影导演,昨天看了《末代皇帝》,里面是《皇帝圆舞曲》,今天看了《放牛班的春天》,里面是《艺术家的生涯圆舞曲》……不要误会,我很喜欢圆舞曲,只是觉得超级切题的说……
    =================================================================================

        那天芬来找我,是关于发展团员的事。
        她请我和祺当一位同学的介绍人,我放下笔犹豫了一下,或者应该叫回忆,回忆一个介绍人是要做些啥,然后我就微笑点头,问:
        “其实我是要做些啥?”
        芬很耐心地告诉我,首先我应该跟被介绍人聊一下相关的事情,你叫做思想交流也可以,比如……她的眼睛轻轻抬上去,又眨了眨。
        我知道那时候我有个很坏的表情,仿佛在等待一个自己也不准备去搞清楚的答案。
        “比如你应该给他先看看团章,”芬低头看我,顿了顿,“你的团员证在吗?上面就有。噢等等还有一张纸,我去拿来。”
        芬于是就转身向自己的位置走去,那段路程我想不超过五米,往返和耽误的总和不超过一分钟。
        我在那一分钟里去翻书包,找寻五年前崭新到我手里的团员证。我扯着皱巴巴的封面把它从书包里拽了出来,这工夫值三十秒。
        团员证墨绿色的封面纸张不错,有厚铜版纸的感觉。我用手去掀它,怜惜地看它被漫长的岁月和我乱七八糟的书包袋折磨得仿佛老头,白色的纸痕如龟裂满布在每一页。我去看中间部分的团章内容,从后往前翻,左手钳着书页。我没注意那一页一页之间都打了结,一不留神,我从临近封底的位置翻到了扉页。
        后来我一直以为那该有十秒钟,可能十秒都没有。我只清楚那一瞬间我看见了自己,很多年前的那个,穿着小学傻气的蓝色礼服,歪歪戴着红领巾,影子印在红色的底上。他一动不动站在扉页的右上角,有点呆滞有点沉默,脑袋微微向左歪。
        这个小家伙,连发型都跟我一模一样。
        我敢担保他在看我。这么多年后当我再次去拍一张身份证相片时,我脱下眼镜,眼前便一片茫然。我不知道该去看谁,因为我谁也看不大清楚,包括照相机。我竭力睁大眼睛又得保持表情,于是我在大头照上是一个个近乎白痴的样子。
        而这小家伙,脸上被不知道什么橙色绿色的东西染花了。他浑然不觉,瞪着大大的眼睛,认真地看我。
        那一刻我陷入整个的沉默,我的目光透过镜片照在多年前自己的脸上。我忍不住伸出手,想把照片上那些脏东西擦去,然后我又觉得这像种抚摸。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的我?我在脑海里追问,没有答案。于是我向回跑,所有的光阴如彩色的大河在我脚下翻腾,我俯身去拾起一些浪花,端详它们,又放下。我甚至快忘记自己曾经拥有这些色彩,它们落在我成长的脚印里,就要被风沙没去。我义无反顾地奔跑,穿过雾气和水汽交织的幕阂,看到了那个小家伙。
        摄影师在给他做一个手势,他端正坐好,小手安静地放上双膝。那个时候他也看见了我,很仓促的一个瞬间,仓促得他还不知道该做个什么表情来迎接未来的自己,摄影师便按下了快门。
        于是我看见一张那么认真看我的脸,眼睛漆黑如墨,没有深邃。我看见一脸褪不尽的稚气,所有的只是几本《十万个为什么》和一本《三国演义》的厚度,没有历史,没有科幻,没有文学,没有电影,更没有贝多芬和柴可夫斯基。那双看我的眼睛,并不在乎他的人生和宇宙,不知道关于爱情的秘密和纠纷,更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以后有个懒散取出自己团员证的人会迎上他的目光。
        于是我恍惚觉得他笑了,其实那种笑一直隐蔽在人生将近十年的光阴中,隐蔽在这个小家伙淡粉色的嘴角。他把那个笑藏得这样深,只是为了让多年后一个有心把它挖掘出来的人去洞察,去明白十年里一个人可以捡到很多东西,也可以丢掉很多。
        而我终于明白,有些东西,人是不能丢的。
        芬走过来,拿着一份表格。我仓促间合上了团员证,惊魂未定地抬起头,迎上芬漂亮的眼睛。我不知道那只是十秒之间的事情,我以为是十年。
        “嗯,就是这张表,你要交给被介绍人,告诉他怎么填,同时介绍人意见这里还得你们来填好。”
        我接过那张表,其实一切我都还熟悉,初中三年都是年级的团总支书记的我还不至于那么健忘。
        于是我说好的,我抬头看着芬微笑而认真地说,好的,交给我。
    分享到:

