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19

    [杂文碎字]想念《天堂电影院》,想念《美丽人生》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353.html

        越来越不想写BLOG,是因为我不愿看到一落笔的文字都是不满和牢骚。
        昨晚整个人在一种濒临极限的压抑中感到窒息,心底必须拼命去遏制那些问了一遍又一遍的问题:我到底在拿我一生最富激情和最富创造力的青春在干什么?在做无休止的作业?学我不需要的东西上我不需要的课?应付没有任何意义的考试和成绩?难道我熬过高三就是为了这个?
        为什么,一个计算机系的学生,一个对学习热情饱满的人,最没时间做的事是写程序?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境遇,我身边随便挑一个都会承认,那么请中国的扯淡大学回答我这个问题。
        我曾经梦想的大学是这样的:草地上有数学家在散步,盯着自己的脚步像看着方程式的演变;树下有哲学家和逻辑学家们在争辩,三三两两的人们散步经过,微笑地驻足聆听;河边有画家在写生,有小提琴家在练习;图书馆里有历史学家在埋首,有作家在窗边眺望人流;星空下有物理学家仰卧在山坡上,经济学家在远处的小道上慢跑,讨论着博弈的游戏……
        而我可以抱着我的Notebook,席地而坐,展开我的代码。
        在那样一个地方,唯一有意义的是自由、激情、创造、知识、想象力、技术和才能,唯一有意义的是这一切凝结的结果,唯一有意义的是突破再突破,唯一有意义的是你从那个地方走出来后,可以给世界一个惊奇。

        梦想是不可能实现的,因此我一生也不可能进一所真正的大学。

        而我为什么会想念起两部意大利的电影?
        《天堂电影院》里有这样一首曲子《While thinking about her again》,有主角那样让我刻骨铭心的落泪。只有Think about her,我才会在窒息中猛然抓住一缕味道,让我像一个快要溺毙的人从水中豁然站立起来。
        我想我应该微笑地吻她。
        于是我想念《美丽人生》,想念父亲临死前仍向孩子做那样的鬼脸……想念这些电影的时候,哪怕没有画面没有声音,胸口也会有泪水涌起,人就会这样得到一种力量。
        于是人可以热情而不屈不挠地活下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国丧 2008-05-19

    评论

  • 事实证明.我自己有选择的逃课的后果是对C .物理和高数的严重倾斜.某天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一两个月没有碰过线性代数和制图的时候是非常郁闷的事情.所以又回去上课了.但是上课又觉得浪费.矛盾啊~
  • 我还是不逃课的耶,只是不听而已...
  • 对哦~这些我也是高三常想的问题...想着至少以后可以有所改变~唉~到时如果大学在叹息声中度过就u6709趣u4E86..算了~何必想那么多呢~想得越多(超出一定范围)生活就越混乱~~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我总是对自己说,就算是现在对自己很无聊的事 也会在某天突然发现它存在的意义...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当然我也会逃些令我抓狂的课...
  • 英勇地逃该逃的课,上该上的课我的课程表是我给自己排出来的
  • 世上貌似只有普林斯顿的高等研究所是那个样子的。
  • 看来你也是个理想主义者呢...这样的氛围,或许在国外能多多少少存在,在当代中国的校园里,怕是难以觅到一丝半点的踪迹了。很多校长关心的是头衔和政绩,很多教授关心的是职称和外快,很多讲师关心的同样是职称和外快,很多大学生选择专业并不是因为兴趣只是因为将来。当学术不再被学习研究它的人奉若神灵,大学的人文气息必然淡薄,即便是底蕴厚重的百年老校,也有着力不从心成为一个华丽外壳的趋势吧...只能学着接受呢,同时坚守自己追梦的权力,当某天志同道合的人聚集在一起,这样的氛围,有可能实现哦~TempoundbittenichtAufgeben(加油,别放弃哦)~
  • 别太多自寻的烦恼吧,接受现实,尽量选择让自己快乐和充实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