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9-23

    [杂文碎字]随便写写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427.html

        我发现几乎每个人的BLOG上都开始有关于大学新生活的记载,而我这里空空荡荡,以至于给我自己的感觉就是这个BLOG似乎属于上个世纪的了。
        其实我也很想写一些东西,写什么,写多长,当我在华工一个人走的时候,抬头去看于我异常亲切的天空时,都在心底反复地争论过。可是回到家才发现我什么也写不了,因为当我提着小提琴,垮着两个包捱过两个小时的车程(包括等车)踏进家门,我可以当即倒床大睡……而我仍然迫不及待地翻一周未阅的杂志和报纸,上网做各种琐碎可能也无关紧要的事,眼皮打架之际要强迫自己拿起小提琴,好让第二天一大早拉出的声音不会太难听。于是到了第二天,我早早起来并于学琴的两个小时内耗散大部分精力,我疲惫地吃完午饭睡上一觉,终于精神抖擞,这时候,也正是我不得不重新垮包、提琴,然后两小时的车程……
        所以我每周在家的不到24个小时,我会深深地体会到大学的悠哉。

        我去九州的论坛上看到江南同学的帖子,说《豹魂》反复尝试而终究写不下去,得停一下,充分表现了一个年轻而出色的作家才思枯竭的窘况。我看到这个消息时真是幸灾乐祸(我对我最喜欢的小说的作者因为无法按时完成这个小说而幸灾乐祸),我说你这种景况我早早体验了不下上百次了,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可没事,俺理解你,俺比任何一个只关心你身体健康的读者都理解你!!握手吧?(嫌我手脏?)
        每次想到这里时我的确大笑,不过不是一种开玩笑的笑,而是真正的快乐(你看这人是不是有病)。这些时候我才感到我与作家们有多大的共鸣。我在图书馆看奥地利的茨威格(代表作《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和卡夫卡(代表作《变形记》)的作品时,总是觉得可以那么直接地碰触到他们感性无比的心,理解他们那些古怪和抽象的情绪。于是当我开始认真地读韩少功的《马桥词典》,我才发现这本书的精彩和韩少功心灵的精彩远在我想象之外,但又完全被我的欣赏所全部包容。
        临近睡觉我无法写多,只能让你去尽量地理解在刚刚走进一个计算机专业的世界里,像这样的快乐真的很难得了。

    PS:以这支旋律,送给所有在远方读书而感到孤独的我的朋友们

    ::URL::http://music.163888.net/openmusic.aspx?id=4749484
    分享到:

    评论

  • “PS:你是不是在被一个心理变态的上司压迫中?-_-!”东东像吗?这种不可能的假设还算推理吗……-“这要看一个人愿不愿意承受这样的恩赐,还是选择无知的快乐。”Matrix对这个问题的解释很经典的……至于我,不停的在变,有时真的想“我受够了,哪怕醉生梦死下去,也不要为了真相和本质不停的折磨自己”有时又觉得“如果糊里糊涂一生,根本不算活过……”人本来就是神性和魔性的矛盾体嘛……
  • 大饼在某天从图书馆出来后对俺说:“我今早在看计算机的书,竟然睡了两次!”我大笑不语,只间蓝蓝的天空下有只乌鸦飞过……
  • “我在图书馆看奥地利的茨威格(代表作《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和卡夫卡(代表作《变形记》)的作品时,总是觉得可以那么直接地碰触到他们感性无比的心,理解他们那些古怪和抽象的情绪。”私以为感性不是什么好事,茨威格的自杀,M·普鲁斯特的病弱……敏感的心给他们的除了敏锐的观察和流水般的文笔以外,还有更多的伤害。如果周围的人际环境很好,倒没什么,如果遇到一个心理变态的上司压迫,会很大问题的……
  • 有时候孤单一人也是一种潇洒大片大片只属于自己的空间思考无极限所以我从来我拒绝孤单我发现在孤单中人通常会更理性...
  • 听说你在华工经常自己一个人出入啊!这么孤独吗?
  • 要是钢琴能像小提琴一样一只手就能提起来,该有多好......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你从江大身上感受到的快乐我现在也在体会中,只是快乐的有点无奈......不过倒想到一个办法,先零零碎碎写一些突然有灵感的片断搁着,过一段时间再看,串起来就OK了。实践证明还是很有用的,前传已经被我这样写出来了。这样看来,寒假前把《翼》(就是我星际小说)的前几章磨出来应该不成问题,嗯,再次回到手写小说的年代......T_TPS:能每周回家,我觉得才是最幸福的事情......
  • 可以读自己最喜欢的专业是最幸福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