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07

    [杂文碎字]考试与军训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405.html

        本无聊日志将完成最后一次修改,在此之前先记录一下此日志的变更情况:
        2006.1.7:题为《考完鸟考完鸟》,以极其嚣张的语言表达考试结束后对考试的不屑心情,引起了诸多人包括南瓜DD的不满不爽评论……
        2006.1.1X:题为《好漫长的军训啊……》,以极其无精打采的语言表达了军训中的空虚与乏味感,引起了杨舒老婆婆的冷嘲热讽……
        2006.1.22:题未变,因看到C++总分有94而心生感动,添上一句话以表达买中彩票般的心情……
        2006.1.23:题未变,乏善可陈……

        下面本日志将开始有一定的存在意义。

        到了今天,军训已经完整地结束,我开始恢复往常的作息,早上七点半起床,大约九点到达图书馆,然后查出了期末所有的成绩。
        这么一篇被修改频频的日志,其实是一种记录,看看一个人在考试的影响下变成了那副模样,到后来又加上了一个叫军训的东东。在大学第一次期末考试结束到成绩全部公布的那将近一个月里,我一边的确像一个买了彩票的人在等着开奖,而深藏的另一边在心底的一个角落,一直冷冷地打量着那个盼着中奖的人的情态。
        现在我把彩票兑完了,随手扔进垃圾筒,然后来想真正地写点什么。
        
        在华工过了一学期才体会到这种现象,一个学生一学期80%的学习时间都花在最后备考的一个月里。在那么一个月里,图书馆在六点就会爆满,霸位现象像毒品泛滥般蔓延。而在我写这篇日志前,我避开电子阅览室外长长的队伍,走进自然科学阅览室取下爱因斯坦《狭义广义相对论浅说》略略翻了几页,抬头一望才发现身边静得可怕,只有我一人。我记得一个月前这里就像聚集着一群蚂蚁的蒸笼,从早到晚。
        我有时想可憎的考试让很多人的大学生活也变得可憎,而且我也不能免俗。我跟某人说过中国应试教育从小给人灌注的考试成绩观是很可怕的,因为就算到这么大了你也摆脱不了,只要你还身在校园。你会在乎那些分数,无论你怎么说怎么想,你的心都会多少被它支配着。我记得19岁生日那天数分中段考了个67分,郁闷了整整一个晚上,那个晚上我第一次没有看我心爱的书,然后我发誓要把这些TMD的考试通通灭了,只为了给我的生活换一个好心情。
        现在想想那个誓言很正确,很可笑,很可悲。
        我在读《ACM图灵奖演讲稿集1964-1984》时看到好几位图灵奖获得者回忆自己的研究工作在他们就读本科的第一年已经展开。而想想这个学期,特别是想想最后备考的那一个月,我就无话可说。
        现在我终于争取了那么一段心灵自由的时间,杨舒同学说什么我其实想要个系第一,说之前也不掂量我的份量,我们这有门门90几外加个100的牛X,我没听过一节思修考个80已经大呼庆幸。其实这些玩意真的没有一点儿了不起,C++考99照样是个编程白痴,数分考100照样不理解数学的美,而思修?这学期我在马克思主义中的新发现与这门课毫无关碍。我说我面对考试越来越难受,是因为我越来越觉得它是一种被迫的对人生无意义的行为,它给很多人满足感,却总给我罪恶感。
        所以总结来说就是:很高兴本学期我把考试灭了,我可以快乐地继续我的学习。

        然而当前天军训结束,昨天我开始恢复生活规律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废了七成。
        哪怕在那种回到宿舍就想睡觉的日子里我仍然尽力坚持一些基本的读书和练琴,我仍然在退化。当我把一篇读过数十遍的BBC广播稿读得口齿不清,当我拉琴时感觉全无,当我面对微积分时头脑空白……我真的觉得我像是个多年未见天日的人要来开始学会适应人间生活了。
        军训的一个傍晚,我收到辉辉的短信。他说他刚下飞机,说我是第二个知道他回来的人,说为什么呢,因为他在飞机上看书时突然发现“狭义相对论也是需要用张量分析的”,想顺便告诉我。我很难描述我收到这个短信时的滋味,那时我很累,就想喘口气然后就要出去集合了,可我还是想到了我已经整整一个学期没有碰过物理了。所以我突然间有点难过,但在集合的一路上还是在想辉辉说的那个问题,想了又想就是不解,想找个人来讨论。我问了身旁几个人,不懂我说什么,然后朝整个队伍举目四望,然后低下头默默走我的路。我这才发现我身边再也找不到那种人,在谈吐中只有考试成绩,在说唱中只有流行音乐的地方,我才想起真是寂寞。
        所以结论就是:我不是个适合当兵的人。

        为这篇牢骚满腹的日志我花了一块钱,也算值了。
    分享到:

    评论

  • 行者终将孤独。但至少希望在无边的黑夜里能听到陌路人一两声壮坏激越的的长啸以温暖寂寞的心吧。再有一个学期俺就要走了,希望下个学期我们有更多一点的一起吃饭的时间吧。哈哈,好象我们情谊也是从饭桌组步建立的吧。
  • 建立无理数集与实数集的一一对应……构成区间究竟是怎么回事?……当我好不容易能在闲暇时间把dedekind分割分清楚和运用起来的时候,才发觉我们之间的差距已拉大成鸿沟。哎……sigh……
  • 唉另外你何必takeitsoserious啊?我连拼个“light”都能拼错,还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不会答一个莫名其妙稀奇古怪的问题有什么大不了的呀,少跟自己过不去了。
  • 天啊了不得了不得,我不过是随便说几句,就被上纲上线通报批评了……我冤枉啊我。。。哼,你以后就是军训冷死考试差死我也懒得理你了!
  • ……看来我还是考太差了……不过这比起辉记跟我讨论数学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居然根本没接触过他思考的根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看来我们同病相怜啊。野心。
  • 你注定了是要曲高和寡的了……适应吧!
  • 一个学生一学期80的学习时间都花在最后备考的一个月里。赞成,普遍现象。不过,本来读大学就不见得要把100%的时间放在学习上。TO楼下:还有专业之间的差异这样的心态对你走出“垃圾堆”真的有益吗?
  • 我也感到身边的人很差劲,这就是大学之间的差异。我一直以来都很狂妄很自负地对自己说,广东地大学都是垃圾,我知道这很偏激,可没办法,有些东西就是改变不了。我地目标是:走出垃圾堆!
  • 你少来了!还担心什么不及格,明明是担心能不能拿全系第一嘛。。切。。可怜我这学期唯一像样的就是思修成绩了,看来高中政治真是没白学,写那些大道理还是一套一套的,感觉亲切得要命。所以我现在万分期待明年考邓理。
  • 一直成绩好的你,终于也有担心不合格的时候了!哈哈
  • 哎呀,可怜啊,这么冷的天要站军姿还要天天洗军服,真是让人热泪盈眶啊~~~~ps考试真是莫名其妙,我只复习了5分钟的思修居然考得比复习了5天的综英要好,我那五天的临阵抱佛脚都白抱了!
  • 心态不健康的标志……及早预防吧,免得以后要去“芳村”探望你……
  • 我要骂脏话!!!我一门重要的还没开始考!!我选课下学期两门数学都没选到要去抢选!!!过分!!!
  • 强!
  • 这...羡慕,都已经考完了...我们今天刚考完大语,万恶的正式的考试周下周才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