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10

    [杂文碎字]还是等待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40784841.html

          大概是四年前的时候,我写了一篇小说叫《等待》,就是捏造韩信的那些事儿。上个学期因缘际会、心血来潮,我把此文扔到华工的原创文学排行榜上,结果就给我搞了个“优秀作家”的称号,让我汗了很久。

          其实想想,经过了那么长时间,今天自己看回去仍然觉得还可以见人的作品,也仅此而已。当然,非常符合创作规律,我是在极端特殊的心情下获得了这篇“自我解惑”的小说。但是我很早就感觉到了,哪怕物是人非,哪怕当年的烈焰高歌已经一去不返,一种最核心的东西仍然在这小说中长存。

          而我很自信的是,这是一篇注定让很多人失望的作品(尤其是那排行榜公布结果后有人大呼失望透顶,这让我非常有快感),也是一篇总是会有人读懂的作品。

          在这些年里,有那么一段时间,幸福让我觉得磨难到了尽头,曾经的痛苦和伤痕都有了弥补和回报,很久很久心都不用痛了,怀里常常是一种贴心的温暖。当你看着周围的人分分合合,而你可以牵着一只小手,微笑着一言不发,我不能不觉得自己在蒙恩于生活,我满心都是感激涕零。

          然而这些天里,或者说这半年里,我又慢慢陷入一种焦躁,心中总有一块莫名的空虚,无论做什么都无法弥补。是的,就是离别,就是分开,我在这种煎熬前无所适从。她终于回来了,而我又要离去,我为此咬牙切齿却又无能为力,恰如韩信冲进那(捏造出的)滂沱大雨,却什么也改变不了。

          然后另一个我蹦出来,对我爆粗,说你个傻X改变不了的事情多了去了。

          是的,我最近还听了一些观点,看了一些“觉悟”,都在告诫我事情是多么多么无法改变,其中不乏铁板钉钉的数学。同时,我也看了篇出色的剧本,顿时心生怅惘,又翻起多年前写的一些草稿。

          这样看来,好像人还真是挺废柴的,什么事也干不了。

          不过,仍然是最近,我有了一个新的问题:从欧几里德到M理论,人类花了两千年,我们是该自卑还是自豪?无论外星的同学们如何评价,我们自己也可以大致掂量一下这其中的跨度,然后假若人类现在仅是少年(看在我们还在地球上互相手持核弹瞪眼的份上),并且大胆假设两千年后人类依然没有死绝,那么那时候我们回头会看到怎样的跨度?

          说实在的我还是喜欢爱因斯坦,还是喜欢把他老人家的鬼脸大头贴在我目光可及之处。他竟然把三十年都拿去搞统一场论然后啥也没搞成,真是牛人。

          于是我终于搞明白了自己喜欢咋样的人,自己想成为咋样的人。

    分享到:

    评论

  • 或者更准确的表达我看法,人类也许有能力实现人工生命等细节,但是“将宇宙自然演化的数亿年重新呈现出来”我觉得没可能。
  • 指数爆炸只是一种理想状态,在自然界似乎极少,更多是高中生物学过的"S"型增长。
    我不认为将来人类有
    “但是仅仅是两千年,或者说再过一千年吧,人类或者已有技术可将宇宙自然演化的数亿年重新呈现出来,无论是人工生命还是人工智能。”
    这种能力。

    就如《古玩指南》曾感叹的,最好的玉器都是先秦甚至更早的,现代人无法模仿的古人成就则更多了。所以人类不是一直在进步,而是受到某种限制。
    我倾向认为(这个没法证明,应归类为妄想)人类的进步会终止,原因可能是道德无法控制技术导致的自我毁灭,或是其他更莫名其妙的原因。
    回复HYPER说:
    嗯,也许历史已经爆炸完了而今天要步入S的末尾了……不过咱也说不定。倒是关于技术的问题,说实在的,当人类能任意操纵原子的时候,不存在任何的物质操作理论上是做不到的,所以古代的技艺也完全可能通过未来的粒子级技术达到……
    但是,思想,对时空的看法这些,我认为才是科学的根本,才是真正象征文明进步的东西。
    2009-06-27 13:11:50
  • 这篇文章我是随意在看的,但是看到那一句,
    “ 在这些年里,有那么一段时间,幸福让我觉得磨难到了尽头,曾经的痛苦和伤痕都有了弥补和回报,很久很久心都不用痛了……”
    忽然觉得整个人窒息的感觉。于是单独把此文放进收藏夹。

    关于那两千年的跨度,前两天和一位极度极度聪慧的学人文的同学聊天,她提到会被不良的社会现实所影响而痛苦。我却觉得对比起万年的历史兴衰,一个个个体的痛苦实在太渺小了。而对比整个宇宙,从古到今人类的全体渺小到找不到任何词可以形容。
    外星球的同学即使超过我们再多,也只是这个宇宙中的存在。宇宙之外呢?更甚者,宇宙之上n+1级度量呢?

    人类仅仅是幼稚的幼儿,不过,幼年夭折的例子不少不是么。
    回复HYPER说:
    呵呵难道也有相仿的经历?
    这个问题呢,不应该站到宇宙之外去看,因为那样会让一切问题都变得没意义,这个问题也不例外……这里面还是有很可贵的东西值得思索,我们都知道宇宙有多漫长,两千年连一瞬间都不如,而就一个小小的地球,数亿年的时间才有普通物质到原始生命的演变。但是仅仅是两千年,或者说再过一千年吧,人类或者已有技术可将宇宙自然演化的数亿年重新呈现出来,无论是人工生命还是人工智能。在我看来,这说明我们的智慧的确有与众不同之处所在,的确比之周围普通的自然规律演变而有更突出和特别的表现,所以我们有必要存在下去,并搞清我们何以特别(或者我们是否根本没有特别)。
    2009-06-23 13:3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