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29

    [银屏]黑泽明的神奇 - [银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444.html

        一套包含黑泽明八部经典(11DVD)的合集自我在当当以超低价买回后(好像4、50块),摆在那封尘也是好几个月的事了。在看黑泽明之前,我基本是日本电影的白痴,除了完整看过《日本沉没》外,似乎从来就没看完过一部日本电影(倒是久石让为北野武做的电影音乐听了不少)。
        然而日本电影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却早早从道听途说中建立。看影评时经常看到中国新锐导演的作品中哪里哪里是借鉴日本某某片子的手法,哪部哪部不错的片子与一部日本老片异曲同工之云,我惊讶和疑惑地发现,日本电影似乎是许多中国导演的教材,是榜样和创作之源。从民族感情上来说,我很难接受中国人这么依赖性的学习,但回头想想,我对三国历史了解的动力最初不也是KOEI公司一个《三国志Ⅴ》,我欣赏古典音乐的过渡不也是久石让的日式情怀?
        艺术上的东西你不能不服气,黑泽明在世界影坛上的地位是中国任何一个导演望尘莫及的,他必然有他的深刻所在。因此那一大套DVD我长久不敢去看,我怕太费脑筋,直到开学日近,我觉得我该认真地看电影了,正如我该认真地读书。

        我想感叹一下黑泽明的“神奇”时,我只看完了他两部片子:《罗生门》、《生之欲》,他的《七武士》以及关于日本战国的片子还没有涉猎。
        电影都是黑白的,粗糙的。“黑白”与“粗糙”是形容那个年代的器材技术限制,电影中运用的都是最原始和简单的拍摄手段,没有任何的电脑性技术,连拍摄仪器的高度都有很大束缚(现在随便可用的那种高架摄影旋转镜头,当时是根本拍不出来的),声音效果也是非常低劣(想想我用DTS5.1系统来看这种老片,越想越汗)。
        而在这一切之外,黑泽明手中的电影是一种登峰造极的精致,节奏、镜头切换、人物表演、意境、情节、思想内核等等与技术无关的东西,都是可以征服人的。由于技术的限制,黑泽明经常选择一种扬长避短的叙述手法:人物讲述带出场景(对比起来,《英雄》显得拙劣了)。《罗生门》中四次对同一案件的不同讲述,《生之欲》中边渡的同事议论边渡生前的故事,都是如此。这种手法现在看来是非常简单古板的,与《疯狂的石头》中那种镜头联想式切换(当然这其实是外国导演创造的手法)是完全没得比的,但细细推敲可以感受到,在那个时代黑泽明为讲述他心中的电影尽了最大的努力,他用一种现在看来最经典的方式把一部电影叙述得丰满无比。《罗生门》探讨人性的话题过于阴暗沉重在这里避而不谈,倒是《生之欲》这种十分平凡平淡的故事却被讲述出那么能打动人的效果,给我叙述的欲望。
        一个在政府部门工作了三十年的老官员边渡,得知自己患胃癌只有半年生命。他开始对自己生活的意义感到迷惑,不知道自己这三十年来,在那个效率低下庸庸碌碌的政府机关里究竟做了些什么?他觉得自己就像木乃伊般地过日子,无比的彷徨,后来终于醒悟自己还能做事,于是开始用最大的热诚对待自己的工作,竭力解决市民的难题,终于在死前把一件被各部门当皮球踢来踢去的“小公园建设”项目完成了。
        这个情节介绍下来是很闷的,根本不会有让人去看的欲望。黑泽明的神奇也就在这里,因为这部电影是让人为主角而感到可笑的,也是让人为主角而感到可敬可爱的。主角的表演让你无法置之度外去看一个日本平凡人的故事,里面探讨的问题是可能发生在每个人身上的,你会不由自主地同主角一起迷惑,一起反省,一起获得领悟,从而一起感动。在边渡死前的那一个雪夜,边渡一个人在他苦苦奔波后建好的小公园里荡秋千时,那种场景的唯美让人根本忘记这是一部技术粗糙的作品,电影录制时那种嘶哑模糊的声音(边渡唱的歌)恰恰成为那时最让人怅然泪下的呜咽之音,这时候我就愈发感到一种时间难以抹去的经典与神奇。
        还有太多东西等我发掘,黑泽明每一部电影的命题都是值得长久地思考的。《罗生门》后我一直不敢对那个“人性充满欺骗”的探讨有正面回应,因为那无疑是每个人的痛处,虽然黑泽明最终让恐怖的雨停下来,让农夫抱着新生的婴儿走向晴天的灿烂。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