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14

    [杂文碎字]一个多月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361.html

        清理了一下BLOG,总结为“一地鸡毛”,删了一篇牢骚,因为看张爱玲很有感觉,觉得发牢骚不能那么不专业。
        有时我在想,这个BLOG是不是被我放弃了?成了我吐口水的地方?而这一个月的更新速度显示,如今吐口水都是很紧张的一件事。

        不行,我不喜欢一个歇斯底里的BLOG,我希望生活和BLOG都能冷静一点。

        一个多月了,我总觉得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我不知道我的文字功底还剩多少,还能写出多少通顺的句子。
        不妨先说说昨晚发生的两件小事,今天一直被我揣在心里。
        
        昨晚听到巴赫的《d小调第二小提琴组曲》,当我在为俱乐部的讲座跑来跑去找凳子的时候,在一间选修的课室旁猛然听到。
        昨晚微软MVP讲师一字一顿地告诉我:不要忘了,Google只有一个。

        于是今天我总是在想,当我听到那样的小提琴的声音时,这世上究竟还有什么可以驾驭其上?
        回头我又想,如果Google只有一个,我该何去何从?

        一直觉得光叔的QQ签名很绝:垃圾堆中的人。搞得我一直想抄袭(比如改作“垃圾堆中的人渣”什么的),虽然他自个倒是抄余杰去了。
        这种感觉是很真实的,每天晚上我回到宿舍的同时就会觉得自己回到垃圾堆。有时候向整排灯火通明的宿舍兀自张望一下,我甚至会想这是多么巨型的一个垃圾堆啊,当然里面还是有零零星星的人在生存着。
        我一直很怀念高中的宿舍,怀念那宿舍里曾一起住过的人。不久前去看王王的BLOG,他说身边的朋友不多,我想怎么隔了大老远了,境遇还是如此相仿。然而我想身边还是有好几个不错的伙伴的,有NB找我一起想算法、想物理、想数学,有MS CLUB里的师兄给我指点和鼓励……但是在我最近的身边,宿舍里,打网游的,上网找各种无聊新闻和电影的,看着别人打网游和看电影的……我也去过几个人的宿舍,都是乌烟瘴气的味道,都是喇叭高响中,都是聊天、游戏……只有角落里有一个人在埋头看书,那个人就是我要找的。
        我在想人们在这种环境中多是艰难为生,我想中国的大学就是这么扯淡的一回事?
        
        你会觉得我活得太累太正经,何必呢?跟身边的人打成一片不好吗?
        恰恰相反,我最抱戒心的就是和这些人融在一起,我试过那么几次,过后心有余悸。我总是告诉自己:You know what you want exactly ,以此让我在这些人中间沉默下去……
        如果我还珍视自己的心灵和才华。
        昨晚讲座场地收拾好后,没有跟俱乐部的同志们一起去挥霍师兄的伙食费,我拎着个小面包一个人回到宿舍。我开始重新审视我的方向,审视一个月来的进度。我总是觉得自己的步伐太慢了,而庆幸的是经过那位MVP讲师一番打击后,我的前景想法有所改变,但目前似乎是什么都无须去变的——因为我实质上什么也不懂,我必须先啃完“数据结构导引”(注意只是个导引),同时一边要把MFC库啃下去(比我想象得恐怖),再开始啃些数据库的入门,并启动一个盘算很久的实践项目。我想这些都是基础得不能再基础的东西了。
        
        这个学期的课程压力可谓空前,于是一个月来忙得我产生了严重的危机感:我真正学习的时间还有多少?为此我设立了“作业剿灭本”,制定计划集中优势时间歼灭作业后,把剩下所有的时间放在计算机、数学思考和我的爱好方面。每天练小提琴都很辛苦,水平起伏很大,练完后去图书馆总要睡上一觉。曾经一段时间碰到严重的睡眠问题,如今终于解决了,让我重新回到高三睡前挑灯看书催眠的时光。
        然而我终究是可以站在一片无人的水塘旁练琴,不用再管谁受不了杀鸡;我也终于可以在睡前肆无忌惮地把书读个饱,让梦都是充实的。我还可以有规律地欣赏电影了,《阳光小美女》、《无间道风云》、《硫磺岛家书》……恍然发现一个月看的电影比上个学期整个都要多。

        这样看来我的生活还是充满希望的,一个月来我还是有所前进的,也许偶尔真的很烦,但就像我可以让白天的时间摆脱垃圾堆一样,我至少可以让大多数的时间冷静从容地度过。
        然而,当我许多次一个人走在路上时,我发现我一直都忘不了那个人。我总是在想他,想他骑着黑马走进咸阳的高墙,直面所有的往事。
    分享到:

    评论

  • itseemslikewecanneverconvinceeachotherhumihavetosayarguingwithyouisnotandwillneverbemyfirstchoiceandiseldomarguewithpeopleaboutthiskindofideologicalthings.Butireallywantedtostepupanddefendatthispointnotjustformyselfbutforsomeothers.iwasalittlebitirritatedtobehonest.Butitokittotallyallrightletstophere.)...andthereonemorethingiwannatellyou.youeconvincedmetensofthousandsoftimesbutthistimeyoufailedman.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sue.
  • 我很难不联想到,一个吃鱼翅长大的人,说鱼蛋有什么好吃的。我只是觉得如果不用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去看,会更开心一点。而且要鄙视的话一两个也就算了,鄙视一堆人不辛苦吗?况且恕我直言,你不认同的东西,未必没有一点值得欣赏之处。更何况,你们的处境能糟糕到什么地步呢?我们从小到大简直是幸运(或者说不幸)到乱七八糟才一路读那些所谓top学校读到现在,当然你们deserve比现在更好更top的环境,可是说这种话难道不像是个被宠坏的人吗?也许读重点学校的过程就是宠坏一个人的过程。。世界怎么可能绕着我们转?怎么可能你认为对的那些道理人家就非得照着做?人家不照着做你就打算不高兴一辈子,鄙视人家一辈子,懒得理睬人家一辈子吗?我甚而觉得过去的一个个好成绩,就像是为我赢得一道道免醒金牌,只是让我多停在连空气都经过了过滤的学校里做了几年梦而已。(今天我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 难道在张爱玲的书里,你没有读到那种骄傲跟humble杂糅的矛盾的态度吗?
  • 我不喜欢“垃圾堆”的说法,你们都是受了谁的影响啊?怎么都爱说学校是垃圾堆。。。如果用一种过路人的态度去看别的人生,难道不会无不欣喜惊讶地叹一句‘原来别人的生活是这样的!’。。。难道不会羡慕,快乐和满足对有些人来说是这样容易得到?。。。难道不会好奇,那些稀奇古怪的生活态度背后是怎样一套能够自圆其说的人生哲学?为什么宿舍就该是安安静静的,不能是闹闹腾腾的?为什么时间就一定要充分利用,不能胡乱打发?你觉得人真的有垃圾和精英之分吗?Olive的爸爸相信世上只有两种人,胜利者或者失败者,可是看完整部电影你不觉得这句话太可笑了吗?
  • 完全是一样的生存状态嘛,世上总会有人的,就是在一个"人"身上找到半个人也是不错的。至于咸阳的那个人,你可要经常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