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01

    [笔触]《大学词典·编者序》 - [笔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425.html

                                        编者序

        把“词典”上升为一种无与伦比的文学体裁,是韩少功给我的震撼。
        从阅读上来讲,“词典”可以在你生活中最不适合阅读的时间中把庞大的信息量一点点彻底分解。我读《马桥词典》,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大汗淋漓回到宿舍后想好好喘口气的时间,我会泡茶,削苹果,剪指甲,咬着牛奶吸管或者随便来个交响曲手舞足蹈一下。这些琐碎的生活片段于一个人而言无足轻重,却全由于我盯着一本书而在记忆中显得生机勃勃。在那种心情下,人是不会有耐心去搜索自己上次留下的书签或折角,然后沿着页码按部就班地翻下去。如同你查新华字典不会从“啊”一页页地翻到你想看的“哦”,我翻开《马桥词典》的第一页,就是书中的任意第n页。
        从创作上来讲,写一本“词典”的工作量同样会分解在生活中局促的时光里。但这种说法在《马桥词典》身上可能并不正确,因为韩少功笔下的词条解释是那么的错综交杂,一个词牵涉到另一个词的底蕴,它们在读者支离破碎地翻阅中如同跃迁似的散落在一个庞大的空间里,然后在你思想的维度中保持着神奇的聚合。我想知道韩少功编写这本他说属于他自己的字典,究竟为了思考语言、民族、文化、运命、人性与生灵而呕沥了多少心血。
        我很疑惑,当韩少功回到当年下乡插队的马桥,当他重新去拾起年轻时生命的片段,他在那个乡村闭塞的地方是用一个怎样的思维去洞察人间,他的脑海里有一个怎样的力量在驾驭他的词典,让他在微贱的人群和湮没的往事里,通过马桥的语言勾勒出整整一个民族的性格。
        而至于我,我在文学面前越来越明白一个年轻人的浅薄,所以我不可能会有那种野心。我所有的,在开学这几周下来沉淀的一种欲望,似乎只是一种纯粹的记录,没有关联和深刻性的记叙。韩少功是史铁生的哥们,我发现这哥俩都是文学上的野心家,他们在短小精悍与漫长叙述中同时展现一种强大的力量。有一幕景象由我自己演绎也由我自己记忆:我读《马桥词典》中“黄皮”(一条狗的名字)仅仅一页余的解释而摇头叫绝,在全书用两周终于翻毕时又是那么淡定从容地把书放回书架默然无语。我常觉得这在时空上并不一致的景象在脑海里却恰如其分地拼接成《马桥词典》在我心中掀起的波澜。
        于是像韩少功写他的词典来记录马桥的众生与往事,我写一本仅仅属于自己的《大学词典》,来纪念远在时光彼岸的大学四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周国平吗?不错的作家(这样的语气会不会有点那个,呵呵),他的文章引起了我对尼采的好奇。
  • 哇~我也来寒一下先~总觉得自己看书习惯有点奇怪看《围城》只看了前20页~看《简爱》剩下20页没看完。。难道是不想深陷情节或者害怕结局??。。晕。。最近在看周国平的《岁月与性情》~希望不会这样。。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J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