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12

    [笔触]《卡尔》后记 - [笔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416.html

        这是当初写完文章就写了一半多的后记,现在补完,贴上来。                                            


                                                  《卡尔》后记

        为一篇如此短的小说写后记,实在匪夷所思,不过更让人冒汗的在于后记也许写得比小说还长。
        我希望对包括我自己在内的读者解答这个问题:为什么我要写这篇叫《卡尔》的小说,我要在十九岁生日的前一晚,叙述一个伟大思想家忌日的故事。
        于我而言,创作的根本来源常常是冲动。我在记不得多少年的一节语文课上萌发这个冲动,老师把恩格斯在马克思葬礼上的悼词解说得支离破碎,我一声不吭地看着文章。那时我年轻(当然现在也还嫩),我发现恩格斯的字里行间有属于他个人的让我惊奇的才思,而更让我产生浮想的,是他笔下勾勒的那个人物。
        卡尔·马克思与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这是中国人不可能不认识的两个人物,追溯过来,此二人称为新中国诞生的第一推动力毫不为过。所以那一年的那一节语文课之前的日子,我并非不认识这两个名字,而是不认识这两个人。因为在中国,他们某种程度上就是神。
        不要说作为共产党员,就算是作为一个追求真理的平凡人,一个从小到大读历史的书生,我都是不信这种意义上的神的。在人类文明知识的深入中,在世界社会的变革中,我相信的只是人。于是我那时候的冲动,就是把这个人物拉下世界无产阶级造就的神坛,我坚信卡尔·马克思愿意从那上面走下来,我坚信他走下来后仍然伟大。
        于是我更愿意称呼这位伟人“卡尔”,就像称呼身边的一个朋友。比如我爱用“同学”一词,动不动就说罗素同学,苏格拉底同学和柏拉图同学怎么怎么了,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信神的组织会接纳我。我不要人类中的神,我只要朋友,要老师,这对于人类文明中任何人都是平等的。
        我还有一种癖好,喜欢寻找英雄们的悲伤面,在我构思数年废稿无数的长篇小说中将大量充斥这种表现。所以那节语文课上我就问自己马克思死前在想什么,他在人类哲学史和政治史上竖立的一块里程碑究竟让他在最后的时刻会想念什么,他会不会落泪。
        西方近现代哲学家们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不为我们全部苟同,但在一些地方是所言不差的。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得到了后世多数优秀哲学家的认可,如辩证唯物论、阶级分析法等等,在多数人眼中相较黑格尔的哲学都更有说服力和实践力。而无论是他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有一点无庸置疑:他的人格。恩格斯对他的评论不是吹捧和做作,一个与之共事四十年的人最明白他令人折服的伟大所在。
        所有轻视马克思主义的人都可以去设想:没有马克思主义一百多年影响的世界,会变成哪副模样?资本主义世界走到今天的妥协真的只是因为经济危机的困扰?发达国家中工人阶级待遇的明显改善和中产阶级的扩大与主流化,在这个不长的时间内可能由资本主义世界的内力而完成?对于这些问题的分析,我同样需要借助马克思的哲学观,而以我的阅历我没法给出让人信服的答案,我只有自己的信仰。
        我不在这里讨论问题,我只谈谈这篇不算佳作的小说。“他的确为这个世界做了些什么了……”这就是我想表达的,这已经莫过于一个人生命最伟大的成就了。
        这也是卡尔·马克思给我的感动。
        当我看见华工求是学社主题为“青春·感动”的征文宣传时,我就想起卡尔和多少年前的那个冲动。我觉得很多中国人都淡忘了那个感动,许多肤浅的宣传让人不知道这个充满神性的人物身后多少打动人的人性,当然我们身边和我们的国家不乏令人肃然起敬的英雄,但作为一个共产主义者,我应该写写我们的卡尔。
        我想说他不是神,但他和他的挚友,都是个伟大的人。
        
        开学到现在那么久,我动笔动得太少了,尤其是写小说。在我眼中这实在不算一篇好作品,结构安排不合理,语言没有什么进步可言,一切似乎都徘徊在过去的水平甚至不及了。
        我只希望我能尽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景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