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3

    [转载]为什么总要我远离喜欢的东西? - [转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6296342.html

        今天是个莫名其妙怀旧的日子,夏天的天气很走极端,心也是。晚上听起三国的音乐,听着就会走神。并不是太多人知道这些音乐对于我意味着什么,某种程度上它们勾起我儿时所有的记忆与幻想,可能FC同学会知道,像《三国志英杰传》那种东西,那些小学五六年级如痴如醉的东西,现在提起来真是想念。
        我这才发现,在我心灵鸿蒙初开时一种浪漫的英雄主义,日本人心目中的那种三国,关于理想、情谊、野心、宿命和泪水的画面至今挥之不去。儿时以为美的东西当你长大后看回来,它们都蒙尘了,都旧了,你会承认这一点,却不承认你把它们忘了。
        像我的《战国篇》,难道我能不承认它就是儿时所有幻想最极致的载体吗?我似乎在离它越来越远了,我说了总有一些我自己都不明白对我人生有何意义的事情在空耗我的青春,如今我开始冷静下来去暗中使劲抓住我最在乎的事情,但有些东西我怕,总是要离我远去,人生似乎真的要作出这种所谓的取舍。
        所以在今天这么一个时候,当我被推荐看下面这篇文章时,我几乎不知道该说什么。文章的作者,以前三班的同学大多都应该记得,一个似乎很不起眼的女孩子,高一就坐在我前面,她借给我而我一直没有归还的《轩辕剑4》的说明书至今仍在我的某个抽屉里……
        我想我自己的所写都不如这篇文章更能打动自己。
        我只是觉得应该给更多的人看看,让更多的人去想念一下,想想当我们都开始on the way时,what do you really want? what?
        Thats it. 
    ---------------------------------------------------------------------------------------

    为什么总要我远离喜欢的东西?

    --By 家乡の鸭鸭

          三四岁的时候,一家人还住在15平方米的小屋,在广州动物园里。 
          爸爸妈妈每天上班,而我每天跟他们上班。 
          每天一回到家,都会有一阵欢悦的叫声迎接我们。 
          那只可爱的虎皮鹦鹉,小小的个头,精灵的脑袋,经常把谷壳吐得满地都是。 
          其实我那时不知道,在那小小的竹笼里,那个小小的身躯,每天孤零零地在家一直守候直到我们回来,难怪每天晚上我们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的它唧唧地乱叫,应该是听到脚步声了。一打开门,它就叫得更厉害,在笼子里上串下跳。 
          它的叫声早已成为家里熟悉的背景音乐,而它也早已熟悉了我们家。尽管很多时候只有它一个留在静悄悄的家里,外面不乏有它的同伴,一抬头就能看到自由的天空,但即使鸟笼打开了它也没走。 
          一年了,连寒冷的冬天它也挨过了,但只有那次,唯一的一次,妈妈进医院的三天,爸爸和我都疲于奔命,来回于家里和医院,忘却了家里还有只一直等待着我们回去的小鸟。 
          结果它活活饿死了。 

