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01

    [杂文碎字]回来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471.html

        我在七月的最后一天从老家回来,然后正式开始我的八月,大学前的最后一个月。
        这次回湖南老家乃至到回到广州的那一刻,感觉都是很特别的。我以一个与过去截然不同的面貌去见家乡的人们,虽然我跟随着父母仍然是像一个孩子,但那种独立的欲望在心中愈燃愈烈,让我一次次设想将来再次踏上乡土,自己究竟希望自己换成了哪般模样。每次回湖南,我基本都是从岳阳到衡阳,从爷爷那到外公那,偶尔会回到生我的长沙,那个这次没时间去,也太久太久没去的地方。一路上我坐了三趟火车,第一趟补票用BT的价格坐了软卧,第二趟买不到坐票只好坐了餐车,第三趟有幸在这个季节坐了无空调的硬卧慢车……
        在回家的那一段途上,我大汗淋漓地看书,然后大汗淋漓地睡觉,耳旁响着巴赫的钢琴。也正是在那一途上我想起很多事。我在火车的摇晃中睡得迷迷糊糊,脑子却在古尔德的琴声中闲庭信步。我偶尔会把身边的书抽起来盖住肚子,醒后才发现那是《苏菲的世界》。
        
        当我回到家迫不及待拆开录取通知书时,我就会想起在家乡的旅途中父亲一次又一次跟别人谈起我的高考成绩。父亲会说就差几分进浙大了,没想到今年浙大分数线提高了XX,所以浪费了很多分数上了华工云云……这些话我一遍又一遍地听,然后一遍又一遍想是啊是啊,去不了浙大。再然后我心中就怒吼道靠你竟然还在纠缠这种情绪,于是我就说不出话来,就发呆,无论是在酒席间还是在山水面前。
        有一种怅惘终究是难以回避的。回来后我去看PQ的BLOG,他的情绪历历在目,有人不喜欢他的发泄,但是我看得出他在BLOG上的所写已经是他对自己心底感受的一种修饰了,在现实中一个人的承受总是要多得多。PQ说要杀回复旦,他的BLOG中无处不是这种怒气和决心,而我呢却显得庸碌得多,因为当我拿到华工的通知书时我其实就感激华工了,感激它给了我一个学习的机会。所以怅惘终究只是怅惘,我一点也不再感觉进华工我浪费了什么分数,我知道在那里真正的高手数不胜数,我必然能学会很多东西。
        所以在火车上,在睡梦中我就发现,四年后杀到哪里我并不在乎,让我在乎的是我的能力可以学到哪里,我的理想可以实现几分。

        这次家乡之旅未必不可称之为一次哲学思考之旅。我重读《你一生的故事》(特德·蒋)与《苏菲的世界》,同时顺便看了特德·蒋另一个短篇著作《巴比伦塔》,非常喜欢。重读一次,用三个小时逐字思考地看完《你一生的故事》才发现这篇2001年星云奖的作品实在是无比的美妙。令我惊服的小说技巧和作者对“目的论”充满意味地展示(很多深一层次的作者的意图是现在才发现的),都在这么一次重读中更加清晰无比,这可能不是我读过的最伟大的科幻小说,但这绝对是最神奇的一篇。而后在《苏菲的世界》重读中才发现,早先我认为的亚里士多德最早提出“目的论”的想法是错误的,亚里士多德只是用因果论思考世界时提出了“目的因”这种说法,真正的“目的论”与之相去甚远。我不知道特德·蒋对于“目的论”的认识来于何处,我在他的小说中若有所悟,却也觉得其中有难以掩盖的破绽……哲学的思考是一言难尽的,只希望将来能有机会接触现代“目的论”的著作。
        在衡阳我见到了我那个聪明又漂亮的表妹,初见时我总有一种无奈感,她即将进入初三,我却仍然只能与她有很浅的话题,只能像小时候一样陪她玩电脑游戏。然而在我离开衡阳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大人们沿着湘江散步,我和表妹紧随其后。她突然跟我讲起前一晚看到的一个天文科普节目,我和她于是就着天地四方开始一问一答,从星辰到太阳到绝对零度……我看着一个小女孩的好奇心就这么膨胀起来,再想起当年我面对书籍仿佛聆听解答,就突然感到一种属于人类的生生不息。
        其实这就是《苏菲的世界》想告诉每个孩子与大人的,真理远在未名之处,我们的脚步却从未停歇。

