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04

    [倾听]拉威尔 - [倾听]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467.html

        昨晚与常常关于器乐声有没有“气息”的问题发生了一段小小争论后,我听了法国著名印象派作曲家莫里斯·拉威尔(Maurice Ravel,1875-1937)的管弦乐作品全集,皮埃尔·布列兹指挥柏林爱乐。
        早在初中的时候,我们的音乐老师眉飞色舞给我们讲述拉威尔《波莱罗舞曲》的音乐意图,然后大屏幕播放皮埃尔·布列兹指挥柏林爱乐的现场演奏。我记得那时候的音乐课我总是睡眠充足,唯有这《波莱罗舞曲》未曾被睡眠掩埋,那个时候对古典音乐一窍不通的我已经明显感受到一种神秘的印象派魅力。
        于是这可以解释,在拉威尔的《圆舞曲》奏入高潮时,我突然感到欣喜若狂。
        
        拉威尔的管弦运用之华丽是我前所未闻的。马勒的交响被王蒙称之为陌生的华丽,里夏德·施特劳斯也是显赫的华丽管弦之王,而在前两者的作品有所涉猎后,拉威尔的管弦氛围对于我仍是一种梦幻般超尘拔俗的鲜艳色彩。拉威尔的作品有受到当时风靡欧洲的小约翰·施特劳斯圆舞曲的影响痕迹,但是在作品的结构与深度上都是施特劳斯家族作品无法比拟的。我在一种表面的绚烂中听出一种深邃感,法国人的浪漫和戏谑式哲学思考仿佛同时融进金属管乐的声音中。《圆舞曲》的高潮,舞步拖曳着恢宏的气势卷起巨大的旋风,我不得不说在拉威尔的音乐中我得到了莫大满足。
        我在《古风小步舞曲》中听出巴赫音韵的影子,在《死公主的孔雀之舞》听出东方式的幽思,拉威尔音乐的广度尚未被我摸清。我只能兴奋地写下这篇短短的评说,只因又邂逅一名伟大音乐家。我对印象派终于有了一个最初步的见识,说不定在遥远的将来可以助我理解毕加索的意图。
        马勒在后半生放弃为它的作品再撰写音乐解释,因为器乐的气息总要超越任何字面。
        这也是我执着的理解。

    拉威尔·《死公主的孔雀之舞》
    下载:::URL::http://mm.blogcn.com/musicdata/2006/8/4/sgzxy,200684124159109.wma
    分享到:

    评论

  • 似乎觉得自己在这个年龄听古典音乐还听不出个所以然来~JF~
  • 请问你是如何踏入古典的门槛呢?我指不是一般知识上的入门,是指获得一种个人对音乐的感受和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