           陪伴我度过大部分童年的是小学时平房的家,每次与同学谈起住平房时的事,我总是一脸开心的样子。 
          那是我童年记忆最长最清楚的一段,从一年级到六年级上学期,收录着数也数不清的快乐的事。 
          小小的30平方米的屋子,却有一个十多平米的杂物房,屋前还有几十平米的空地。 
    起初时邻居一共才四家,连成一字形,屋前便有了4块几十平米的空地,各自爱种什么就种什么,爱养什么就养什么。别的除了一条自铺的小碎石路通到外面,四周都是茂密的竹林。 
          放假时我一定会到处串门,所有门白天都是不锁的,进去就能找人玩。 
          最喜欢的是自家门前的那块空地,妈妈种的基本都是药材,连那茂密的水瓜藤到秋天结出来的老水瓜干也是用来煮水下火的。 
          植物长得茂密,虫子也多;不只虫子,癞蛤蟆也特别多,老鼠特别猖狂。 
          想起我春天拿着个水桶在地上捡到处跳来跳去的小癞蛤蟆,玩它半个来钟就收集了二十多只,结果妈妈下班回来叫我马上倒了它们。 
          自认为最厉害的是用胶卷盒捉的昆虫,咬水瓜叶的虫子特别多,我在胶卷盒里放3-5毫升水,小杯子和杯盖看准叶上的虫子一夹,把它移出叶子,就掉到杯子里了。这个方法连用苍蝇拍都拍不死的苍蝇都能活捉,别说其它迟钝一点的飞虫了。 
          趣事很多,惊险的事也数不胜数。树多草多蛇自然多,而且全部有毒的,大多数是眼镜蛇,也有竹叶青,我有一次在屋后的草丛里看见一条2米多的银环蛇。 
          这四间平房是建在动物园饲养场里面的,说白了就是暂存动物的地方,所以竹林深处有种象草饲料的地方,也有两个备用的兽笼,有时养着头老虎狮子或者牦牛四不像。 
          养白鸽,用针来扎蜗牛,搬开花盆挖蚯蚓,看小鸸鹋出世,追在单车后面跑结果被狼狗追,跑进比人还高的象草原里一脚踩进了泥坑,骚扰难得来写生的画家老头………… 
          我喜欢的就是这里的生活,这样的生活。我把平房比作是别墅,或者比住别墅还开心。这里是城市里最贴近自然的地方,不,何止贴近自然,光贴近自然又怎么会在家附近有狮子老虎,有野狗,有豺狼,最害怕的是有那么多蛇,甚至跑进人屋里头。 
          最后不用说都知道在广州市,这种地方是不可能长存的。 
          好怀念……住平房的那段日子………… 

          又是住平房的那个时候,我家曾养过猫。 
          白色底,有黑色黄色铜钱大小花斑。 
          读老舍的《我家的猫》我就想起我家的猫,简直就是在说我家的猫嘛。 
          它小时候很顽皮很凶,整天抓人的裤脚,简直像只老虎,不愧是远亲。 
          猫猫很机灵,多少次被狼狗追都死里逃生。 
          有一次两条狼狗一前一后追得它跳上单车棚,狼狗也想跳上去,弄得车棚砰砰的响,有人怕它们砸坏车棚就把两条狗赶走了,然后我才敢过去引诱着把上面的猫猫抱下来,那两条狗的确很凶,我自己也曾被它们追得爬上铁网门。住这里的人都不喜欢这两条被军队淘汰了就拿来看门的警犬。 
          也有一次,猫猫被追得爬上3米多高的电灯柱,警犬在下面巡了半小时就走了,但猫猫在上面战战兢兢抓着光滑的柱子抓了两小时才敢下来。我想虽然它不会说话,但它一直坚持了那么久双手一定累得不得了了吧。 
         猫猫很坚强。 
         还是有一次,它躲进了一堆竹竿里头。竹竿放得太久里面已经发粉了,狼狗一踩上去断的断碎的碎。猫猫的后腿被它叼了一口。幸亏妈妈及时赶到,狼狗被赶走了,猫猫趴在地上抬起头。 
         第一次,猫猫会那么听话地让我抱在怀里,若不是它的腿还包着绷带,它会死命地抓我直到我不小心抱不稳,被它一个转身落到地上。我抱着难得听话的它,揉着它软软的毛,两双眼睛相互盯着。我在想,既然你知道我是你的主人,我是爱你的,我只想抱抱你摸摸你的毛,为什么你平时要对我那么凶呢? 
         猫猫的腿伤好了,果然本性依旧。 
         第二次猫猫让我抱是她刚剖腹产之后。红药水紫药水把肚子上的白毛都染花了,长长刀痕,上面缝了很多针。以后她就是两只小猫的妈妈了。 
         那一天才早上五点多,妈妈就被外面的狗吠声吵醒了,当时我还睡着。六点多醒来,妈妈说猫被狗咬了,我心里咯噔一下。我想去看它,但妈妈说不要,我还要上学呢。但是临走的时候在我再三要求下妈妈还是揭开了泡沫箱的盖,我只匆匆看了一眼。 
         猫猫还没死,但肚子穿了两个小洞,是被狗叼的。肠子有一点凸出来,可能原先已经出来了,后来又缩回去了。猫猫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张嘴喘着粗气。被它那双圆睛一瞪,我的泪水就再也忍不住哗哗的下来了。 
          猫猫最后是死了,妈妈把她埋在了竹林里。 
          一生命途多揣,却没有一个好的结局。 

