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2-14

    那些不会逝去的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272051158.html

    昨天老婆在家带璐子苦闷,于是我团购了两张电影票,晚上准备带她和璐子去看一场欢乐无脑动画片。结果换票时合适场次的动画片已经没了,只好将就看一部《匆匆那年》。

    放心,我不是来影评的。因为璐子一直咿咿呀呀不肯睡,老婆看了一小时后不得已抱着璐子出去逛商场了。我坐立不安地再坚持了半个小时,终于在这一类打着80后回忆但其实跟我的青春轨迹毫无关碍的剧情下离开。我离开影院,看到老婆在场外抱着璐子对灯光指指点点,那一刻幸福莫名地就涌上心头,于是赶紧从老婆手中接过毛茸茸的璐子,狠狠亲上几口,然后回家。

    毫无关碍,回家的路上我就想,这言过其实了。当女主角方茴在高考结束的party上痛哭说自己考砸了人生完蛋了的时候,我难道没有想起自己曾经那些深陷考试分数的心境?是的,无论是当年的学霸还是学渣,变老的我们都已经不再在乎那些浮云般的考试,哪怕它叫什么高考。但我无法否认自己曾如此在乎过它们,如今又视如敝屣。

    说到底,在对待这些东西上,我跟剧中渣男背叛初恋方茴的行为并无二致,只不过渣男明显后悔了,而我嘛只痛悔自己浪费青春如斯,并下定决心要让璐子不必重蹈覆辙。

     

    所以长大就是一个不断鄙视自己过去的事情?

     

    这就是我一早被自动吸尘器吵醒后再难入眠,索性爬起,打开已经封尘两年的blog的原因。我要写下一个回答:不。

    豆瓣的确是个神奇的地方,总是有人能凭我的网名在那找到我,然后私信:

     

    请问您是否是短篇历史小说《素描三国》的作者? 
    我是百度贴吧三国吧的准小编,觉得您的文章《五丈原上》较为符合我们近期打算制作的吧刊。 
    不知道您近期会不会上豆瓣,希望您能授权我们使用您的这篇文章。”

     

    请问潘大角《永远的三国》这篇,网上的版本是你OCR的吧?它原发哪里啊?谢谢

     

    这两封私信相隔甚远,但如果不是潘海天当年那篇《永远的三国》,我恐怕也不会展开自己幼稚做作的模仿,在文学青年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死路一条。

    我真的很高兴很感动我曾尝试写过的那些小说,它们大多行文拙劣,充斥着浓浓的应试作文味道和措词。但我不仅热爱它们存在于我的人生,我甚至同时怀念当年所有一起读过它们的人,给我评价和建议的人,远甚于一些仅仅欣赏我能考试名列前茅的老师。

    这就是那些不会逝去的东西,它们鲜活地生存着,即使已经没有文字,它们也渗入了我的代码,我的产品,我的UI/UE设计,我读书时的每次欢笑,我看电影时的每次触动,我行走在下班路上,古典大师的旋律于心间悄然泛起的瞬间。

    我依然缅怀着史铁生,想念着柴可夫斯基,还有高三深夜被窝里读得难以自禁的沈从文。我记得高考前的某个假期我读完《秦腔》然后在校园里一个人默默走了好久,也记得清晨从宿舍爬起来,听到小约翰斯特劳斯的春之声响彻校园操场。这些记忆,一直都活着,这些才是我的青春。

    所以即使18岁之后又逝去了10年,日常我不可能再听小约翰斯特劳斯的作品,也不会读贾平凹的新作,我依然在看科幻片一次次向《太空漫游2001》致敬而演奏《蓝色多瑙河》时深感温暖,看菲利普迪克的作品时莫名联想起贾平凹笔下的怪诞。

    每天早上醒来,当我睁开眼,与老婆打第一个照面,心底一些感情会开始蔓延。这些感情,让我小学后记住了一个女孩,让我高考前无比思念和忧伤,也同样让我拥抱和亲吻面前的妻子,并在上班的间隙想起她的容颜,莞尔一笑。

     

    这些不会逝去的,让我明白我在命运面前是多么幸运和得宠,因此我得以无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