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16

    [转载]大角说“九州依然会继续” - [转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368.html

        我没有想到,我花18块开通教育网代理之后得到的第一个消息,竟然是这个:
        九州面临分裂。
        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问题,从理性的角度来说这是商业中最正常的事故,而从我的感性和期待来看,我吃不消。
        先后在论坛上看了今大的声明和大角的发言……我决定把大角的话转载过来,只有这个人的语气让我能多少得到一些安慰,让我相信所有关心九州的人看了后,都会感到心里好过一点。我这才发现我一直最相信的是这个叫大角的人,哪怕江南的《缥缈录》是如此打动我(至今如此),我心底一直铭刻的是大角在我初二时给我文学上的第一次感动。
        其实,我心底更相信,九州会从此死去。
        因为《缥缈录》不可能再继续了,如果江南能有一个奇迹走出他现在的心态,否则他就是被毁了。江南,我知道你听不到我渺小的声音,但我想认真地告诉你:“幻想1+1”这个名字真是TMD恶心,打我第一次看到时就这么想。
        你“缥缈”的气度,是否从此不再?

    《九州依然会继续》
    BY 大角

        最后一根稻草落下来之前,我确实仍对和平抱有幻想。
        我想先对这根稻草发表一点怨言,江南,记得过年期间给你发的信吗?我提醒你这一暂时的缓和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我们的关系如履薄冰。在这一时刻,每一举动都应该非常小心不要再刺激到我们之间脆弱的信任了,我们需要时间和诚意去慢慢地重建它。
        你显然丝毫没把这话放在心上,却再次通过你和印厂的关系在杂志上做小动作。我不相信你会意识不到这一举动会将我们之间仅剩的信任击得粉碎。要么,你就是根本不在乎它了。

        关于信任问题,我提得很早。应该在去年10月间我就不停地说,比杂志崩盘更危险的是我们之间蔓延的不信任情绪。做为总经理,公司帐目必须公开给股东看。这不是怀疑你中饱私囊,而是我们需要凭此对公司的下一行动做出判断依据。
        你一再答应,却一再拖延。
        并在我们对公司运营情况没有根本了解的情况下连续开动了数个项目:包括九州设定书,包括新杂志和北京的编辑部。你需要我们和九州幻想杂志支持的时候,就说1+1是九州的分支,是用九州公司的赢利做起来的。现在你却说1+1是你一人的资金运作起来的,你要将它完整带走。
        好吧,我和今何在同意你将它带走,但在分割协议完成前,我们会暂停九州杂志上给1+1不计成本的疯狂广告,特别是你们会在印厂偷换这种交换广告胶片的时候。

        你不要指责猴子想把杂志带走。这是我的意见。
        实际上除了我们的发行,我大概是最坚定的主和派,我一直希望能用任何方式回到大家合作九州的情形,但在和平无望的时候,我就会选择死磕。

        猴子确实很绝望。他说把这本杂志还给江南吧,让他去做九州,我们去做新的世界去。
        他的话强烈地诱惑着我,我他妈的也累了,老没时间写小说,我们吵来吵去的这他妈的是在搞什么呢,演戏给大家逗乐吗?
        不过让你遗憾了,最后我还是不同意扔掉九州杂志,我也不会让猴子走。

        是的,你操办杂志的业绩曾经很好,比我们现在好,但别忘了那时候是有所有的人支持你,信任你,几乎每一期上都有两到三名老妖在支撑着你,而你也很勤奋地写着飘渺录——现在开着无数公司的你还能做到吗?
    我毫不怀疑凭借你的人气,是能拉到一些新人加入九州。
        但那些老人呢?
        你已经几乎丧失了所有人的信任。
        多事已经走了;猴子如果退出,就不会再写九州;斩鞍会宁愿把《白驹》交给阿飞也不会给你;我也不会选择再把文章交给你,我会给奇幻世界或者幻王;我相信水泡也是如此。
        你还指责我们要把现在九州幻想编辑部的人员带走。
        对不起,这是讲人权的国家,我们不能把他们捆走。让他们自己选择吧:婉扬、可乐、刘洋、莫希、微微、豆角、郑璇、坐鱼。这些都是你招聘进公司的人,这些是真正为了九州幻想杂志投入全部工作和心血的人,这些是在第一线和读者作者打交道的人,这些是仔仔细细编排和制作出杂志最终成品的人,这些是曾经和你长期共事的人,你可以去问问他们。
        我可以保证,没有一个人会跟你走。
        你留下来做九州。这些编辑,还有我和猴子、斩鞍、水泡全走。这样的代价,你可以不在乎,但我在乎。
    如果我不在乎九州,九州杂志是可以还给你,“九州幻想”这个商标我可以送你,它又不挣一分钱,我着留它干嘛?
        但事实上,你已经把九州做散了——不要再死撑着说场面话了,九州是在你的手上四分五裂的。
    这个分裂最明显的征兆就是从你私自建立novoland网站开始的。
        (我在这里特别感谢一下喜欢上那个网站的人,你们每一个人都把九州往分裂的道路上多踢了一脚。)
        就是从这个网站开始,九州渐渐失去了共同的声音,失去了容忍和耐心。你的手下开始在那块自留地上撒野,自说自话,我们无法控制。接着你也同样如此做。你也许觉得那样很自由,没错,你确实体会到了自由。所以不是我和猴子要把你清出,而是你自己不肯回家。

        那么好吧,那就散吧。我不能说自己接下杂志来就能成功,但我至少还有信心留住现在这些九州的支柱。有他们在,九州就将依然是一个梦。
        而且,我也不会拒绝你的进入。
        半年多来一直向你要九州的小说,却没有得到结果。在杂志销量下滑的关头,每个人都在努力,惟独没有看到你的小说出来支持(是啊,那时候你在写光明皇帝嘛)。
        笑话,我们雪藏你?有飘渺录出现我们高兴都来不及呢。
        杂志任何时候,对你代表的那部分九州是敞开的。
        同样我也不会漠视你的权益,就像在我们三人的公司里,我曾经要求给最早的七老妖权益一样,我依旧认为任何对九州有贡献的人都应该得到他该得到的。
        我们依然会保留你的利益、你的分红,只是这一次你必须在章程上签字。不仅仅是你,所有的人都要受到规则的制约。只有按规则行事的人,才能享受权利。
        为了九州和所有的读者,我尽力保证〈九州幻想〉在任何情况下都继续如常发行。如同先前预告过的那样,白驹将继续连载,我的鸦巢决战下期面世,羽传说2写作中,遥控的无星之夜和水泡的地理杂志也在进行中。

        最后,在找到合适的职业经理人后,我会立刻闪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这么说,传言是真的了?因为很久没有去坛子了,很早以前就发现它和理想中的坛子距离越来越大,假期同学告诉我这件事情时,我们都以为那只是传言...不过,看07年的杂志也能想到吧,风格我不喜欢,非常不喜欢,一切都在偏离那个预期的轨道,好看的东西越来越少,哗众取宠的却越来越多...这个年代,想要保住最初的梦想,最初的纯真真的那么难吗?
  • 哦,我发现我看错大角了,我一直以为他是激进派,与之相比,我更信任斩鞍,没想到他居然写出这种话,这是我知道这件事以来在这个问题上最让我安心的一篇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