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08

    [杂文碎字]生命中可以承受之轻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481.html

        终于获知了那个结果,结果是门都没有,浙大投档线766。
        当母亲大呼气愤地冲进来告诉我时,我正趴在编程书前,我跟她说我不早说没机会了嘛,然后继续看书。父亲随后也走了进来,他跟我说没事,总之以后的路是自己走了。然后这么多天乃至录取结果最终落定前都还要为我不断操心的两个人离开了房间。
        我仍然盯着书,书中的那一节是我四年前初二的时候读过的,讲数组的排序算法,一点不难。只是我什么也看不进,我将脚一蹬,椅子挪后一步。我将手交叉着置于腿间,然后低下头,眉头紧锁。
        我并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于是我闭上眼,试图让眉头舒展。
        
        昨天我偶然地邂逅了安东·布鲁克纳的《“浪漫”交响曲》,我忘不了那音乐中的沉静安详是属于何等的圣洁,那种感觉,就像邂逅了上帝。于是我兴致勃勃上网去找布鲁克纳更加详细的资料,才猛然发现这个人的名字太熟悉了,有一段资料写着“布鲁克纳跟他的学生马勒讲起……”。我扑到床边一手抽出马勒的传记,只一翻便看见了布鲁克纳的独照。
        原来是他,原来是他!这个马勒终生感激的人,这个落魄而晚成的作曲家,这个四十岁才完成第一部交响曲的奥地利人,这个用音乐追随上帝的虔诚者,似乎在他身前身后都没有赢得世界范围内的赞誉。
        这么一个人,临死之前不忘他的《第九交响曲》,竭力试图写完最后的音符,然后抱憾而终。

        那一刻我的确感到了生命之轻。这决然与米兰·昆德拉的表达不同,这并不涉及到灵魂与血肉的纠葛,我只是感到生命于整个世界行进和运转的轻渺,让人无力。我在得知分数后那个困倦却难眠的深夜里恍然明白一切都是惩罚,于是剩下的日子里我试图用知识弥补心中的恐惧,可惜惩罚终是要走到它的尽头,没有所谓的救赎。
        我让《浪漫》重新奏响,我听克伦贝勒指挥着柏林爱乐,然后想再看看布鲁克纳那张拘谨年迈的脸庞。这个人在他含辛茹苦的命运里不卑不亢,他会在音乐里向上帝倾诉他的痛苦,但他从来没有放下自己的生命。
        所以在这么一个信徒的身上我竟然看见一个属于人的骄傲,一个人在上帝前的骄傲:你赐予我的生命轻若鸿毛,我却要承受之如若泰山。
        于是我可以坦然地想,还有什么更糟的,都只是生命中可以承受之轻罢了。所以我跟水果说,现在该做啥做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httpwww.blogcn.comu24338dennis11index.html陈嘉健的BLOG
  • 加油啦老陶~~~~~(呵呵,我想不出别的话说了)
  • 陶陶只要你的笔没停下我就还能感觉着你的思想还在高速转着你的信念还在坚定地走着你的柴老先生不极端的体现还在继续以后也永远别让这一切停下
  • 你以前对我说贫穷或者会强迫穷人的孩子学到更多,那么或者这一次的落魄,会给予你更多我相信你的优秀
  • 一切都是考验,前途把握在自己手里。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