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4-08

    [笔触]《瞬间·树》 - [笔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515.html

        这无疑是我高三以来最难受的一周,急性肠胃炎+右眼麦粒肿同时爆发,让我青菜豆腐地过了好几天,然后发现自己干什么都是有气无力的……总之很狼狈吧,整个人一下子如绵花,甲状腺激素缺乏……
        于是我请假回了家,否则就不可能在大家埋头做数学卷的时候写完这篇BLOG。我还有一瓶吊针要打,希望打完后一切就恢复如常,包括我的斗志,时间真的不多了。
        
    ==========================================================================

        那棵树什么时候成为我眼界中的风景,它什么时候在我们新校园的食堂旁悄然立起,又什么时候被我捕捉到,在我的记忆中大可忽略不计。
        我只知道第一眼瞥见它的时候便记住了它。它枯秃地立在冬天的寒风里,宛如雕塑般沉默,挺立却不挺拔。我总是与它在相距十来米的位置遥望,那是饭堂到宿舍、饭堂到课室两段路必经的一个点,我在那个点会唐突地把脸朝向它,用一种让身边所有行人都不解的执着去凝望它,看它把枝杈的深灰色刺进苍白的天。
        那棵树必然有隐约的美在吸引我,而且我相信这种美需要距离,于是我从来没有走近它。它站在比它都要矮小的树木旁,身上不带一片叶子,彻底的光秃。那种干净利索的线条即使在立春的时节依然遒劲。它曾在寒冬中给我以苍凉的美感,于是我甚至以为它的外表从来就不该带上叶子,与那些纷纷抽芽的树木相比,它在初春中仍然坚持它的肃穆。
        在患上急性肠胃炎并发烧的周一,我捂着肚子步履艰难地捱到饭堂。那个时候我的眼中除了无力和涣散再没有别的情绪,可我依然在走过那个点的一瞬惦记起它。于是我侧过脸,心想,瞅一瞅就好了。
        我瞅着它,发现那一瞬间它也瞅着我。很久以后我也惑然,周六日仅仅一天多的时间我离开了学校,这里就留下了上帝的足迹?
        无数的叶子带着璀璨的嫩绿爬满了树的全身,没有任何的征兆和预告,连司空见惯抽芽的手续也被省去。这棵被我寄予苍劲和严酷感觉的树就这样站在了春天的最前沿,比我见过的任何一棵都有呼之欲出的生机。
        我瞠目结舌地站在那好久。我说上帝这不合法,然后想了想我说反正法则也是您老定的,最后我发现自己捂着肚子的手一直忘了放下来。
        我以为自己被讽刺了,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在我最难受最狼狈的时候把这样一种如此健康的美呈现在我面前?就像为什么在我最不得不沉默的时候,要把那样的笑声传递到我的耳畔?
        我的脸迅速地黯然下去,我举步想走了。可我心中不解,走了几步就停下来,再去看树。
        其实我想过的,想过这棵树上会长满叶子,它们的色泽和润度都被我粗略地作了勾勒,只是我没有猜中。我没有想到那么枯干如骨的树会长出这样夺目的叶子,它们气势磅礴地盖满了整棵树的骨架,强壮而盛美。我突然想这棵树是否一直在等待这一天,在那么漫长的冬季,在干冷的风呼啸于它的枝间,在第一场春雨姗姗来迟时,它其实只是在等待。于是它在等待中留下的孤影被我想象作苍凉,只是我,大多数人都以为那是丑陋。
        可它真正等的是这一天,所有的绿叶都簇拥在它的怀抱,留给它和我的都是温暖。它并不在乎自己是否曾显得苍凉或枯骨般丑陋,但它的确在那数月的日子里,于我的视线中留下了孤独却坚强的身影,让我突然意识到什么。
        我露出一个笑,像对一个朋友发出最由衷的祝贺。这时候,空气中忽然有了沥沥的响动,春天的雨打在了我的脸上。远处,树和它温暖的叶子开始窸窸窣窣地生长。
        即使还得捂着肚子,我想我该走了。
    分享到:

    评论

  • 你的笔触很细腻,但好像总萦绕着一点点的沉重啊
    回复战旸说:
    呵呵那个时候,就只能写出这样的文章了
    2009-08-26 23:24:21
  • 恩至于书我也没看多少就不说了,身体重要的很,可不能就弄坏了,不是还要去自由的玩耍吗?尽管很幼稚的想法,但是能做到的时候我们也许是两鬓白伐了,很想知道久石让的音乐能在哪下全呢?
  • 刚考完四月调考来你这晃一下~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史铁生出新书了知道吗?好像叫《我的丁一之旅》,报上说是爱情小说...还有《缥缈录3》四月下旬上市,大角《白雀神龟》也快出单行本了....怎么都挤在这个时候出啊,简直就是考验人的意志力嘛.......浙大...我在这个城市的第一个好朋友那天突然说她不跟我一起去北外而决定去考浙大,留我一个人孤军奋战,郁闷中...看来浙大吸引力真是挺大的...对了你身体好点了吗?高三了,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哦~MayAdunwatchover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