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12

    [笔触]《大学词典·想念》 - [笔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420.html

                                         想念

        我是个容易沉迷的人,很多事都是,第一次接触时充满激情,全身心投入,其他什么事都不太舍得做了。而在这个过程中,我离一种极端一步步靠近,直到我想吐,直到我发现做事和做人是不能这样的。
        比如过去写我的小说,比如假期拉小提琴,也比如现在的工作和学习。
        
        校运会那天我没有回去。我上了一上午的党课,然后去图书馆翻本杂志,中午回到宿舍,打开笔记本,Coding。除去拉琴、吃饭和小憩的所有时间,那天我从中午写程序到晚上十点多。我把一个艰巨的任务赌在这个我开学来唯一一个可以自由支配的周末上:完成实数系的一元五次方程通用求解器。
        我合上笔记本时颇有些兴奋,用双手扣住脑后带着歆享的表情仰起头。那时候宿舍里我孤身一人,日光灯被早早地关掉,只有一盏台灯默默在亮。兴奋感和成就感像潮水般涌上全身又像潮水般消逝在远方,我突然觉得被心底什么东西抽空了
        他们还好吗?他们,我的老师和同学们,还好吗?
        在这么一天里,在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里,我总是不禁意地幻想起远在广州的另一端,那里的人和那里的笑。
        长时间敲打键盘的乏味与疲劳和一种萦绕我心头整整一天的情绪喷薄而起,那一瞬间,我竟然觉得无比难过与虚弱。我想对自己说什么,却发现声音颤抖。当幻想的画面一块儿全部砸入我的脑海时,我感到汹涌的情绪将刚刚所做一切的意义摧毁,所剩下的,只是想念。
        我究竟舍不得什么?
        那是开学来我最苦恼的一个晚上,我很晚才上床,苦恼地睡去,梦中也在思考。次日的清晨我起来调试昨晚的程序,我动作麻木就像流水线上的工人。我的程序正确地给出一个又一个高阶方程的解,我没有任何表情。
        DD同学很久之前就表示了对我大学生活的担心,那时我让他放心。我说高三根本不是学习,大学这几年我不能再错过去学习。那天深夜我想给DD写封信,我从来没写过那么蹩脚的信,就像临走前给DD的最后一封信那样的语气,我写完后我就撕了,然后想哭。
        所以想念,让我得以自省。我恪守对知识的热情,但我不能不明白计算机领域浩如烟海的磅礴,不能不明白那种把人吞没的危险。我对我惦记的人们深怀想念,而我不能总把他们深藏心里,藏到我哭泣的那一天。
        生活中另一些片段是给我以启迪的。当我真正有情绪的时候,我捡起我的小说写上几个片段;每天下午繁重的学习后,我拉上一个小时的提琴。我感到热情匀分地融入在生命里,它们不会让我感到生命中无法承受之重,也不让我陷入生命中无法承受之轻。
        我看到DD同学的BLOG,看到他心境有了真正的变化,看到他对自己现在的班级有了真正的感情,我长期以来想念惦记却无法表达的一种东西才真正落了下来。我知道想念会长驻我心底,我知道我想念的人终究会得到幸福。我也相信在大学数年的岁月中,曾经六年的想念会如影随形地陪伴我,让我的步履更加稳健,让我一遍遍检视我的足迹,来走完一段其修远兮的曼曼之路。
        而我,其实一直也在偶尔地在写信。在那么一封信中我曾经告诉别人:我是在想念中走向新生。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们无法回头。
  • 所以说你要是听我劝告回去一趟多好呢,真是不听老人言。bytheway,你还有信可写,我已经快要忘记用笔和纸写信是怎么回事了
  • 想念确实是充实生活抑或慰藉自己的方式...在迷茫中想念在想念中寻找在寻找中成长......或者用你的话在想念中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