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16

    [杂文碎字]北京归来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39496241.html

          我很快地在想下面要做的事,也许比从北京归来的途中更早,也许就是站在北京的夜空下,站在台上举起奖杯经历那点儿兴奋之后。这么多个月来我第一次可以如此安心地思考,虽然好景不长,回到学校就意味着要被那些无足轻重的琐事所淹没,我仍然决定先写写。我经历了一段如此渴望和不屈不挠地付出的日子,而当我终于收获时又发现那真的不算什么,那远不是人生的彼岸,只是让我更加看清了远航的距离。

          我跟辉辉说,在上大学前我们以为自己能做很多很多事,于是有很多很多梦想,如今我们都发现了自己能力的渺小,大学竟然成了梦想的粉碎机。那时他领着我走在北大的小径上,他以他一贯拒绝矫揉的风格否认了我的前半句,却对后半句保持默然。也就是那时候,我才突然感到了北大的荒凉,至少已不复余杰还徜徉的岁月了。

          我在去年十月份时决定参加2009年的创新杯,刚开始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团队,找idea。idea我们有了一到两个,四个人的团队也很容易地有了,两个研二两个大三。我们请一位上届获奖的师兄做顾问,我们只开了一次会,会上我关于儿童教育的idea被质疑,当时大家的感觉是不要再往这个方向想下去,没有什么希望。会后的几天里,idea一直没有什么进展,我其实没去想别的,就是在不断思考儿童教育这个方向,也从原来做一个问答平台开始想到更多的东西。说真的,那时候我对自己这个团队并不满意,大家似乎缺乏突破和开拓的勇气,似乎想找一个比较稳妥的方向去做。或者换句话说,我是个“自虐狂”,我不喜欢做不够创新、不够挑战的东西。于是那时候我瞄上了邹伟同学,因为我觉得他是我认识的人里唯一可以陪我“自虐”下去的,历史证明我是对的,这是后话。

          我记得当时花了三张讲座票才从别人手里为邹伟换了一张张宏江讲座的票,也就是在那次讲座上我脑海中浮现了物理引擎的积木操作界面,这让我激动不已,并且再无妥协和放弃的可能。所以我摊牌了,无论大家怎么想,无论曾经获奖的前辈如何质疑,我都是要做这个方向的。于是有两个人退出了,当然各有各的原因。

          于是我赶忙把邹伟拉进了团队,后来又把余林路大叔的好友也拉了进来。我开始立刻着手搞一个2D积木物理引擎,搞出了一个大概的雏形,碰撞检测上还问题多多。如今想起来我对自己的评价就两个字:傻X。因为按照我当时对该引擎的标准,我完全没摸对实现的门道,而这是两个月后我才明白过来的事情。我于是浪费了无数时间。

          我也从来不用指望外在的环境能为我的努力提供优厚的环境,这一点下面会陆续证明。当我在物理引擎上蹉跎光阴时,外接的一个服装生产的项目跟别人合作得非常不顺,实验室这边的项目又让我必须去看WWF方面的东西。所以十月到09年的一月,项目唯一的进展就是一个很烂的物理引擎,终于我降低了引擎的标准,把方形碰撞该成圆形碰撞,放弃了力矩平衡的考虑(从该作品的性能上来讲,这个放弃证明是正确的),于是就有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而在这一过程中,余林路大叔也萌生退意,他的理由在我看来是最可理解的:想安心地做研究和写论文。他走了后,我就感到这个开发已经成了不对称的战争。然而更飞来横祸的事情就是邹伟同学十二月被查出有肺结核,需要马上休学走人。我依然记得我送他到地铁站离开时的心情,那一天我对小瓜大动肝火,仅仅因为她没有在我最需要倾诉的时候来到我身边……不知道有多少人体会过那种看着理想眼睁睁要破灭时的心情,我知道自己有一个多么棒的idea,而我同样知道以单枪匹马之力是无法拿下它的。

          一月到二月我都没有做什么关键的事情,只是把物理引擎给定了,把调色板搞出来了。该项目最难的C++底层还是一点未动。当寒假快结束时,邹伟回来了,我开始搞IOCP,他开始搞DirectShow。接着我开始写网络层的框架,开始不断考虑路由和Ad-hoc的算法。然后实验室的项目发飙灭了我半个三月份,到了四月初的时候,我手中的网络层是一大群亟待重构甚至重写的代码,邹伟的DirectShow解决了不少问题,但仍然被卡壳了。于是我俩放松了一下,参加学校的ACM拿了个三等回来(至今未见钱)。这个时候大概是四月十号左右,记住这个大概的时间,因为这时候开始项目才算真正的大动土木,现在在演示视频中看到的90%的内容都是在这个日期之后完成的。