        我在回家的火车上发一条短信问DD:开始上课了吗?答案如我所料。
        现在我去看他的BLOG,想起这个同时他应该在讲台上,或者在办公桌前改卷,想到他已经开始属于另一个班级了。我没有陪他一起去凤凰,去张家界,没有看着他摄下那些美丽的相片,有客观的原因,也有主观的。我常常惦念起他心中的痛苦:在与他第一个毕业班说再见后,那么短的时间又要重新拾起第二个毕业班;握着过去朋友的手,手还是暖的,却不得不全心去拥抱新的朋友——这都是一种折磨。
        他已经开始走进新的奋斗了,我们还在假期中或蹉跎或享受。七月最后的那段日子我跟他的话又开始少起来,有客观的原因,同样也有主观的。我多么希望我以及其他的学生不再成为他心中的纠缠,不再影响他继续充满斗志地走下去,而只是留存于淡淡的记忆中。是的我希望前进,希望人生不断地往前走,无论是对于自己还是别人。
        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这是六年前的初一,他写在我第一篇周记后的劝谕。

        每个人的BLOG都在更新,老婆婆的,王王的,水果的……我却还删了《咸阳往事》的那一篇,因为在旅途中我偶尔构思小说的时候,我就想在作品不成熟的情况下发布无疑是草率的,我的写作需要的是沉着和坚持,估计现在正修改《缥缈录Ⅲ》的江南同学也这么想。我也告诫自己要尽量避免使用QQ聊天了,因为时间太宝贵了,每个人都开始渐渐走进自己的新生活了,这个八月,是必须把握的。
        在旅途中我读完了一个MM相赠的《磨坊文札》,法国作家都德的小说集,关于普罗旺斯的传诵与记叙。都德的笔法是干净的法国式口语,浪漫可人,读起来常常或感动或伤心或甜美,而无论是哪一种感觉,都是纯粹的。这的确是一本闲静的小集子,读完后却让我有干活的冲劲,也许我终究不是个习惯休息的人,精神饱满后自然要寻求行动。

        回到广州,我想起的、看到的东西太多,只有付诸这么一篇混乱的文字,聊以简述。
    分享到:

    评论

  • 我只想说。。。铁甲依然在!
  • 不过说真的,能把自己毫无保留地扔进山水中,那样的人只有野人和隐士了。旅游就是带着乱七八糟的想法去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然后有目的地闲逛~。JF~~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天啊你坐火车的经历比我惨多了,竟然要坐餐车!你怎么有闲心在车上想那么多事情呢?都不担心行李会被偷走……拜托了你那个华工已经很好了,起码还有那么多同班同学一起去,我才惨啊认识的都没几个和我同一间,大学肯定很寂寞了。。
  • 话少了,不等于疏远。只是有些话说了不如不说。你已经很了解我了,我很满足了。不管我们的心是否停留,脚总是要往前走的。
  • 放射线似的浏览省实同仁的spaces,看到了你的名字,于是上来看看高中的时候我就听说过很出色的你了~~~~现在你进了华工,不知道你去了哪个专业?~~~~对你的坦然道出,不知怎么,我觉得有点欣慰。浙大......华工......在华工读了一年了,心底里早已只剩下华工,渐渐的感觉到,华工,其实也没有以前想象得那么不好(我觉得省实去华工的人少,学校的负面宣传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教师的素质都挺好的(至少教我的是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学到最后,能不能出成果,还是得看自己另外,如你所愿,华工的强人挺多的,让在省实待了6年的我(见证了第一届省班的强势)都打开眼界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有机会的话,国庆后的校友会上再见吧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