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27

    [杂文碎字]滂沱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348.html

        雨下个没完,早上小来一阵,下午就黑云压城城欲摧……其实,只要不影响我去吃饭和练琴,我对老天爷绝无怨言。
        早上九点才起来,看傅立叶级数,一边听老柴的钢琴《四季》……在窗外雨点纷纷的喧哗下听老柴的东西,像如今大雨终于滂沱而听他的《暴风雨》,人竟可心无旁骛。柴可夫斯基在巴黎曾度过一段很郁闷的岁月,他在信中告诉别人他的音乐现在是为了写作而写作,毫无感情可言……我听罢他当时所作的各首管弦组曲确有同感,一个俄罗斯人想摹仿德奥的音乐来讨好欧洲的听众,终于是吃力不讨好。而唯有一曲《里米尼的弗兰切斯卡》,一组《莫扎特风格组曲-四季》,带着西伯利亚暴风雪的粗犷与恢宏,带着伏尔加河四季的勃勃生机和感性忧伤,足以征服人心。
        从下个学期开始,我的课程安排中将没有数学这种东西的存在。身边为此欢呼雀跃者不在少数,我呢则自是有些迷惑。昨晚试图研究大整数快速乘法时才发现我与这些高级算法之间的数学鸿沟有多深,要去学离散傅立叶变换,要掌握卷积定理,然后向北京的人渣作了些咨询……嗯,至少有个一两年内的方向了。
        
        不知咋的又想起光叔大人转系成功的消息,明明是别人的得意事怎又让我那么得意咧?一下激动还上当当去找余杰的书,结果……保密。正如上次跟他说的,我也许只要看完一套费曼便够矣,而人类文明进步的重任就在你们肩上了!哈哈……
        没辙,我崇拜物理学家。
    分享到:

    评论

  • ifinallyfigureoutwhyieneverhadacrushonyou.cuzyouarealwaystalkingaboutsthicannevereverunderstand.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justjo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