    评论

  •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文字好细腻吖...我和你差远啦~改版了~有空过来看应该知道我是谁吧我除了说u6539版.其他什么都不会啦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你原来是广东的啊?我一直以为是上海“3 1”政策下的幸福宝宝呢...前些日子打印了几所大学历年录取分数线,广东的分数看着都觉得恐怖...3 X 大综合怎么考啊?嗯,看在我们都是广东人的份上(我祖籍在广东),就不跟你计较了...啊...不过你也把我整郁闷了.....我很像个男生吗.............8年前随母亲工作调动来到了武汉,从此开始了在这个我至今没喜欢上的城市学习生活的日子...也许这里唯一值得留恋的就是武大的风景吧(注意啊不是武大)。结果今天去看樱花,又被强迫买票...我只好掏出初中的学生证逃过一劫...撇到那上面照片的时候突然有种和你《瞬间·我》里类似的感受...那还是刚来武汉那年小学给拍的.....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啊。就像婉约派的词人基本上写不出豪放派的词一样,你觉得能用李清照温庭筠那种软绵绵的思绪去写历史吗?可是去写一个恢弘的故事是俺一个小小的梦想,但是每次下笔后都觉得自己根本无法驾驭整个故事.........如瑟姐姐啊,她的《斛珠夫人》把我打击了...你说同样是人为什么她就能写的那么好呢我哭...也许我注定不能给九州添砖加瓦,只能混到翻译然后推广到国外的份......我知道数学是很经典的东西,我也知道艺术是很经典的东西.......物理...其实离开了课本离开了考试我还是挺喜欢它的但是.....要知道我人生头一回不及格的卷子就是物理卷子.....有心理障碍了,真的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陶陶,你是否应该把这篇东东献给我们的团支部日记呢?理由如下:1、你以发展团员为切入点(或者叫引题吧);2、你把我们可爱的团支书芬芬写进去了;3、你把我的同桌芬芬摆上台了,所以我要复仇;4、你把芬芬写得不错,更加要摆上去;5、最不重要的一个,写得不错;6、最重要的一个,我喜欢……摆呀!——————————————————————————哈哈,不要生气哦,我只是趁你现在在学校某房间大睡,上来玩玩而已,而且我今晚心情好,如果是高考报名的那段倒霉日子,本小姐心情不好,才懒得列举理由呢!说句真的啦,看到你的这篇东西,我明白了为何我的作文总不高分。哼,不写那么多给你了,回自己窝里写。——Khaki
  • 其实我是在高二过渡到高三那个暑假才开始看《缥缈录》的,原因是一个缥缈录大Fan换座位坐在我前头,然后就被拖下水了...当时一直是在看《科幻世界·奇幻版》上的断章残句,直到《九州幻想》创刊。然后就陷进去,拔不出来了...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郭XX真的是学不得啊...初四前写的文章都满朴实的,顶多学学林清玄。可能因为女生都比较喜欢华丽的词句吧?当时看《幻城》把我镇住了,然后开始羡慕然后模仿.....等我发现上贼船的时候已经太迟了...那家伙用语匮乏+滥用成语+为赋新词强说愁实在是...到一种境界了...那本《左手倒影右手年华》真是让人...太自恋了吧...当然,不可否认《荷塘月色》当时也起了点推波助澜作用。直到看到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原来文章可以这样写,文字背后浮动着如此恢弘的意境,却并不能轻易涉足。终于明白自己最初的行为有多么可笑了,然后开始求真务实。那段时间过得叫一个痛苦啊...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看余秋雨只是因为《文化苦旅》,我太挚爱中国灿烂、却又没有多少人珍惜的传统文化了。同感。我的欣赏能力和创作能力之间横着一条完全无法逾越的沟,这就是为什么我至今写不出小说的原因。虽然曾试图通过看《史记》看《三国演义》培养自己驾驭历史的大气,却发现自己根本连一个合格的历史旁观者都算不上...我不是学政治的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我们这里考的是3+小综合...问题是文综里我的政治最糟糕,不得不多看看那些官方言论啊。我们这的特级老师都说,只要答案里有“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和谐”社会,那么这题的分基本上拿到一半了...你是学物理的啊?强人...高一的时候被物理压迫的情境现在想想真是不寒而栗...上高中前我以为数学是最可怕的,上高中后才知道物理是更可怕的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