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17

    [杂文碎字]所谓“深邃的理性” - [杂文碎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17158752.html

          我想起我前天不经意间用“深邃的理性”来形容德国人的造物,在我今天听贝多芬的时候。

          我在考虑这个形容是否正确,我想它冠在康德与黑格尔之上或许无人反对,而至于歌德,至于尼采,至于我不久前才了解的诗人荷尔德林,至于从海顿到贝多芬到勃拉姆、瓦格纳等音乐家们,我想就不见得了。然而我不经意地用了这个形容,恰如我这些年来受德国艺术熏陶的最真实感受,听贝多芬的钢琴再次让我证实了这点。

          法国人常常是用浪漫去写忧郁的,就像比才用那种奔放去写就《卡门》;而德国却是用浪漫去写思考的,就像贝多芬如大海般的键触之下是一种反反复复的叩问与解答。激情与浪漫只是形式,疯狂也只是形式,所以巴赫清澈的和弦与复杂的对位是在同样深刻地描绘的世界与宇宙,所以勃拉姆斯悲天悯人的旋律下是一种哲学的咏叹,所以当瓦格纳要用剧烈的音响和颠覆的结构要打破古典主义时,他也无法否认他其实是想从另一方面用音乐去思考这个世界。

         那么尼采呢?事实上,若非他在不停地思索,在用理性,他便不会总去想“超人”与“强力”,他便不会疯了

         我实质上是德国文化的无知者,我印象中一下能记起的,看过的德国电影,也仅仅《再见,列宁》而已。然而我已有感觉,看德国人的电影前就要给心里压上一份无形的重量,法国电影中那种轻盈,那种绿色的忧郁,在德国的电影中常常就成了张力,成了悲痛,或者就成了略带黑色的嬉皮,而这一切之上是一份重量,让生命不会遭遇难以承受之轻。

    Piano Sonata No.6 in F Major-Presto

    Beethoven

    分享到:

    评论

  • 那么我推荐`看一下 <Lives Of Others> (窃听风暴)```想你会喜欢```
    回复```说:
    谢谢推荐,已加入队列 =)
    2008-05-01 17:59:16