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05

    [倾听]Tango - [倾听]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395.html

        今天听了一天的Tango。
        很多人迷的是Tango的舞点和节奏,而我迷的是那种舞点和节奏之上的声音,我总觉得这是南美洲的舞步划到巴黎后才有的魅力,忧郁而奔放的浪漫。
        这种浪漫让伤痛的人也起舞,也得意洋洋,在我的记忆中自己是这样的,在我现在的幸福中也是这样的。

        在华工和中大的两场小型音乐会上,我分别听到两支不同的让我陶醉的经典Tango,但我一个也叫不出名字,只会用口哨一遍一遍吹起它们的旋律。这个晚上,听马友友在Tango中的大提琴声听到不想练琴了,于是在无边无际的Internet跋山涉水,从一点一点的蛛丝蚂迹找啊找,找那两支响在心头的旋律,一个网页到一个网页无穷无尽……
        终于被我翻到了。
        《女人香》的主题曲《Por Una Cabeza(一步之遥)》和皮亚佐拉大师的《Night Club 1960》。
        《Por Una Cabeza(一步之遥)》我在等帕尔曼的版本,先来一曲《Night Club 1960》。在华工听过黑管四重奏的版本,如今换上小提琴,风味不同,出色依旧,但是仍然想念黑管的感觉……

        《Night Club 1960》
        ::URL::http://music.163888.net/openmusic.aspx?id=6019440

        《Por Una Cabeza(一步之遥)》
        几乎不可能有人没听过这一段旋律,而当我在中大的新年音乐会上从中大管弦乐团团长的小提琴中再次听到它时,我纳闷的是我到底在哪听过呢?在哪?我直到昨天仍在想,那部叫《女人香》的电影我仅闻其名,何曾有一面之缘?
        有网友点拨,在《真实的谎言》里,在《辛德勒的名单》里。我这才猛然惊醒,当年阿诺和他电影中的强悍老婆在舞会上踩着这一曲的高潮征服整个会场时,我才多大啊,我却铭记了十年;当辛德勒在纳粹的舞会上潇洒穿行时,我就一直惦记这一段旋律,却忘了去追究。
        原来这首曲子,随着一部电影,创作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这是很多人都难以相信的时间。这段Tango旋律的美感跨越数十年,仍然毫不褪色,仍然让新时代电影的导演们爱不释手。如今帕尔曼重新来演绎它,配合庞大的管弦,稍显刻意地压低了这一曲高潮的恣肆感,把它变得温柔而绵长,在我看来却也更加耐听。

        ::URL::http://music.163888.net/6042880
    分享到:

    评论

  • 狐步舞不是探戈,就是忽然联想到而已。那本书我就喜欢这句话。唉,我正在郁闷呢,刚刚收到的红包过俩月就要拿去交考试费了,一个子不剩……没劲,空欢喜一场……唉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你看过一本叫《上海狐步舞》的书吗?里面有句话描写上海舞厅的情景:“精致的鞋跟,鞋跟,鞋跟,鞋跟,鞋跟。”写得很混乱但是挺特别,怪好玩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起这个来了。
  • tititata...想象高跟鞋在木板地tititata地独自起舞...
  • 大饼最近在狂练小提琴吗?)
  • 奇怪啊,那这个我又是在哪里听过的呢……?
  • 实在是兴奋当年看辛德勒的名单时就想起了truelie中的那首,然后想找,一直找不到,今天竟然给我在这听到了,幸福啊,兴奋啊!!!
  • 呵呵,我的电脑用电话线上网无缘细细品尝了。在华工与中大的两场音乐会听到的音乐于我而言仅是流水般,好象印象不深了。有点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