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18

    [杂文碎字]卡列宁与马勒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473.html

        卡列宁是一条狗,而马勒,我不用多说。
        我绝对没有任何侮辱马勒的意思,我曾说我参透不了马勒,但这不代表我对马勒心怀厌恶。我只是想展现一个巧合,卡列宁,这只贯穿《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的狗,和那个我听完《第五》及《第九》两首交响后依然摇头不解的马勒,竟然走到一块儿,让我猛地“哦”了一声。
        卡列宁死在《生命之轻》的书末,死在乡下的田园风光里,那一章节叫做“卡列宁的微笑”。在那一个章节里,作者米兰·昆德拉从他上一章节关于“粪便”和“媚俗”关系的精辟分析中走到一个完全迥然的世界,那里的讽刺是淡然的,媚俗是陌生的,因为那是乡下,是动物的世界,人类的丑恶得以淡褪。这结尾的章节,我看着卡列宁走向死亡,却读得无比深情和感怀。而就在那段阅读之中,我身边,马勒的《第四交响曲》和《五首吕克特歌曲》正响彻房间。
        我第一次听懂了马勒的表达,马勒从河边,从林间,从崇山峻岭中汲取的灵感,都是真的。
        那不是属于人类社会化的情感,不是什么坚强或哀伤的形容,那是自然的,包罗的,清澈的,就像伊甸园的色彩,至少在《第四交响曲》中是这样的。
        然而我不认为自己就理解了马勒,我只是在阅读的那一瞬间懂了,原来马勒的表达是这样的。
        同样我并不认为自己读懂了《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尽管我认为这是我一直想要看到的书,书中的坦诚,书中的论断都走在我的前面,我常常叫绝,但我知道我还想不到那个层次。
        另外一点,在BLOG中要把什么东西分析透彻那是很费力的一件事,我只能三言两语轻描淡写记下自己经历的感受,更多的思考还要留在心里去玩味。
        我把本文归于“杂文碎字”是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试图谈论什么。反正我放下书去跑步的时候突然感到,生命中有这么多未知的美丽,活着还真是幸福。
    分享到:

    评论

  • 包包我也尝试过看这本书妈妈疑惑地望着我你懂么我看到她眼神里的欲言又止摇摇头.她顺理成章地跟我解释.呵呵.按照我妈的说法这本书不是我们的小脑袋瓜能u60F3u660E白的需要一定的生活经历才能诠释.那么什么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我问.简单点说就是无法承受人生的责任寻找解脱和自由这没有责任的自由同时产生空虚和不被他人需要感因而再度被责任撕扯回大地.不过这只是一种诠释妈妈附道.不晓得我这么说你会不会明一点我们只能这么理解着先.嘿嘿.
  • 那本书我也买了很久了,只是父亲说我看了不会懂得太多,所以就放在了一边,想多看点其他的再看吧现在看来还是要看,大不了慢慢多看几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