          跟我认识的朋友都知道我喜欢动手做实验,应该是平房时期遗留下的兴趣吧。没有虫捉了,就做实验,生物的,化学的。 
          实验用品不是平常能轻易买的,老实说,一开始我的化学用品都是上化学课时偷的(有个同学知道了,还拿他那瓶问我要不要也拿点)。固体的带张小纸一包,液体的用个小瓶子偷偷装几毫升。不过偷东西始终心虚,不敢偷多,本来一细口瓶硝酸就只有大半瓶,还是有点变质的,堂上做实验用了半瓶,剩下的又不敢偷光,所以拿那么一小点够做个实验就不错了。 
          后来我到处搜索有化学试剂买的地方,家里的试剂点点丰富起来,再加上我用现成的再制些新的,晚上就一个人在房里忙起来。 
          开始时有试管没试管夹,我就用手拿着在酒精灯上烧;没有蒸发皿,我就拿陶瓷汤勺,药品放在又浅又小的勺里,用手拿着勺柄去烧。后来虽然有试管夹了,不过用汤勺烧东西的方法一直没变,而且我一直没铁架台,两只手经常不够用。 
      曾经用手拿着勺子烧稀硫酸希望把它变浓(幸亏没溅到手上,滚的较浓的硫酸啊,放纸巾下去也是会变黑的),结果烧出一大堆二氧化硫气体,房间严重空气污染,连放在书架上的PH试纸都整沓变红了。 
       曾经也是用勺子把蓝色硫酸铜晶体烧成无水硫酸铜粉末,谁知陶瓷的勺子中途断了(热涨不均匀),白色粉末撒了一桌,桌面还被几百度的断勺烧焦了。 
       曾经用氧化铜粉末加硫酸稀溶液,用酒精灯烧好了,一个不小心头顶的书砸下来撒了,溅了一点进眼睛,可恶那是热的稀硫酸加硫酸铜啊,滴了很多眼药水眼睛还是疼,幸好第二天睡醒没事了。 
       曾经酒精灯的酒精蒸发到灯帽里,我轻轻一盖,发觉灯帽里边好像有火,对着眼睛一看,睫毛烧黄了。 
       曾经有很多次危险,但是我深深喜爱做实验的过程,还实验的成果。隐约闪光的二氧化锰,一天天浇灌出来的巨型五水合硫酸铜晶体,黄绿色的氯气,看自己一松手就从一氧化氮变成二氧化氮的过程。 
       不过以前这些好玩的好看的都带不进我的大学生活了,进了经济地理,几乎与我的生物和化学隔绝了。放暑假时我辛辛苦苦用锌片加氢氧化钾浓溶液,再提纯蒸发过滤得出来的偏铝酸钾白色粉末,现在已经因为没用盒子装好上面铺了厚厚的灰尘了。滴管的胶套开始老化,所有试剂都在慢慢变质吧,就算封得再密实也逃不过时间的催化。 
       
        感觉我曾经喜欢的东西都在慢慢消失了,不管是有生命的,死的,还是物质的,精神上的。或者人生本来就有很多无奈,很多东西不是你想要就能得到的。 
        为什么我总在远离自己喜欢的东西?我抓不住,也留不住。 
        而另一个我就会说,既然已经失去了,就珍惜那些还没有失去的吧,或者,现在就努力去喜欢身边还拥有的一切。    
    分享到:

    评论

  • 啊,你的方法比较makesense哦,因为未来的就肯定会读到。。我都是在安慰她,说她讨厌的那个谁谁谁现在倒霉了,说她后来混得还可以之类的,可是她肯定没有读到,要是读得到就不会总是那么不宽心了。
  • 我也觉得哎。。。如果我遇到以前的杨舒,不晓得她会不会想打我一顿。。。我有一次发神经,写过信给她(就是以前的我),之后觉得自己好诡异,就不敢再写了。
  • 是诶~~居然你也贴上来了~
  • 天天都怀想旧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