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12

    [笔触]《大学词典·图书馆》 - [笔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414.html

        这是珊痕同学当杂志编辑让我写的一个东西,今天下午勉强赶出来了,长度估计都不够……索性把它归入我所谓的《大学词典》中,而作为稿件的名字我想不到什么好的,姑且叫做《选择》吧,哈哈……请可以的话帮我改成适合你们杂志的,如果这篇文章还能用得上。

                                                       选择

        三个月前我第一次走进华南理工大学的图书馆。那时距我第一次走进大学的校园仅仅半天,离我得知被浙大录取无望的消息,也不算太久。
        在那之前,书籍于我而言不会比筷子和饭碗显得陌生,它们躺在床头和房间任何可以找到东西的角落,粗略算下来这已经是十年来的情况。但是图书馆,这种已经被认为是一个文明社会的基础设施的场所,除了初一时几本蔡志忠的漫画,在我的成长中就没有第二点影响。坦白点说就是:我对它一无所知。
        所以三个月前,我怀着菜鸟的心情走近那幢恢宏的建筑。我拾阶而上,头顶上玻璃主体的楼墙泛着海蓝色的光芒。
        如果你当时在场,你就会注意到一个傻冒在四五层楼间四处穿梭,他目光惊愕,在一列列书架前大呼小叫,从历史哲学到计算机和数学,他仿佛什么也没见过。是的,那时候我就疑惑,为什么我什么都没见过。
        我走进去,马上就发现华工其实挺美好。
        在十八岁以前我早早知道了这么一种说法,大学将是一个人理想主义死亡的开始(当然不否认有死得更早的)。年少时许多坚定的念头在十几年后与你的生活毫无关碍,比如一个少年相信罗素所言的爱情、知识与怜悯,那么多年后他可能只懂得生存。
        于是我无法忘怀一个下午,我在图书馆一个偏僻的角落静静翻看罗素的《西方哲学史》,窗外雨声沥沥。那一刻我抬起头,我觉得世界显得朦胧,漫长的书架在我的视线里没有尽头。那时候人群离我很远,哪怕我置身其中。我知道这里其实是多大的一个自习室,我知道有多少的书在孤守寂寞。
        我放下书,静静坐在那里向远方看去。我的灵魂随着我记忆中的那个傻冒在书架的矩阵中疾步而行,看着千百年间留下的一个又一个名字。一个傻冒瞪大眼睛,口中念念有词,一个灵魂却在虔诚地仰望,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他看的只是书,只是一个一个人,一段一段历史,而不是整个文明。那个灵魂整个被恢弘所震撼,那一刻他深味生命的渺小和充盈。于是他愿意更安静地坐下,他愿意付出很多很多去恪守一些小小的信仰。无论将来是如何的,他都会想起多年前在那么一个地方,他坚定不移。
        理想主义化的回忆后我愿意去想一个叫余杰的人。他能在北大的图书馆中坐上七年却对校园歌舞厅的位置一无所知,让我常常想这是一种怎样的抉择。两年前我从他的句子中开始明白图书馆的伟力何在,我知道他选择了那个地方,于是他从那个地方走出来,就有了那份厚度和力量。在这短短的三个月中,我看见身旁的人们纷纷开始选择。作为一个计算机系的学生,我也有一种选择。
        事实上每天我都在那个叫图书馆的地方算微积分到天昏地暗,到点准时走人。我麻利地把桌面自习的课本、草稿纸、文具与水壶塞好,信手挎起书包,大步流星走下两层。我沿着不变的轨迹穿梭,终于停下来看见妥思托耶夫斯基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那时我总是觉得幸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最记得有个下午我偷偷把蛋糕和热豆奶带进了图书馆,然后找了个靠着落地玻璃窗的位子看英文杂志,边看边偷吃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违反纪律总是特别好玩。那时候阳光也特别好……ps.如果让我选的话,舞会和图书馆我都要。谁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每样都只要一小块不就可以了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理想与现实……真的那么矛盾吗?
  • 写的不错啊~很干净的感觉~“那时候人群离我很远,哪怕我置身其中。我知道这里其实是多大的一个自习室,我知道有多少的书在孤守寂寞”很喜欢这句话,很多时候走在图书馆中,我也有同样的感觉,这其实是一个不甘寂寞却寂寞的地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