          所以可以想象那一个月是怎样的生活,学院还在那段时间推出了强制点名的策略,于是我们俩就带着俩笔记本去上课。很多时候你都会感到绝望,因为有太多代码要写,底层要处理的问题太多,上层需要的灵感也太多,而实在是太没有时间了。我可以说那段时间我不只一百次地想放弃了,哪怕我没怎么流露过。让我坚持下来的原因有很多,甚至可能就是我眼前一直挂着的贝多芬像,也可能是这些年来我一直对自己念叨的话:我一定要离开这里。当我和邹伟在最后交货的前几天不断地通宵时,我同宿舍的另两个人却比我们更强力地进行通宵打机,你试试身处那种戏剧化的环境,关于离开这个垃圾堆的信念就会成百倍地放大。

          没有我父亲,我不可能在最后可以宽限的期限内交上作品;而没有我的父亲母亲,我就不可能在延误了火车后还能在最后时刻抵达北京。当我从微软大中华区总裁的声音里听到我们团队的名字“Wonder”,我第一个想感激的就是他们,在我回家的途中我反反复复考虑的也是他们和小瓜。我蓦地发现,人无论准备走多远,无论走向何方,只要心里怀着你的父母和你的爱人,你就不会感到一无所有,你就总可以坚持下去,就总可以站得起来。

          有一点我必须澄清:我依然是个菜鸟。在北京我开了不少眼界,心中也更明白这个事实。而长久以来无论是师兄还是师弟里都有我很好的榜样,我在他们面前因为无知并不多出声,但我常常看着他们,让我明白自己还需要加倍地努力。

          几个月前,当我宣布暂停该Blog时,其实“某众所周知的原因”就是参加创新杯这事情。所谓的“真相大白于天下”如今是可以说了,就是我们拿了全国第二。虽然我刚刚才知道拿第一的前天还跟Ballmer合影了,但第二对于我已经是可期待的最好结果,毕竟小米加步枪,能干掉如此多的正规军,我已经很满足了。

          获奖的喜悦只是暂时的,很快便在你人生的情绪中消散。于我而言,更重要的是我的idea得到了承认,我的设计引起了共鸣,最重要的,是我把别人眼中不可能的事情做成了可能。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在浴血奋战中证明自己的快感,我感觉到自己的确有一股力量,让我以后真的有机会去实现我的理想。

          当然我说了,现在我还是菜鸟,我回到学校还要补作业,还要考试,还要在垃圾堆里生活。但这些对于我来说都不再是什么困惑,我已经知道我的生命在给予我厚爱,我必当不愧于她。

          好了,这是一通流水账,也是一个人的历史。

    分享到:

    评论

  • …………我嗅不到平凡世界的味道…………路遥的神在于,能在描述极其平凡的事情同时,字里行间无时无刻不毫无娇柔做作地透出富有乡村新泥般脏污却扎实向上与强健的生命力,最近看到一个精辟的英文形容后者就是Resilience。为人扎实生命力堪比小强让我orz膜拜,这段文字还是太布尔乔亚了,抒情离路遥的直抒胸臆风格上完全不一样。唯一相似之处就是主人公在小涅槃前遭遇接二连三的让人绝望的打击吧。
    回复FC说:
    关于路遥的文笔,其实是继承了许多中国老一辈作家的写作理念(一些普遍被80后作家们遗忘的东西),纯粹在文笔上,路遥是没有太多超越的。路遥的超越是关于他对生活与劳动的视线,在《平凡的世界》中,我并不想称赞其文笔多么富有才华和创造力(但我称赞《早晨从中午开始》的文笔,那无疑是非常动人的,当然文体不同,要论小说的文笔,余华无疑更胜一筹),我只是称赞他没有去试图雕琢,而是把全副心思放在他对故事和人物的构思里。因此,我后面的文章中谈到《活着》与路遥的相似其实是“神合貌离”,路遥的神仍然是在他对生活与命运的理解里。
    2009-05-30 16:46:21
  • 肤浅这么好玩的事怎么能少了我呢
    回复sky说:
    2009-05-24 00:22:53
  • which major
    which school
    回复061702说:
    06级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华南理工大学
    2009-05-21 16:17:06
  • 恭喜啊!哈哈,有空请吃饭!我就是这么肤浅的了……
    回复南瓜DD说:
    嘿嘿行啊,不过关键在于那两个字“有空”,哇哈哈哈……
    2009-05-21 15:37:05
  • 我觉得我的本科真是被厚厚的书淹没了.确实觉得自己全力以赴单纯的朝一个方向努力是个很开心的东西.但是到达以后,我却经常问自己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
    虽然很认真地看你说那些设计啊计算啊,还是不是很懂.不过有三个字实在是熟悉:肺结核! 呼吸科整天碰到的东西.顺便对你的同学表达下慰问.
    回复佳佳说:
    不,你应该在努力之前想好自己要什么……
    2009-05-21 15:38:45
  • 嗅到一股强烈的《平凡的世界》的味道,特别是《早晨从中午开始》的味道
    回复sky说:
    你竟然把路遥的神作气息说成是流水账,暴打!
    2009-05-17 00:4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